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灵梦

第九十四章 窗外

灵梦 七丝雨 2007 2017-07-13 21:25:02

  林小雨正在翻阅书籍,看的正尽兴,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穿过空气来到林小雨耳朵里:

  “孩子,这里有几扇窗户,你看得见吗?”

  关窗户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消失了,四下里除了书叟没有别人。林小雨看见书叟正看着最后一扇窗户发呆,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背在后面。好像在等待林小雨的回答。

  仙书阁六面两层,除了门以外每一面一扇窗,上面一层没有门,所以比下面层多一扇窗户,林小雨回答道:

  “两层一共是十一扇窗户。”

  书叟呵呵一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既然有这么多窗户,那为什么你只盯着一扇去看呢?”

  林小雨明白书叟的意思,是提醒自己要多看看其它书,不要只盯着一本看。林小雨看到书叟对着窗外,看的入迷,不知道窗外有什么东西。林小雨合上书本,慢慢来到书叟身后,看向窗外。

  林小雨慢慢瞪大了眼睛,只见窗外白云明亮,林小雨明明知道现在是深夜,而窗外却是白天。凉爽的风从窗外的白云吹来,好像还带着云气,林小雨觉得精神了许多。

  在白云下面有一朵摇摇曳曳的花儿,林小雨早已经认识了花儿,知道那就是花朵,花儿被风吹的摇摇欲坠,仿佛马上就要凋落了似的。

  “这是……”

  “嘘……”

  林小雨刚想说话,书叟就做了个嘘的动作。林小雨看见书叟的表情沧桑,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好像马上要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一样。林小雨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

  一阵急促的风吹过,花儿终于被吹落了。

  “呀!”林小雨被惊的叫出声来。

  那花儿翩翩飘落,不知道被风卷起几次,最后,落在了一双纤纤小手上。这是双女子的手,非常漂亮。

  一个红色衣裙的女子出现在视野里,这女子面貌极其娇艳,却又显得端庄肃穆,女子把花儿捧到面前,微微一笑,可谓倾城倾国。

  “真漂亮啊,这是?”

  “她叫寸心。”

  只见寸心额头一枚艳丽的花钿,缨络随风飘舞,遗世独立,飘忽于天际,却唯爱手中的落花。

  寸心这个名字林小雨早就听别人说起过的,寸心祖师乃是翠芝山的创立之人,是寸心最早发现了翠芝山。寸心祖师也是至今为止惟一一个修炼成精灵之身的人。传说修成精灵之后身体与自然同化,达到生死两不妨的无碍境界,这也是现在所有修仙之人的目标。却没想到寸心竟然是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

  “寸心我是知道的,她现在死了吗?”

  书叟被林小雨的问题一惊,说道:“真是个好问题,为何你会如此来问?”

  “寸心……”林小雨刚说到寸心这个名字,只见寸心往林小雨这儿瞧了一眼,目光冷峻,林小雨惊了一跳,但寸心并不是在看林小雨,而是在看白云深处的某个阴影。

  一阵冷风刮过,手中花儿被吹翻在地。寸心目光冷峻,显得非常生气,她紧闭着嘴唇,斜睨着阴影。

  白云慢慢散去,原来却是一股黑云。黑云带着猩红的闪电,慢慢落在地上,渐渐的凝聚,最后出现了一个人形。林小雨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眼前出现一张脸,一双冒着青光的眼睛,青光拖了长长一条线,嘴角微微上翘,像是在笑却很恐怖,身材高挑,浑身漆黑。

  林小雨惊道:“这是什么?”

  “这是梦魇。”

  “梦魇?”

  “嗯,梦魇,梦魇居住在梦之境中。梦之境掌管着世间一切生灵的梦,所有的在梦里出现的东西都会在那里出现。但是,梦也有好梦和噩梦之分,梦魇就经常惊起人的噩梦。梦魇以攻占世人的美梦为乐,现在,梦之境的大半领土已经是它的了。如果一个人的好梦被梦魇夺取,那肯定是痛不欲生的事吧!”

  正在说话间,只听得叮当一声响,只见寸心已经拔剑,是一把五彩斑斓的彩剑,剑身发出彩色的波光,剑刃边缘很薄,呈不规则的波浪状。剑拿在寸心手里显得很轻巧。

  “这就是寸心祖师的切霞?”

  切霞剑乃是寸心所使用的灵剑,传说当年天贝祸害人间,寸心打败了天贝,并用其锋利的外壳制成了切霞剑,从此天贝的灵力便寄托在了切霞剑中。只不过,随之时间推移,物是人非,现在切霞剑早已没了踪影,只留下一个缥缈的传说而已。

  林小雨今天终于见到了寸心其人,不仅如此,还看见了切霞。只见寸心祖师拔出了切霞,举剑对着梦魇。

  梦魇仰天长笑,伸出锋利的漆黑的魔爪,两道猩红的闪电便从天而降,引向梦魇爪上,顿时乌云替代了刚才的白云,天上雷声滚滚,不时有闪电落下。

  寸心把切霞拿在手里,竖在眼前,另一只手按在剑上,猛然一睁眼,只听“咔吧”一声脆响,面前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纹,裂纹像是一道弯弯曲曲的闪电一般,空气仿佛被切开了!

  林小雨看着,那裂纹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横亘在了窗棂上,林小雨还以为仙书阁的墙壁裂开了。

  那裂纹从梦魇身体中间穿过,把梦魇拦腰分成两段。

  林小雨还以为梦魇就这样被打败了,只听梦魇哈哈一笑,被断开的身体又合二为一。

  “这是怎么回事?”

  “梦魇其实不存在实体,我们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梦魇幻化出的幻影而已。”

  “幻影?连幻影都这么可怕,梦魇的可怖也就可想而知了。”

  林小雨继续向窗内看去。

  梦魇依旧哈哈大笑,似乎是在嘲笑寸心。

  只见寸心把剑一指,又是一道裂纹竖着劈裂开来,再次把梦魇劈成两半。又把剑身一翻,瞬间大大小小的裂纹布满了整个天地,然后把剑往后一拔,面前的空间仿佛玻璃一般纷纷碎落,只剩下一片苍茫。

  梦魇被封印在空间碎片里,连同天上的乌云,和刚才哪朵飘落的花儿封印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