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红颜渡 覆我情深

第六章

红颜渡 覆我情深 银姝 2684 2017-04-21 19:31:14

  “哦?难道说你们两人之间还有其他什么缘分?”祁南钰已经有些醉了“罢了,你们是有五六年没见了吧,好好叙叙旧,朕还有事,先走了!”祁南钰分明是想撮合他们,给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扶他走了,还连带撤走了周围的侍卫。

“那天的女子,你把她怎么样了?”

“没怎样,她偷了我东西,为了还债,她现在在我家当丫鬟。”

“哦!”

许久,两人都没话说,气氛有一些尴尬。

“那个,那天和你一起的男人,是谁?”云九歌也不知怎么的,突然问起沧零,一旁的沧零不自然的动了动,心里还在想:是我,是我啊!

“朋友。”曲银繁总不愿多说几个字,这在云九歌看来就是有什么了。

“你喜欢他?”

“不喜欢!”

沧零表示心里拔凉拔凉的,在一旁哀嚎了一声,倒引起了云九歌的注意。

“小猫是你的,挺可爱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可爱了?”曲银繁嫌弃的看了看沧零,沧零伸出爪子比划了两下,表达他的不满:我可是全金狸族最俊美的一只了,还敢嫌弃我,还敢说我是小猫,你们两个太可恶了。

“天色不早了,我看流云宫那边也都散了,我送你回去吧!”

曲银繁也没反对,跟着他出了宫门,上了他的马车。

“那天我看你力气挺大的,你习过武吗?”一路上曲银繁也不怎么讲话,云九歌也略显尴尬,就想找个话题聊聊也是好的。

“算是吧!”曲银繁心想虽然没练过武,但我会法术啊,至少比起你们的武功要好用得多吧。

夜晚街道上特别安静,甚至安静得有些诡异。

沧零从曲银繁的怀里跳下来,他感觉到了危险。

“有杀气!”

曲银繁掀开帘子,车夫也停了下来。空旷的大街突然跳出十来个黑衣人,将马车重重包围。

“应该是冲我来的,你躲好别出来。”云九歌首先跳出马车,与那些黑衣人厮打起来。云九歌久经沙场,对付这几个人还不算太吃力。

“你不打算帮他吗?”沧零看着曲银繁在马车里坐得心安理得,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样子。

“我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暴露自己。”曲银繁一想到七百年前她刚来到人间,她用法力救了一个小女孩,结果小女孩的家人说她是妖,还要烧死她,而且她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一使用法力被人看见了就会被人驱逐,所以她干脆回到出生地鸣凰山,这一待就是七百年。所以她不会轻易在凡人面前使用法术。

黑衣人大多数都被云九歌打倒了,但是他的体力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他回过身,对曲银繁伸出手,示意她和他一起走,就在此时一个黑衣人的大刀砍在云九歌后背,他闷哼了一声,转头一剑刺死了那名黑衣人。

“跟我来”云九歌带着曲银繁逃到一个巷子里,剩下的黑衣人一直穷追不舍,而此时前面又冒出一群黑衣人。

“云少将军,我们只要这个女人的命,你把她交给我,我可以救你一命!”刚来的黑衣人显然和刚才的不是一伙的。

“如果说刚才那些是冲你来的,那这些应该就是冲我来的吧!”曲银繁面无表情的看着云九歌,她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对云九歌也没抱什么希望。

而云九歌却挡在她的面前,用刚才染红的剑指着为首的那个人。

“废话少说,动手吧!”,云九歌本就受了重伤,但很快又与这群黑衣人厮打起来,只是黑衣人众多,她也加入了打斗。后来他们两人被黑衣人包围,云九歌白衣已经被染红了许多,显然站着都有些吃力。

曲银繁纠结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一掌将他打晕在地。

“呵呵,亏得云少将军对你以命相救,你不会想用他来换你自己的命吧,真是个恶毒的女子,比起你妹妹曲凌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黑衣人讽刺道。

曲银繁根本没理会他们,而是吃力的将云九歌扶起来,对沧零使了个眼色,然后消失了。

“人呢?”黑衣人顿时感到强烈的危机感,左顾右盼起来,只见一旁的金色小猫向他们奔来,伴随着金色的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动弹不得。

“妖怪,是妖怪啊!”

沧零变成人身,白色长发随风凌乱,俊美的笑容而又充满杀气,他缓缓走近这群黑衣人。

“大仙饶命,我们无意冒犯!”

“饶命啊!”

“饶命啊!”

面对众人的哀嚎沧零毫不动容,只是红袖一挥,所有黑衣人脖子上迅速出现一道血痕,然后全部目瞪口呆的倒在地上。只是沧零还没来得及处理尸体,不远处传来官兵的声音。

“快,就在前面!”

沧零紧张的看了一眼,还是走了。但他的背影还是被几个官兵看见了,带头的示意他们不要追,但细看这些尸体后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来。

曲银繁直接把云九歌带回了侯府,然后开始给他疗伤。

“小姐,是你回来了吗,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阿秀走后,曲银繁把云九歌轻轻的放在床上,整理了一下衣裙就出去了,还不忘给屋子施了法,以免别人发现云九歌。

祁凤瑶屋里,老夫人坐在桌子边上,曲静婉在边上伺候着,而祁凤瑶就在门口焦急的望着。

“大伯母,大姐怕是犯了错,不敢来了吧”曲静婉阴阳怪气的样子花魇就看不下去了。

“大小姐又没有错,倒是你啊,你亲姐姐被打得连床都下不了,你不去照顾着,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花魇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你不过是个下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不好意思,我是大小姐的下人,又不是你的下人,为什么不可以说你?”

花魇和曲静婉你一句我一句的就吵了起来,老夫人也越来越不耐烦,重重的将茶杯磕在桌上。

“这死丫头。”

“娘,有事吗?哦祖母和三妹也在呢?”曲银繁来得刚刚好,老夫人一个巴掌就打了下来。

“你和吃里扒外的死丫头,你看你把凌秋害成什么样了!”面对老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骂,曲银繁瞬间愤怒到极点,这几百年,从来没人打过她,但她很快平息了怒气。

“祖母的意思是曲凌秋偷了我的衣服还穿出去招摇怪我了?”

“凌秋拿你衣服也是无意的,但是你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她偷你衣服,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就算你有皇室的血统,但你毕竟是我曲家的人,你怎么可以如此不顾曲家的颜面。”曲银繁冷笑,就算曲凌秋把老夫人哄得再好,也不及曲家的颜面重要。

“那请问祖母,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你让凌秋受如此大的委屈,自当是该好好弥补她!”老夫人以为曲银繁有些妥协了“那你就去和陛下请一道旨,让陛下给凌秋赐婚,这孩子也喜欢那云九歌多时了,你这个当大姐的就帮她一把,也不为过。”老夫人但是想得很美。

“娘,这怎么可以?”

“你闭嘴,这是凌秋该得的!”

老夫人直接打断了祁凤瑶的话,然后等着曲银繁表态。曲银繁心里闪过一起复杂的情绪,然后对曲静婉施了个小法术,曲静婉一把将桌上的热茶泼在老夫人脸上。

“啊啊啊,静婉你干什么?”

“我不知道,祖母,我真的不是故意!”曲静婉连忙丢掉茶杯,连忙解释。

“祖母,我不是我说你,你的这说法就连三妹都看不过去了!”曲银繁笑了笑,看着婆子些慌慌张张给老夫人擦来擦去,曲银繁只觉得心里好解气。

“不过三妹啊,这祖母虽然说得有些过分,你也不能这么做啊,祖母可是最看中礼节的!”曲银繁的话气得曲静婉脸色涨红,却不得不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认错。

“祖母,静婉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手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