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灵梦

第八十六章 沉渊

灵梦 七丝雨 2006 2017-07-09 21:40:14

  那飞虫从徐如渠身体穿过,带出一条血线来。徐如渠体力不支,坠落在地,幸好仙法护庇,小身子骨才没有被摔烂。

  林等笙见情况不对,飞过去扶住徐如渠,看到徐如渠伤势,不觉吃了一惊。

  徐如渠大口喘着气,伤口处不停在流出殷红的鲜血。林等笙看了着急在心里,却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道眉毛蹙成了弯月,焦急的有手替徐如渠捂住伤口。

  但捂住了前面,血又从后面流出来,鲜血已经浸染了一地。林等笙吃惊不已,只见徐如渠双目紧闭,表情痛苦,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林等笙怕她晕过去,便叫醒徐如渠:

  “如渠?如渠!醒醒啊……”

  徐如渠睁开眼睛,勉强摆出一个笑容,但已经说不出话来。

  林等笙此时泪流不止。徐如渠伸出被鲜血染红的手,擦去林等笙脸庞的清泪,说道:

  “我没事,你哭什么?”

  “但你现在……”林等笙哽咽。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徐如渠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林等笙正在悲伤,忽然见徐如渠血液浸染的地方发出微微荧光,鲜红的血色变成了青色,这青光青青郁郁,宛如嫩草初生的颜色,果然,幽幽青草从中冒出来,但这青草不是普通的青草,乃是用仙人之血液浇灌而出的‘回春草’,缥缈的仙光从草坪上袅袅上升,徐如渠躺在上面治疗自己,而林等笙就守在徐如渠身旁,以免石魔趁虚而入。

  此时,因为徐如渠受伤,加持在众弟子身上的仙庇已经消失了,众弟子纷纷体力不支,连连败退。齐大方用力一挥剁剑,身旁的石魔又被扫成两截,齐大方趁此机会跑到黎掌门身边,说道:

  “师父!现在怎么办,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啊!”

  黎掌门扫退面前的石魔,说道:

  “眼下唯有先把这些石魔封印起来,再想办法!”

  “封印?”齐大方回过头去,见宜长怀正和石魔鏖战,便大喊道:

  “老大!封印之术可用否!”

  宜长怀听见齐大方喊他,便飞过来问清了原因,宜长怀说道:

  “事已至此,就算不行也要试试了!”

  宜长怀表示可以一试,但想要同时封印这么石魔谈何容易!但是现在不试试也不行了,众弟子早已筋疲力尽,无力作战,徐如渠又受了重伤,无法动弹,若是再僵持下去,恐怕众人全要埋葬在这儿了!

  黎掌门虽然仙法深厚,此时依旧面无疲惫之色,但云开铁杵剑杀敌虽然威猛,却并无封印之术!此时黎掌门指挥众弟子退到身后,众人退回,站在了一起。

  黎掌门大喝一声,手中云开铁杵剑顿时青光万丈,剑气如柱!黎掌门把青光剑气对着石魔上下挥舞,石魔纷纷被击碎成渣。

  就在此时,宜长怀趁机发力,只见宜长怀手举碧渊剑,剑上碧光闪闪,一时间好像有无数把碧渊剑悬在半空,宜长怀用力把碧渊剑往地上一插,同时喊了一声:

  “沉!渊!”

  只见悬在半空的碧光宛如冰锥一样,带着被打碎的石块狠狠的扎在地上,那些石块瞬间就像是被大地吸住了一般,虽然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无法从地上起来。

  过了一会儿,见石块没了动静,众人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许多弟子见没事了,直接就蹲在地上,喘着粗气。

  齐大方此时也忍不住笑出来,说道:

  “如渠师妹怎么样了?”

  林等笙没有说话,用目光把齐大方的疑问带到了徐如渠身上,只见徐如渠依旧双目紧闭,躺在一片茵茵青草坪上,草坪周围都是凄厉的黑色,而袅袅灵光从草坪升起,身上血迹也渐渐消失了。

  “没想到这些石魔竟然如此厉害!”齐大方说道。

  再看四周景象,那里像什么宫殿,简直就像是地狱,左右全是突兀的尖石,上方被黑云压住,暗无天日。

  直到现在几人才有时间细问黎掌门,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刚才一直在和石魔打斗,没时间多问。

  齐大方问道:“师父,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您刚才说这里是万妖国的什么城,到底这城有什么秘密?”

  黎掌门说道:“这里是万妖国的千石城,由千石驻守,当年攻打万妖国的时候,就曾从此城经过,当时千石被打败,此城已经不复存在,但不知为何又出现在此地,看来,那些妖人已经开始准备了。都怪为师太大意,才让众人困在此地。”

  齐大方说道:“那当时师父们是如何打败千石的,又是怎么从此城出去的?”

  黎掌门闻言,长叹一声,回忆着说道:“这千石妖力及其高深,当时我们一群成仙之人也无法将其完全压制住,激战好久,后来千石被青波剑打败,众人才能通过此城。”

  “为何青波剑能打败千石?其它剑就不行吗?”

  “其它剑或许也可以,但一定要是木生之剑才行,千石乃属于五行之土,唯有以木相克,才能得胜,青波剑乃是我翠芝山五行仙剑,又属木行之剑,仙气蕴厚,方才取胜。这些石魔乃是千石用妖法凝聚,所以无生无死。”

  齐大方问道:“青波剑?弟子从前从未在翠芝山上听说过有谁使用此剑,不知此剑现在何处,乃是被谁所用?”

  黎掌门说道:“此事说来话长,现在想要找来青波剑是不可能的了,唯有再想办法出去,以后再慢慢说给你们。”

  齐大方叹气道:“木气之剑,老六,你仙法高妙,你的柳叶削行不行啊?!”

  陆青才说道:“我的柳叶削又不是五行之剑,也只是徒有个柳叶削的名字而已。”

  “五行之剑,又要木属性,那这么看来,非青波剑而不可为之了!”

  几个人在那里商量着办法,而林等笙守着徐如渠,目光一刻也不离开。

  众弟子蹲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身上的汗水才算消尽,但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唯有听黎掌门的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