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灵梦

第九十二章 血雨

灵梦 七丝雨 2004 2017-07-12 20:49:38

  黎掌门看到千石城和千石尽数出现在自己眼前,心里大惊,没想到当年被扫平的千石城如今却已经完好如初!

  那些梨华盖的弟子在千石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只有逃跑的份。黎掌门虽有力抵挡,但无奈一群千石围着自己,这些千石都不好对付,刚打退一群,又上来一群。

  宜长怀齐大方他们本来是几人围着一个千石打,现在是几个千石围着一个打,齐大方举起剁剑,嘭的一声挡住好几只长矛,噗通跪在地上,浑身打颤,眼看撑不住了,几只羽箭飞过来打在千石身上,帮齐大方化解了危机。

  羽箭打在千石身上丝毫没有作用,说来也奇怪,那些千石追着其他人打,却唯独没有来妨碍林等笙。

  徐如渠试着再发动治疗之力,刚一念咒,胸中一阵翻滚,一口鲜血涌上来,徐如渠此刻心里非常着急,师兄弟们现在受伤,自己却不能有一点点贡献。

  林等笙赶紧来到徐如渠身旁护住她,那些千石看林等笙挡在面前,便纷纷散开。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即使流点血也是无所谓的。”徐如渠脸色苍白的对林等笙说道。

  “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徐如渠说道。

  “什么问题?”

  “你晕血么?”

  林等笙听了不禁笑了起来,霜颊一笑竟是艳如桃李。

  “用我的血吧!我的血可以打败千石!”徐如渠大声对几人喊道。

  “不行!”

  “不行!师妹,你有多少血可以流?!”齐大方一边对付千石一边吃力的喊道。

  几人都表示反对,现在徐如渠已然面无血色,再任其流血的话,恐怕她有性命之忧。

  但徐如渠不顾大家的反对,右手手指往左手掌心轻轻一划,殷红的鲜血便从纤纤玉手滴滴答答落下来,徐如渠此刻的左手就像是被胭脂染红的莲藕,让人看了既可爱又觉得可怜、心疼。

  林等笙看了也觉得心疼不已,自己的手和徐如渠的手一样娇小柔弱,若是这样划出血来,该是多疼啊!

  “怎么能这样糟蹋自己的手呢?!”林等笙赶紧攥住徐如渠的左手,想要止住鲜血。

  徐如渠顺势想要拔出林等笙腰间的凤音剑,但凤音剑只听主人的话,徐如渠拔不出来。

  “不用管我的,你们快点用我的血打败千石,这样也是对我好!”

  林等笙听了不忍。

  “与其让我白白流血,还不如果断一些!”

  说完,徐如渠挣脱开林等笙的手,林等笙又想赶快抓住,一双玉手在空中打架。

  “你若是不拔剑,我就再划一道!”徐如渠举着流血的手说道。

  林等笙无奈,只能拔出凤音剑。徐如渠一把抓在凤音剑剑刃上,凤音剑了解主人心意,剑气瞬间减弱。凤音剑乃是凤灵所化之剑,只其剑气就威力巨大,若不是徐如渠的木和之气能平和剑气,这只玉手早就不保了,只见鲜血如注,徐如渠忍着疼说道:

  “好了,这样就够了吧,去试试!”

  林等笙握着凤音剑的手早已颤抖起来,只见她转过身来,直接冲向一大群千石中间,两三招便砍倒了一个千石。那些千石只是来回躲着林等笙,并没有还手。

  徐如渠看到自己的血果然对千石又奇效,便回身对众人喊道:

  “我的血可以对付千石,大家可以用我的血!”

  众人听见徐如渠虽然这样说,但是谁没有个怜香惜玉之心!谁都不忍让徐如渠再受伤,纷纷表示就算被千石打死也不会伤害徐如渠的!

  却没有人知道,徐如渠此时的伤心。

  “你们不肯接受我,是因为我不值得让你们接受么?还是因为我的血不够感动你们呢?是嫌我的血脏吗……”

  自己不顾性命修炼禁术,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自己所爱而奉献生命,这样难道不对吗?

  但此时剑影混乱,谁也没有来安慰徐如渠。

  徐如渠,两行清泪如荷花沾雨。把荷骨往自己腰间一抹,瞬间鲜血洒满天空。

  众人正在和千石缠斗,只见天上密密下起红色的雨来,众人感到奇怪,再仔细一看,原来这竟然不是雨而是鲜血!那鲜血洒落在千石身上,只见千石行动渐渐变得迟缓,身上亮丽的石盔泛出了灰白色。

  那手持荷骨的仙子盘旋着慢慢从天空飘落,腰间的鲜血宛如天女散花一般飘洒出来。

  宜长怀三人纷纷仰头,见徐如渠如此,大吃一惊,纷纷惊喊道:“师妹!”但千石尚存妖力,举枪刺过来,三人举剑挡住。

  黎掌门正在和一大群千石对峙,忽见天上下起血雨来,极其细密宛如雾气一样,而且血气犹香,好似花露芬芳,只见滴落在千石身上,千石身上的盔甲纷纷石灰化,变得脆弱如土,黎掌门把云开剑用力一扫,就把千石打到一旁。黎掌门仰头看去,只见林等笙闪电一般冲过去,接住了慢慢飘落的徐如渠。

  林等笙接住徐如渠。

  “想不到我的血还有这么大的作用,”徐如渠轻声说道,“就算我死了,血中的木气和治疗之意也不会消失,还是可以对付千石的。”

  “你不要再说了。”

  “其实我告诉你哦,我虽然为人疗伤,但我我是晕血的呢。”

  林等笙笑中带泪,说道:“是吗?”

  徐如渠非常虚弱的说道:“我用仙法为人疗伤解毒,但是却不懂得给人治病,直到那天我才发现,若是连小小的病症都不能医除,竟是我终身的遗憾。”

  徐如渠说着从腰间取出一只香袋,香袋非常精美,像是包裹着的芙蕖花一样,比林等笙的针线功夫好多了。徐如渠说道:

  “这里面是我在山上寻到的仙草制成的草药,和凡间的药不一样的。出去后把它交给穆师兄,或许可以治他母亲的病。”

  说完,徐如渠晕了过去。

  林等笙早已泪落如雨。虽然两人相识时间不长,彼此说过的话也不多,但心里早已情如姐妹,彼此的心事都是知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