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灵梦

第七十九章 夜宗

灵梦 七丝雨 1863 2017-07-05 22:26:00

  一片幽深的藻泽旁,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

  藻泽上方似乎飘荡着灵气一般,氤氲不散,而在水面上却是一派寂静。

  这里是离翠芝山数万里的生云泽。

  生云泽面积很大,一望无际。传说生云泽之上从前有一座仙岛,上面住着无数仙人,里面藏着无数仙宝,但现在都没了踪迹。

  清风吹过,水面荡起层层涟漪。

  只见白云男子俊逸成仙,身上仙纹明镜如水,剑藏袖间。正是翠芝山卓青子。

  卓青子来到泽旁,对着水面伸出衣袖,袖中的剑便顺势滑入泽中。

  “不知公子在寻找什么?”

  “是谁在说话?”

  卓青子听见有人在和自己说话,便四处张望,却不见人影。

  忽然,生云泽上方的云雾缓缓飘落,在卓青子前方凝聚成一个身影。

  那身影发出声音,是一个老者的声音,说道:

  “这是神鱼剑,不是这小小的生云泽能够容得下的。”

  卓青子抱手施礼道:“在下卓青子,请问阁下何人。”

  “我本来也有名有姓,但现在,我已经不受名姓拘束。”

  “听阁下所说,必定也是遗世仙人,不知阁下为何出现在这里?”

  “若是你不出现于此,我又怎会出现?不知公子在寻找何物?”

  “阁下为何断定我在寻找东西?”

  “公子相貌俊逸,定是修道之人,但虽然潇潇洒洒,但眉宇之间却又带着彷徨,若是不在寻找什么,为何会带着此相?”

  “那这么说来,阁下定有见貌识人,占卜算卦的本事,在下有一事,想请教先生。”

  “公子但说无妨。”

  “求先生算一下我的仙缘如何。”

  “公子为何说笑,既然说是缘分,又为何带着仙字,难道缘分还有区分么?你问的这件事,我实在不知。”

  “听说生云泽上本来有一座仙岛,不知可有此事?”

  “既然已经消失于无形之中,以前的有或者没有,对现在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阁下可曾听说过长生镜的下落?”

  “长生镜,长生镜,看破死来看破生。”

  那老者的声音随着声音逐渐消失了。

  卓青子收回神鱼剑,转身离开了此处。

  长生镜,长生镜,冷眼看人间死生!

  一片突兀的石林背后,奇山怪石乱出。其间丑石嶙峋,犬牙交错,这种风景延绵百里,竟是一派山障横生。

  一个黑影飞了过来,原来是披衣回来了。

  来到半山腰,迎面一块巨石,石上刻着‘夜岭’两个大字。

  夜岭,万年妖山,其历史可与翠芝山和万妖国相媲美,只是地处山关险隘,所以一直以来不为人知晓。

  夜岭之上寸草不生,鸟迹绝踪,大片大片的荒凉景象,山石奇特,让人见了心生凄凉。

  走过崎岖的石道,便到了石洞口,洞口旁刻着‘夜宗’二字。

  当年混沌初开,万事初生之时,夜岭之上原有无数妖魔,这些妖魔又有许多宗派,但最后这些宗派都被神妖华蝠所统一,神妖华蝠便创立了夜宗。

  华蝠拥有无上妖力,当时独霸一方,但其残忍无比,嗜血成性,祸害生灵,后来被寸心祖师打败,封印在某处。

  夜宗也因此衰落,直到最近百年间,夜宗又重新在夜岭出现。听其原因,是一位妖力高深的女子,这女子自称是华蝠的后裔,重新建立起了夜宗,因为其妖力高强,而且收下还有一位叫做秋毫的大将,所以很快就统一了夜岭。

  众妖间都有这样一个传说——这个叫秋水的女子出现的那一天,本来寸草不生的夜岭一夜间忽然开满了鲜花。

  秋水也是个花儿一样的女子,但现在,在众人面前,她是夜宗的宗主。

  披衣走了进来,拜倒在秋水脚下。

  “宗主。”

  “可曾找到了?”

  披衣从身上拿出一根长长的草叶,是松华盖后山的草叶,上面还残留着秋毫的血的味道。

  秋水闻得出来,这是仙草,上面残留着秋毫的味道。

  “这是在翠芝山松华盖后山找到的……”

  “披衣,”秋水打断了披衣的话,说道:“你怎么了?”

  披衣嫣然一笑,笑的妩媚妖娆,说道:“属下没事。”

  “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

  “你不用说了,剩下的我清楚了,你下去吧,好好休息,听我命令。”

  披衣下去,回到自己住处,解开衣服,狠狠的洗了洗身子……

  秋水悬在半空,说道:“诸位听令!”

  秋水继续说道:“经过百年,我夜宗已经元气恢复,但大仇未报,我意已决,进攻翠芝山,救出华蝠先祖,到那时,天下就是我们的了!”

  石洞里无数妖魔一齐山呼:“宗主神威!”

  “你们这几天好好养身,别到时拿不出力气来!”

  “宗主,现在攻打翠芝山是不是太唐突了!而且现在翠芝山恐怕已经有了防备。”

  “莫怕,我已经有了计策。”

  “敢问宗主是何计策?”

  “到时你就知道了,哼哼。”

  秋水悬在半空,通过洞口看着远方,心里不禁着急,“秋毫,你在哪里……”

  空穴山上,狂风乱舞。

  一个红艳的身影慢慢飘落到地上,只见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女子极其美貌,素裙依旧艳影,眼眸顾盼生辉,行动似带秋风,仔细一看,正是卓红本人。

  卓红正往前走,忽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便停住了脚步,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像是林等笙呆在林小雨的小木屋前一样。

  他已经不在了。

  卓红低头叹息一声,挥袖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