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第六十四章 温馨过年

药商巨贾,夫君请上座 东东的西西 2066 2017-07-22 12:06:00

  风雨雷电已经换下那身标志性的黑衣,穿着非常普通的麻布衣衫,看上去与村里的人无异。她们也没有之前的那么恭顺严谨,逐渐的敞开心扉融入这个家里面。

  “姐姐,你看我放这挂炮竹怎么样?”沐子十分兴奋的跑到程东跟前将怀里那一大捆炮竹给她看。

  程东满头黑线看着沐子怀里有十万响的大炮竹“这个应该是晚上才放的,谁家早上放这么大的炮竹。”

  “你看吧,我就说你的那个太大了,还是我这个正好。”影电慢悠悠的提着手里的炮竹过来。

  沐子朝她做了个鬼脸。

  “走吧,我带你去放炮竹”影电挥了挥手,沐子又乐呵呵的跑着去放鞭炮了。

  程东摇了摇头,真是长不大的孩子。

  这个年过得热闹又温馨,沐子仗着自己年龄小,每个人又是鞠躬又是拜年,赚了好多红包。程东给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包了一个红包,她还记得把红包给风雨雷电时,几个人诧异的神情,还有雨偷偷红润的眼睛。

  大年初二开始串门子,程东带着礼物去了村长家,因为程东将村里的二等田改良好了,村长看见程东也是热情的不得了。从村长家离开,程东又去了大华家,因为春生姐夫年前检查出怀孕,大华姐就把人关在家里哪都不允许去,只得在家养胎。在程东临走前春生姐夫一边又一边的叮嘱程东,让家里的几个男人有时间来串串门子陪他聊聊天,他这一天真是太无聊了,连家里的家务都由春雨接管了。程东看着紧张兮兮的大华也是无奈的摇头。

  程东回到家里将大华家的是跟晓夜他们说了。

  “春生姐夫怀孕了,怪不得这段日子没在村里见过他呢,原来是被他家妻主给保护起来了。晓夜明天我们去看看他吧。”晨风听说春生怀孕,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嗯,也好,我们去陪他聊聊天。”晓夜也很想去看看怀了孕的男子是怎样的。

  “那明天我们还要带些礼物吗?”青松不知道孕夫能送些什么。

  “嗯,带些安胎的药材,在从妻主买的补品里挑出几样适合孕夫吃的,明天一起带去。”晓夜想了想说道。

  “好,等会我就去库房里找一找安胎的药材”晨风准备去找药材。

  “那我去拿补品”青松说完就转身去找一些适合孕夫的补品。

  程东看着自家的男人这么认真仔细的讨论孕夫的注意事项,还真是对这帮男人没办法,可能他们也需要个孩子吧。

  第二天一早程东摸着身边已经凉了床铺,青松这么早去哪了,看样子还是昨晚她的努力不够,才能让他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程东穿戴完毕推开房门,屋外飘起了小雪,一片银装素裹,仿佛天地都被洁净了。

  “妻主,等会影电会将之前冻的饺子给你们煮上,我们先去大华姐家了。”晓夜,青松还有晨风手里提着药材和补品正从晓夜的屋里走出来,正好看见程东就交代了一下,然后就出了院门向大华家走去。

  程东摇了摇头,男人这种生物还真是难搞明白的。

  影风,影雨和影雷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吃完影电做好的早餐,只是觉得自己像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不过饺子还是饺子而且还是熟的,这就值得姐妹三人对影电刮目相看了。对于杀人如切菜的影电,从来没有人期望他像个正常男子一样,只要不那么冷若冰霜就好了,哪能想象的到他洗手作羹汤的样子。程东和沐子倒是没有那么多心理活动,吃的十分开心。

  过了年之后,程东逐步恢复了之前的工作状态,过年这段懒散时光就算是给自己一个休息调整的时间,将身心调整到最好状态,迎接新一年的挑战。程东在家整理了一下青松给村里人调配好的二等田资料,特别把今年和她合作种草药的几家挑了出来,这几家是重点培养对象。程东将手里的地按照药材的种类分成几个区域,每个区里的药材要相辅相生,不能相克会产生毒副作用。还因为有元和堂和惠生药房这样的大药房,所以需要的种类也是繁多的,程东每一样都要细细的分类。

  接下来的日子虽然有晨风的帮忙,但是也是在屋里硬耗了三天,才将所有的二等田规划好。

  初六这一天程东才将手里的地分配好,刚要休息就听见沐子急急的跑回来,语气焦急的说道。

  “姐姐,你快去看看吧,青松姐夫在村头被一个男子截住了”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程东放下手里的活,急冲冲的向外跑去。

  今日青松就去村头的徐大叔家买回几个竹篓,留着开春种地时用,刚从徐大叔家出来,就看见一辆骡马拉着的车进了村子,这辆马车停在了青松身前,然后一名穿着单薄粗衣的小厮躬身扶下一名男子下来。

  青松看着眼前的男子皱了皱眉头,这个人是嫁到县城的程秀儿。他今天穿的花红柳绿,在一片银光素裹的雪天里看着格格不入,头上也是插满朱钗,脸上厚厚的胭脂水粉浓妆艳抹,看着有些糁人。不过青松也看见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棉衣,整个人冻的瑟瑟发抖,而且双手......

  程秀儿看着眼前高大丑陋的男子,面色红润,身披一件裘皮披风,手上的手套与帽子看着是一套。他愤恨的盯着他身上的东西,凭什么这么丑陋粗鄙的人过得都比自己强,这些都应该是他。

  “这是谁家的丑八怪,见着本夫人还不赶快请安。”程秀儿一双嫉妒的眼神一直盯着青松看,开口却是居高临下。他身旁的小厮头低的更低了,而在车上的马夫眼里却闪过一丝不屑。

  “你是谁家的夫人,关我什么事。这里是程家村,要请安你可以回自己家,让下人给你请去”青松被程秀儿的语气给气着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我家妻主可是县衙里的管账,回去我跟她一说都把你们关进大牢里去”程秀儿没想到一向老实憨厚的青松,能这么犀利的反驳他。程秀儿顿时就叫嚣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