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第三十一章 王府公子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东东的西西 3070 2017-06-07 12:12:29

  程东将家里的事情安顿好,第二天一早和青松两个人去了县城,她们要在县城雇辆马车。现在日子好过了,不用委屈自己更何况她还带着青松。

两个人一路颠簸,终于在傍晚到了永安郡,程东带着青松直接进了永安城。永安郡底下有些十几个县城,而永安城也是永安郡的主城。

虽然是夜晚,但是永安城也是灯火通明,宽敞能容八匹马并驾而驱的青石路,道路两遍店铺林立,灯火通明。还有热闹的夜市,这里的繁华不是梧山县这种小县城能比的。青松看的眼花缭乱,他觉得每样东西都很新奇。

“青松,咱们先找家客栈。安顿好我带你出来,好好的玩一玩。”程东看着青松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杂耍,笑着说道

“真的吗?等下妻主带我出来?谢谢妻主”青松真的很开心,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么繁华的城市,也没逛过夜市。

两个人走到街的尽头,找了一家不大,看着很安静,整洁得一家小店。

“两位客官,里面请,您是住店还是吃饭?”一位小二热情的招呼程东二人。

“住店,还有房了吗?”程东问道

“有,有”小二回答

“那来一间环境好一点的”

“嗯好嘞!上房两位。”小二带着程东去掌柜那登了记,交了二两银子。

掌柜给程东二人登记,心里有些惊讶。这名女子看着仪表堂堂,长的也是俊秀无比。不过领着的夫郎确实有些……掌柜脸上丝毫没有露出情绪,麻利得将钥匙递给了程东。

小二领着俩人上了楼。

两个人收拾完,程东带着青松去了夜市。看着青松兴致勃勃得样子,程东也对逛夜市起了兴趣。

两个人在夜市里大逛特逛,吃了各种小吃,买了许多小物件,青松还给家里的晓夜和晨风买了小礼物。

“妻主,这是我过得最开心一晚。”青松亮的发光得眸子看着程东说道。

程东看着青松帅气的脸孔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也跟着开心。

“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青松看见一家买着炸丸子的的小摊,从那里飘出来的香味极其诱人,惹得青松多看了几眼。程东带着青松出来只想让他开心。所以看着众人围的水泄不通的摊子,为了博君一笑她只能拼尽力气。

程东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手里拿着一包炸好的丸子。

“哪来的丑八怪,下贱的东西,赶快把我们家公子的钱包交出来。”一个骄横的声音传进程东的耳朵里,于是她便看见青松一只手捂着面颊在那辩解道

“不是我,我一直在这站着,是你们家公子在后面推了我一下,我根本就没偷你家公子的钱包。”

“你这丑八怪竟然敢抵赖,来人啊,给我打,打到他承认。”这名骄横的小厮看了自己公子一眼,于是吩咐道身边的几个护院。几个壮硕的女子走上前来。

“住手”程东一脸冷峻的上前来,挡在了青松前面

“请问你有什么证明我夫君拿了你的钱包”程东一双泛着冷意的眼神盯着那名锦衣公子。

锦衣公子看见程东,眸子里浮上来一丝羞涩“原来这位丑,,,啊,不,夫人是你的夫君,真是看不出来。”他掐着一张罗斯锦帕有些不可思议的掩着嘴说道

程东面无表情,只是眼神里透出一种凛冽。

许是程东神情有些冷峻,锦衣公子笑了笑说“你夫君刚刚狠狠的撞了小清一下,然后小清身上的钱包便没有了,小清也只是询问了他一下”

“只是询问?”程东转过身看着青松脸上的红印,眼中的怒火更胜。

“只是询问,我夫君脸上的手印是怎么回事”程东恶狠狠的盯着刚才那名骄横的小厮

“那,那只是他出言不逊,给他的教训”小厮被程东凶狠的表情吓着了,但还是辩解道

“哼,出言不逊,好一个出言不逊”程东气极反笑,大步来到那名小厮面前,猝不及防的一掌就扇过去,众人只听“啪”的一声,那名小厮竟被程东扇倒在地。

“那你对我夫君出言不逊,我也可以给你教训了”程东藐视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人说道

“哇,啊,,,你竟敢打我,呜呜,公子她打我,你要给我做主啊”小清连滚带爬的拽着锦衣公子的衣服哀求道

锦衣公子也被下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英俊的女子,行事这么狠厉。也没想到她会为这个丑陋不堪的夫君动这么大的怒。王洛一看着程东温柔的抚着那个无盐夫君的脸,露出心疼的目光。他的心砰砰的跳着,她对这个无盐夫君这么好,那么他如果,,,,正在王洛一还在自己的美梦中时。

围观的众人突然一声惊呼,原来地上的小清还在哀嚎,可能是程东的一巴掌扇的太用力,这小清又在地上一爬,衣襟就有些松了。

“啪”的一声,从他怀里掉出一个荷包。一个绣着牡丹花缎面的粉色荷包,一角还绣着一个‘洛’字。这个就是他家公子放钱的荷包,没想到现在掉了出来。

小清一看掉下的荷包,眼神一下变得慌乱起来。王洛一听着众人议论的声音,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这位公子,这你怎么解释,明明钱包还在你的小厮身上,他却无赖我夫君偷钱,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程东冷眼的看着这一幕

王洛一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小清,旋即温柔的说道“没想到小清这么粗心大意,都是我管教不严,还请小姐海涵”

“你不用给我道歉,受委屈的是家夫。”

王洛一心里恨得不行,这么个丑八怪哪有资格让他道歉。王洛一一时没有出声。

程东冷笑的看着他说“公子,这样看来是你这小厮想贪下你的钱啊。”她从来都不是个好人。她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女子,不信奉女人不能打男人的思想,只要敢欺负她的人,必十倍奉还。然后程东带着青松离开了人群,向客栈方向走去。

“呵,看见没有,这就是嚣张跋扈下场,看人家好欺负,没想到人家有个厉害的妻主”

“这是谁家的公子啊,尽然有这种不知廉耻的小厮”

“小厮都这样,这公子能好哪去”

“看那个荷包有个洛字,那是王家公子吧”

“哎呦,你还不知道王家的人,总是这么仗势欺人”

八卦总是被人津津乐道,听着大家的冷言冷语,王洛一起的气的暴跳如雷,狠狠的踢向地上的小清“你个没用的东西,把我的面子都丢光了”

小清本来就被程东伤的不轻,公子下脚更是没轻没重,所以他就在地上痛苦的滚来滚去“公子饶命啊,公子饶命,是公子吩咐,,,,,,啊!”

“混蛋,还敢瞎说”王洛一狠狠的一脚踹向小清的胸口,小清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把人给我抬回去”王洛一吩咐护院

他没注意到小清昏过去之前那充满恨意的眸子。

程东和青松回了客栈,吩咐小二烧些热水。然后便回了房。、

“怎么样,还疼吗”程东小心翼翼的问道

“早就不疼了”青松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着程东笑嘻嘻的说

“你还有心情笑”程东看着他不错的心情,有些无奈的说

“今天妻主没让我吃着亏,都讨回来了。当然要开心”青松非常认真的说

“好好好,先擦擦脸。”程东将温热的帕子递给了青松。

两个人简单的洗漱完,准备早早的休息,明天一早出城,将破庙里的东西取出来就回程家村。

开始青松还有些紧张,这是他和妻主第一次同床。程东看出了他的不适,轻轻的在他额头吻了吻,安抚他紧张的心情。慢慢的青松适应了妻主在身边,很踏实,很安心。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吃了些东西,就往城外赶去。半天的时间,程东和青松两个人就到了那座破庙。

“青松,你在这看着,如果有人过来要大声的告诉我”程东看着有些荒芜的小庙,嘱咐青松

“嗯,妻主放心”

程东快速的进了庙里,看着佛堂供着一尊大佛,尊严素丽,她拜了拜。就向佛像肚子里摸去,果然有一个包袱。程东拿出来一个墨绿色的包袱,她没来得及打开,直接将包袱系在身上。

“青松,我们走吧”

青松看着妻主后背多出的包裹,眼神也跟着亮了,点了点头。两个人坐着马车往程家村的方向走去。

在永安城里,一个闺房里有着一道声音问“梁妈妈,怎么样,打听到那人是从哪来的吗?”这道声音俨然就是那个跋扈的公子,王洛一的声音。

“公子,我们派人一直跟到城外。不过一出城就被一伙蒙着面的人拦了下来,然后便失去了那位小姐的踪迹。不过看来,这位小姐也是大有来头。”梁妈妈诚诚恳恳的汇报。

王洛一心里对程东的注意又加深了一些,原来是大户人家,那他就更有把握了。

“好了,我知道了,在永安城多派些人手打听。她一定会再出现的”王洛一胸有成竹的吩咐道

东东的西西

真是不知道,哪有问题,就是不过,真是火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