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红颜渡 覆我情深

第八章

红颜渡 覆我情深 银姝 2812 2017-04-25 22:04:56

  祁珊这次只身回到西夏并不是打着调查的名义,为了不引起百姓的恐慌,她只对外称回来给宁王妃扫墓,不过她并没有回宁王府,而是直接去了外祖云家。她的母妃云若是云将军云起的亲妹妹,而云九歌就是她的亲表哥。

云府晚宴,为了给祁珊接风洗尘,云起可是花了很大心思,对这个可怜的外甥女,云起是心疼得不得了。

“珊儿,既然回来了,就把这儿当自己家,别拘束啊!”云夫人还没说什么,但是二夫人不停地在哪儿献殷勤。

“对啊!珊儿,来多吃点这个,听说你们修道极为辛苦,好不容易回来可得好好补补,你看你这么清瘦,让舅舅好心疼呢!”祁珊走的时候不过七八岁,这十年来也只有云起还关心着她,每年让人给她送去吃的穿的。

面对这久违的亲人问候与关心,祁珊很快就红了眼睛:“舅舅,舅舅对珊儿的好,珊儿都知道。”

“哎,别说了,先吃饭,以后有的是时间叙旧。”云夫人这才淡淡的开口,大家也都安静了下来。

晚饭后,祁珊由丫鬟引着回自己的房间,路上看见一旁的云九歌正在院子里练剑。

“那是谁?晚饭间没见过他呢?”

“表小姐,那是您的表哥,将军的大公子。”

“他就是云九歌?这些年我都记不起他的样子了,可关于他的传闻还是听了不少,我这个表哥很优秀呢!”祁珊望着云九歌,竟一时失了神。

“表小姐?表小姐。”

“谁?”丫鬟的低声提醒被云九歌发现了,这才停了下来,向祁珊走来:“你是谁?”

“我叫祁珊,小时候我们见过的。”

“你是云若姑姑的女儿?我听爹说了,你今天才回来的吧!”云九歌转身将剑放回剑鞘里,擦了擦脸上的汗。

“嗯嗯,刚刚见表哥剑术不错,这才冒昧打扰了。”

“你懂剑术?我还以为你们天灵院只会教你们悟道修禅呢!”云九歌表现出淡淡的惊讶,祁珊也就勉强的笑了笑。

“只是我自己喜欢学了一点罢了,这练剑可要比修道有趣多了。”

“那不如我们切磋切磋,正好我一个人练着无聊”云九歌说着又拿出来剑,祁珊也丝毫不含糊,一个翻身拿下对面架子上的长剑,两人很快就比划了起来,祁珊的剑术不差,就是不够用心,很快就被云九歌控制住了。

“珊儿还是技不如人,不过输在大名鼎鼎的云九歌手下,也不算丢人。”

云九歌十五岁上战场,十八岁就带兵,本来是要直接封将的,但碍于他爹云起已经是大将军,他是要世袭他的位置,所以外人就称他一声少将军,可在西夏的敌国东辰国,人们都称他为西夏的战神,他领的兵几乎就没有过败绩。

“还是不要在意这些虚名得好,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云九歌能感受到祁珊对自己的异样的眼光,他从来不缺人女人的爱慕,但恰恰他又很讨厌那些对他怀有爱慕之情的女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关于城中的流言,曲银繁也听说了一二,不过她也没有过多的去关心这些,因为她很自信只要云九歌不出卖她,就查不到她头上。

“小姐,这是云少将军托人送来的信。”阿秀将信递给曲银繁时脸上都快笑开花儿了。

“你笑什么?”本来要拆信的曲银繁看到阿秀在一旁傻笑。

“小姐,这云少将军才回来几天啊,就给您送信,看来他对您还挺上心的嘛!”

曲银繁压根没把沧零杀了人的事放在心上,听阿秀这么一说,她也在想这云九歌不会真的对自已有什么吧!如果可以她还是会喜欢云九歌的吧,从第一次见到他就有一种感觉,有一种归属感。然后又想到那晚他愿意舍命救自己,想着想着她带着期待的心情打开了信封。

“小姐,少将军说什么了?”

“阿秀,陪我去趟翡翠湖。”曲银繁将信放在桌子上,上面写着:翡翠湖见,有重要的事!

“难道是少将军要向小姐表达爱意,这也太快了吧!不过少将军都二十一了,也该成家了,哎!小姐!等等我啊!”

阿秀自言自语时曲银繁表示很无语就出去了,阿秀也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

曲凌秋用了上好的膏药,被打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上次派人去暗杀曲银繁,结果全被人杀了,她只能庆幸别人发现死的全是一个杀手组织的人后没查到她头上来,本想让老夫人向曲银繁施压,但貌似并没有什么用,此时的她得快点想个办法把云九歌勾到手,云九歌在外行军一走就是大半年甚至几年,她的机会并不多。

“小姐,小姐,好消息!”萍儿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吓得上药的如心手一抖,将药膏连同瓷瓶一起摔碎了。

“怎么做事的,摔坏了姐姐的药膏,你是不是存心的。”曲静婉直接打了如心几巴掌才转头问曲凌秋该怎么处置,曲凌秋心里本就不痛快,就随便说了一句打发到厨房烧火,如心被带下去了,萍儿才上前来。

“小姐,前些日子我听大小姐的丫鬟碧珠和红玉在讨论,说大小姐房间里有男人,今天我路过大小姐院子,也听到大小姐和阿秀在说要去见什么人,还说到什么爱慕,成亲之类的。”萍儿的话让曲凌秋眼前一亮。

“你可听到她们又说去哪里私会吗?这次可不能放过她了。”

“是啊!这曲银繁终于要有把柄被我们逮住了,姐姐准备怎么办?”曲静婉也只有随着曲凌秋拿主意。

曲凌秋还是有些不放心,本来是准备亲自去“捉奸”,但是伤还没好,就只有让曲静婉去看看。

翡翠湖是一个茶楼的名字,因为地处江边风景优美,城里的文人雅士,富家子女都会选择来这些地方打发时间,聊聊八卦。

三楼靠江边的包间里,云九歌已经等了一会儿了。他的随侍随风单手抱剑在门口望着。

曲银繁进来了,一身浅绿色纱衣,高贵又不是温婉,她以前从不来这种地方,应该说连侯府的门她都很少出,所以很多少都不认识她,小二更是殷勤的迎了上来。

“这位小姐是喝茶还是找人呢?”

“云九歌叫我过来的,他在哪里?”

店小二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曲银繁,旁人开始议论纷纷了。

“这少将军才会来几天呢,就有人巴巴的送上门来了?”

“以前也没见过这女人,估计是小门小户,想爬上枝头当凤凰吧!”

店小二也和别人想得一样,就迟迟不肯说云九歌的位置。

“小姐,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信息,如果真的是上将军约的您,你就在这儿等他一会儿吧!”

“哎!”在阿秀开口骂他之前,店小二就匆匆的进去了,也没在理她们。

听到一楼的动静,随风看到曲银繁的身影,赶紧跑了下来。

“曲小姐,我们公子已经等您很久了,请随我来。”

直到曲银繁跟着随风上了楼,众人才傻眼了。

“刚刚那个侍卫叫她曲小姐,难道是?”刚刚讨论得最激烈的几个女子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看,随后就匆匆散了。

“那真的是曲大小姐?”

“曲家大小姐向来不怎么出门,应该就是了。”都走出了茶楼众人都还在议论,就恰恰被匆忙赶来的曲静婉听见了。

“你们看到我大姐了?”曲银繁她们不认识,这曲静婉可是翡翠湖的常客,听她说大姐,几个小姐心里也有了数。

“嗯嗯,看到了,喏!就在三楼。”她们倒没多说什么,都忙着回家,被别曲银繁记着才好。

三楼比一二楼更高档,所以人也少了许多,曲静婉直接包了曲银繁他们旁边的房间,想着等他们出来就可以逮个正着。

随风和阿秀在门外守着,屋内,曲银繁和云九歌对立而坐,先喝了一口茶,终于还是云九歌先开口。

“你朋友,我是说那晚的人,那些人都是他杀的?”

“嗯,应该是杀了,怎么?你要去举报我?”

“我去大理寺看过尸体了,你朋友不是普通人吧!”

当然不是普通人,沧零可是妖啊!

“他,我也不知道,才认识不久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才认识不久”心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