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第二十五张 村花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东东的西西 2769 2017-06-01 10:12:55

  早上程东将三个男人送到了大华家,然后她和大华和两名帮工去了后山,几个人伐了几棵大树,用着从村长家借来的牛车拉回家。程东也将村里的木匠请了回来,让程东有些意外的是程大柱竟是程秀儿的娘,这让程东有些不舒服。

不过这也不当误干活,程东就将它忘入脑后了。一连几天,几个人马不停歇的干活,进度也是相当的快。

“妻主,我们来送饭了。”青松恢复了原有的精神,神采奕奕,底气十足的喊道

程东看向门口,青松提着一只大大的饭桶,身后晨风蒙着面纱也端着一个食盒。自从第一次晨风过来送饭,大家看见了晨风的脸,顿时惊为天人每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晨风看,眼神里流露出惊艳。程东看着她们满脸垂涎,顿时心生不满。以后每次送饭都叫他蒙上面纱。

“哎,程东你这夫郎在哪娶的,长得这么漂亮。”程强一脸羡慕的问程东

这程强还有一个叫程野的都是是大华找来的帮工,人还算靠谱。现在开春每家每户还没开始春耕,家里的劳动力没事干,程东家盖房子每天给一两银子,对于村民来说这也是一笔可观的进账了。两个人干活也十分卖力。

“远房的表亲,小时定的娃娃亲,年纪到了就接过来成亲”程东给晨风胡编了一个身份

“程东啊,你真是好命,有了晓夜这样一个貌美的夫郎,现在又多一个仙子一样的人儿,真叫人羡慕哟!”经过两天的相处大家都知道程东是真的变了,变的爽朗和善。程野原就是洒脱的性子这些日子与程东也谈的来,于是就打趣着说

“哈哈,你到时也娶个貌美如花的夫郎不就好了”程东看着还没娶亲,却不知好歹说笑自己的程野说道

大家一阵哈哈大笑

“娘,我来给你送些水”程秀儿推开大门进来,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的香气似乎更浓烈了。他在门外就听见程东爽朗的笑声,想起她俊秀的面孔,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程秀儿给程大柱倒水不时的往程东身上喵,那含羞的样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的意思。程野原本火热的眼神一下子熄灭了许多。

程东只当没看见,专注的帮青松和晨风收拾碗筷,青松是个心大的,他根本就没发现自家妻主被人惦记上了。

晨风确是知道这个木匠家,满身低劣脂粉味的儿子,是看上妻主了。而看妻主,一副避之若浼的样子。

程秀儿看程东一直没搭理自己,一直的帮那个丑陋不堪的男人收拾东西,顿时心里恨得不行,自已哪里不比他长得好看。

程秀儿一直对自己得美貌有些十足的自信,他可是程家村最美的人。因为晨风一直蒙着面,也没听说程东再娶,程秀儿自动把他给省略了。以后自己嫁到程东家,根本就不会让他进门。

程秀儿扭着腰,迈着碎步走向程东,手里端着一碗茶,走到程东跟前狠狠地将晨风挤到一边

“程东姐姐,喝点茶解解渴吧”程秀儿自认为风情万种的对程东说

程东看着这程秀儿恶意的将晨风挤走,眼神变的有些冷

“不用,我不渴,你还是端去给其他人吧”程东面无表情的说着

晨风被狠狠地挤了一下,眼神微闪,身子不由的退后了一步,一个踉跄晃了晃才稳住身子。

然后他果然看到了妻主变冷的眼神。他心里冷笑,这个小村花,这点小伎俩还敢在他眼前搬弄。

程东没接过程秀儿的茶,而是直接越过了他,来到晨风面前上下的打量着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还好,没有,妻主不用担心我”晨风眸子里一层水汽

程东看着晨风那可怜隐忍的样子,心里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青松也看见了程秀儿不怀好意的那一下,他原本就不喜欢程秀儿一身刺鼻的香气,他还故意的欺负晨风

“你怎么能故意把晨风推走,他本来身子就弱,哪经的住你那么大的力气”

晨风听见高大憨厚的青松为自己打抱不平,心里也是感动无比,想着以后这个傻傻的男人自己也要多照看一下了。

“青松,你先带着晨风回去吧,记得家里的补药要按时吃。”程东轻轻的按着青松的手说着

青松一听,想起每天喝的奇苦无比的药,眉头一皱,但是他不能不听妻主的话。于是拉着晨风回家喝药。

程秀儿气的想破口大骂,但是他还没嫁给程东,他还要忍耐一下。等他当了程东的主夫,他要把他们全都买进窑子里,让他们敢这么嚣张。

“秀儿,你爹去集市回来了吗?赶快回家看看他都给你买了些什么”程大柱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思,她的儿子也是她的骄傲,作为村里最美的男子,求娶的人更是门庭若市。就连县城里的富家女也看上了她的儿子。她想把儿子嫁进城里,这样给的彩礼也会多了很多。而且她知道程东身边有一个绝色佳人,她的儿子也是比不上的。

程秀儿听着她娘的话,明白他娘的意思,事情要慢慢地来。于是强忍着怒火“程东姐姐,明天我再来看你。你一定要等着秀儿啊”然后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的离开了。

此后的每天,程秀儿以各种借口都来程东的家里,对她嘘寒问暖,弄得程东不厌其烦。

“程东姐姐,天气好热,秀儿胸口闷你给秀儿揉揉”

“程东姐姐,你看你,累的满头大汗,你就让那些工人干,累坏你秀儿会心疼的”

“程东姐姐,秀儿不喜欢院子里有一块大石头,真丑,赶快把它丢掉。”

“程东姐姐,秀儿不想把屋子都连在一起”

程东心里对他厌恶至极,娘炮,还在她家指手画脚。俨然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主人了。

但是他娘程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木匠而且房子也快完工,她不好太言辞激烈,只能视而不见。

只不过这程秀儿越贴越紧

“哎呀!哪来的破木头,”程秀儿眼睛一直在程东身上,没有注意脚下的木头,不小心绊了一下。他也顺着身子,倒向了程东。程东猝不及防将人接住,然后便是廉价的脂粉味入鼻。

“程东姐姐,你真是心疼秀儿,秀儿也会心疼你的”程秀儿目光盈盈的看着程东。他觉得这些日子终于让程东心里有他了,要不她也不会怕摔疼自己,他心里一阵窃喜。等着吧,他一定把程东身边的那几个男人卖进窑子,然后将爹娘接过来,独占这么大的房子。

程东忍着恶寒,将人扶好,转身便到大华身边帮他把木桌搬进屋子。

程秀儿恨恨的跺了跺脚,这程东简直榆木脑袋,无论自己明示暗示她就是不动自己分毫。

“哼哼,我就不信了”程秀儿看着已经盖好的一进两出的房子,气派又宽敞。他已经把它看成他的房子了,自己一定会住进来。他不时的对着程野和程强指手画脚。

“哎,哎,这个架子放这挡我的路了,还快挪走,拌着我怎么办”

“这个窗户太丑,重新做,做不好没工钱”

程野原本心里是爱慕程秀儿的,之前向她这样的穷女子,只能远远的看着他言笑晏晏的被别人围着。不过经过这几日的相处,程秀儿颠覆了她的认识,虽说面貌还是那么美艳动人,但是她却觉得对他提不起任何兴趣了。她看着被缠得紧紧的程东,心里默默地表示同情。

原本程东的房子是一个类似四合院子,破败的只有主屋能住人两边的屋子都已经倒塌。在一次完工后,青松收拾碗筷无意间说道“妻主,爹娘留给我的院子就在后面要不将它卖了换些银子吧”

“后面,咱家的后面?”程东疑惑的问

“是啊,就隔着一堵墙”青松回答

程东不相信,来到房后踩着梯子向后院望去,果然是哪所空荡荡的院子,她看见了那个生了锈的大门。

“青松,要不咱把两家通了吧。一起重新整修”程东想了想对青松说

“好啊,都听妻主的”青松没意见。怎么说也是爹娘留给他的念想儿,能留下自然是最好的。

就这样程东将两家隔着的那堵墙推到,两家合成一家,一起重新整修。

东东的西西

上班了,明天还有门考试。哎!苦X的日子。各位大爷收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