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红颜渡 覆我情深

第四章

红颜渡 覆我情深 银姝 2605 2017-04-16 14:30:25

  就在曲银繁吃惊的望着云九歌的时候,紫衣女子趁机跑了,沧零连忙追了过去,曲银繁也正要去追去,云九歌一把拉住了她。

“你认识我?”

“认识,先让开!”

“你们为何非要与那女子为难?”

“都说了不关你的事,让开!”曲银繁一把将云九歌推开,也追了上去。然后云九歌就愣了。

“这女子力气还真大!”

“这位仙人,你就放过我吧,我们这种小妖修成人型也不容易啊!”紫衣女子见逃也逃不掉干脆求饶,还一个劲儿的给沧零使眼色,可能是希望同为妖怪的沧零能帮自己求求情吧。

“第一我不是神仙,也不是妖怪,第二,今天这内丹你不交也得交。”

曲银繁毫不留情的驳回她的哭求“你吸人精力与我无关,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把主意打到我娘身上。”

“银繁,让她把你娘的精气给还回去就行了吧,她也怪可怜的!”沧零始终不忍,他知道内丹对于一个修炼者有多重要,曲银繁没有内丹自然不会了解。

曲银繁仍不肯松口,吸还精气要面对面,她可不想让这妖怪吓到祁凤瑶。

“不会的,我可以变成丫鬟的模样,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我愿留在你身边,做牛做马都可以。”

曲银繁终于有些动摇了,再说可以将她留在祁凤瑶身边保护祁凤瑶。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见有希望,连忙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妖媚的回答:“小妖花魇,乃是蝴蝶修炼成精。”

曲银繁也不跟她多废话,直接给她下了一个咒。

“若是你有任何异心,别怪我不留情面!”

花魇摇身一变,倒像是一个清纯的弱女子,也跟着曲银繁回侯府了。

祁凤瑶身边多了个丫鬟也没什么,这气色也越来越好,至于花魇偶尔出去吸其他人的精气曲银繁也不管,花魇和沧零不一样,沧零出生在一个家族内,天生就是妖,不需要努力修炼就可以有人型,而花魇只是一只蝴蝶,经过灵气滋养才修成人型,为了不被其他妖怪欺负,她只有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今日祁凤瑶让人给曲银繁送来了一身新衣服,曲银繁都快忘了明日要进宫的事了。祁凤瑶让人送来的衣服是一跳白色打底金丝修饰的广袖长裙,金丝眼色很浅,就像阳光的颜色很柔和,用金丝绣出的凤凰栩栩如生,低调又不失华丽,曲银繁是有皇室血脉的女子,自是可以用凤凰图案的,祁凤瑶这么安排也是不想让别人把曲银繁小看了去。曲银繁打心眼儿里喜欢这金丝的颜色,就好像很熟悉一样。

“天呐,小姐,你穿这个也太好看了吧,比二小姐三小姐美多了!”阿秀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大惊小怪,其实真正没见过世面的是曲银繁,这七百年她几乎都是一身粗布衣,还真没细细的打扮过自己。沧零懒懒的睁开眼,也被惊艳到了

“这只小猫真会捣乱,碧珠,将它抱出去,别把小姐的衣服抓破了!”见沧零张着爪子似乎想去抓衣服,阿秀生怕它把衣服弄坏了,就让碧珠把它抱走。

沧零挥舞着小爪子,幽怨的看着阿秀,曲银繁笑了笑,也没阻止。

“小姐!”曲凌秋的丫鬟萍儿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曲凌秋和曲静婉正在试晚宴的衣服,萍儿悄悄对曲凌秋说了什么,曲凌秋大怒。

“曲银繁定是知道九歌回来了,哼,有好看的衣服又怎样,九歌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曲凌秋面目狰狞,纤长的手指嵌入华丽的衣服,曲静婉赶紧过来拉住曲凌秋。

“姐姐,明天就是晚宴了,要是曲银繁的衣服不见了,呵呵!”两姐妹阴险一笑,旁边的丫鬟都有些心里发麻。

皇宫流云台,今日来的都是一些名门贵妇小姐,大皇子的生母珍妃顾华珍身穿金色双凤华服,面色红润,与皇帝祁南钰一起坐在正中央。

祁凤瑶看到珍妃心里一惊,珍妃的衣服和她为曲银繁准备的极为相似,只是一件华丽,一件优雅。祁凤瑶起身,曲银繁在外面还未进来。

“姑姑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祁南钰见祁凤瑶神色有些紧张,就关心的问了一句。

祁凤瑶也觉得此时出去曲银繁也来不及换衣服,反正也不是故意的,珍妃也不好追究吧。

“没事,就是见繁儿还未到,许是迷路了!”

“银繁表妹失忆的事朕也听说了,朕这就派人去找”祁南钰对这个姑姑和表妹还是很不错的,比较祁凤瑶和他父皇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他也就这么一个姑姑。

“是啊,凤瑶公主不用担心,繁儿在这皇宫里也不会有事的!”为了讨好皇帝,珍妃也随身附和道。

不一会儿曲银繁就近来了,只是她穿了一件淡粉色衣裙,虽不华丽也显得得体大方,比起那些穿金戴银的贵女倒显得清新脱俗。她直直走过去向皇帝行了个礼,就在祁凤瑶身旁坐下了。

“繁儿,你的衣服?”祁凤瑶倒是松了一口气,只是曲银繁怎么会知道珍妃穿什么,还及时换了。

“娘,对不起,衣服不见了,许是丫鬟没收拾好,你不会怪我吧!”曲银繁当然知道衣服是被人偷走了,不过她来不及去追究了。

“没事,娘不怪你!”祁凤瑶看了看珍妃,转头对曲银繁笑了笑。

“这曲家大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家世又那么好,要是我儿子能娶到她就好了!”

“可不是吗?曲大小姐跟那些宗室女子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呢!”贵妇们一个劲儿夸曲银繁,旁边的北湘郡主祁湘和定王妃就不太乐意了,祁湘是定王的女儿,正宗的宗室之女,却被曲银繁比了下去。

“人家曲银繁可是和云九歌定了亲的,怎么会看上你家那俩儿子?”面对祁湘的讽刺,那位夫人也脸色不好了,许久都没说话。

大家欣赏这曼妙的舞蹈,曲银繁正想找个什么借口开溜,她还要去藏宝阁呢。

正想着怎么开溜,曲凌秋两姐妹就来了。叶氏带着两姐妹给皇帝珍妃行了个礼,就到座位坐下了。

曲凌秋还是抵挡不住漂亮衣服的诱惑,竟把从曲银繁那里偷来的衣服穿了出来,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众人在对她指指点点,直到她看到珍妃才明白。

曲银繁看出来了曲凌秋的尴尬,打算留下来看一场好戏。珍妃当然不会直接找曲凌秋的麻烦,但后宫的女人手段多着呢!

珍妃依偎在祁南钰的肩膀上,半眯着眼死死看着曲凌秋。

“皇上,这些舞女的舞臣妾都看厌了!”

“那爱妃想到什么好玩的吗?”

珍妃笑了笑,指了指曲凌秋。

“听说曲家二小姐能歌善舞,想必这大家闺秀的舞比起舞女要好看一些吧!”

曲银繁偷偷笑了笑,大家闺秀都是以琴棋书画著称,能歌善舞是低贱的舞女用来讨主人欢心的手段,珍妃这话里有话啊。

“那就让曲凌秋和舞女们比比。”皇帝当然能看透珍妃的心思,不过是使一些小性子罢了。

曲凌秋心里恨得牙痒痒,在她看来衣服是曲银繁的,定是曲银繁识破了她的计谋故意让她出丑。

“遵命!”曲凌秋极不情愿的站起来往前走去。

“哎呀!”曲凌秋还没走到台上便倒在地上,叶莲玉赶紧上前来扶着。

“皇上,凌秋她前些日子把腿给扭伤了。”

见皇上久久不发话,曲凌秋还故作坚强的站起来。

“没事的,我可以,啊!”这种手段在场的人都能看懂,都心照不宣了,只是曲凌秋可不会任由自己尴尬下去,于是她朝着曲银繁走去。

“妹妹今日腿脚不适,不知姐姐能否代凌秋为皇上献舞一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