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第三十八章 媒公上门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东东的西西 2507 2017-06-14 19:26:42

  宋大夫思索了一下说道“我还有几个老友,她们也都经营着一家药馆,我写封信给你带着,你去她们那试试”

程东很感激宋大夫,她是为她寻找出路呢。“好,谢谢您,这份恩情程东一定记在心里”

宋大夫书写片刻,将几封信交给了程东,还有张书写地址的纸。

程东大致的扫了一眼,都是周围的几个城,还有家是在永安郡里。程东将信封放好,就带着宋大夫检查药材。

“这批药材质量要更好,而且量也很多。不过我这还是负担不了这么多,只能留下半车,给你五百两”宋大夫有些为难,她这里实在是太小了,这么好的药材就是这辈子也没见过几次,而且还这么多,现在她只能尽力而为了。

程东听后也点点头,她也完全理解。但是现在药材的销路又是另一大难题了。

“宋大夫,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剩下的药材也放您这,如果有大主顾你帮我推销一下,最后利润我给您一成。”程东想起前世的一个销售方法。

宋大夫听完程东话,眼睛一亮,这个方法不错,自己既不用囤货,又可以得到利润,而且对她来说,跟主顾多说一句也不费事

两个人商量好了之后,程东拿着银子和沐子回了程家村。连着几日程东带着沐子按着宋大夫给的地址。连续去了倚水县,连江县,宝丰县,还有一家在永安郡的钱章县。这些家的老大夫看了宋大夫的信,又看了下药材,都是连连称赞。

“这药材是我见过最好的,价钱也比万寿药堂便宜。不过这一车药材我只能收下半车。实在是资金流转不开”连江县城里一家叫元康药房的老大夫,急的连连搓手,她实在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药材。

“李姨,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这么远把药拉过来,我把剩下的药也放您这,你有大主顾帮忙给推销一下,挣得钱给您一成利润。”程东将方法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好,好,好啊。你这个小妮子很有办法啊”李大夫乐的合不拢嘴,对她来说这件事百利而无一害。

不得不说宋大夫的至交好友,每个人都是良善之辈,没有看程东第一次做生意就欺负她,给的价钱都十分公道。只有钱章县广明药房的钱大夫,为人高冷不爱说话之外,其他的几个老大夫都很和蔼可亲。

程东怀里揣着六百两银票,带着沐子在连江县城里逛了逛,给家里的几个男人买了好多特产。沐子怀里也怀抱着一堆零食,整个小脸吃的鼓鼓的。

“姐姐,好好吃啊”

“哈哈,好吃就多吃点,不够姐姐再给你买。”

两个人赶着满载的马车往家的方向走去。

程东已经将山腰那片药田一部分成熟的药材卖出去了,还有些半成熟的和一些幼苗。程东打算将幼苗移植到二等田中,现在程东还不敢冒险在二等田用种子种植,那样成活的几率更低。

一家人又是齐齐动员,程东带着青松在山里小心翼翼的挖着幼苗,沐子运送到田里,晨风和晓夜将幼苗种在地里。大概五六日通过一家人劳动,田里的活总算干完了。

进入盛夏前,降了一场小雨,让地里的庄稼得到了滋润,成活的几率也增高了。

程东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村里的人们也看着程东家的马车来来回回的进出,她的几个夫君也养的红光满面,穿戴也越来越精致。大家慢慢羡慕起他们,所以村里有的人心思就活泛起来了。程东每天出门都能偶遇几个害羞带怯的小男生,地上也会有几个手帕荷包类的东西。不知程东是故意为之还是视而不见,这些小男生愣是一个都没有和程东搭上话。

盛夏的一天,程东从田里回来,推开院门就看见一个身穿花花绿绿衣服的男人,摇着一把扇子,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给晓夜他们买的西瓜,吃的津津有味。

在子嗣对一个女人多重要,特别像程东这样的。”这是村里有名的媒公,掐着嗓子说晓夜几个。

程东听了后皱了皱眉“这位是?”

媒公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转头便看见一个英俊挺拔的女子。

“程东啊,你可回来了。有大好事啊。”媒公有些献媚的说道

程东没说话挑了挑眉头。

“呵呵,村里程富家的托我来给他家的宝歌说媒了,宝歌今年才十四,长得眉清目秀,身板养的也好,保准今年进门,明年就给你生个大胖闺女。”媒公看着程东没说话,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很快他就把主题说了。

“他哥哥可是咱村里唯一的秀才,县城里的县太爷也是礼让几分的。赶明儿当上大官,你可就发达了。”媒公摇着扇子,极力的吹捧。他说成了牛氏可给五两银子哪,那是一笔大数目,他一定要把这门亲事说成。

晓夜这几个男人看着程东没说话只是站在一边,但是那小眼神儿。晨风一双喷火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程东好像要把她烧出个洞。

青松带些伤心和哀伤,只有晓夜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淡淡的看向程东,这让程东觉得她的脊背直冒冷汗。

“我不会再娶的,家里穷,养不起其他的人。您还是回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人吧”程东没有拖拖拉拉直接回绝,语气也是很强硬。

“程东,你这可是说笑话呢。你看你将村里的后山都买下来了。这一颗西瓜也得二两银子吧。你说没钱哪能有人信啊。而且宝歌家也是咱村里最有钱的,这嫁妆也得有二三十两银子哪”媒公还是不死心的劝道。

“您还是回吧,妻主是不会娶人的。”晓夜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女人家娶亲,是天经地义的事,哪容你个妾室插嘴”媒公被程东回绝已经有些火气了,这晓夜一张嘴他就忍不住的喊道。

“你才要闭嘴吧,我家的夫郎还用不到你来教训,还有我家没妾室。你赶快走吧,去告诉村里的那些人,我程东一个都看不上,别让他们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我家倒是缺奴才,有要来的吗?”然后程东将人直接轰了出去。

晓夜的嘴角丝丝弯起,他就知道妻主容不得别人说他们。

“妻主,来喝口茶润润喉咙”晨风笑眯眯的端着一碗茶,递给程东。

程东心里诧异她从没见过晨风如此殷勤过。

“妻主,今晚可有什么想吃的,我去给你做”晓夜眼睛里也是笑意满满,不过声音还是那么清凉。

程东这时突然觉得,只要把夫君哄的好,世界就是和平的。

这媒公被程东轰出来后,一路骂骂咧咧的向程富家走去,村里人也都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程富家的,我回来了”媒公在门外喊道

“哎,马上来了。怎么样,程东答应什么时候来下聘礼吗?”牛氏打开大门,将人迎进院子里,迫切的问道。

“下什么聘礼啊,程东压根就没答应,直接把我给轰出来了。”媒公端起一碗茶就喝,然后添油加醋的把程东的行径说了一番,牛氏这边脸色越听越难看。最后阴沉的沉下脸“哼,让我儿子给她当奴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宝歌可是官家公子的命,等宝庆回来有她好看的”

“这是一两银子,拿走吧”牛氏也没给媒公好脸色。

媒公将银子收好,转身就走了“哼,就一个秀才拽什么拽啊,能考的上举人再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