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穿越/重生/架空 红颜渡 覆我情深

十一章

红颜渡 覆我情深 银姝 3001 2017-05-01 17:10:32

  “你说什么?朕没有听错吧!是繁儿拒绝了你,我记得她小时候还巴巴的跟在你后面,朕告诉她你云九歌的妻子只能是她时,她还高兴得好几日都睡不着呢!”似乎是没有见过云九歌尴尬的样子,祁南钰心里感觉好笑又快活。

云九歌想想祁南钰说的也没错,小时候的曲银繁是很喜欢自己,这又让他不禁想起他之前对曲银繁身份的怀疑,其实他有想过,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曲银繁,他喜欢的都是出现在他眼前的她,就好像他想起小时候的曲银繁并无多大感觉一样。

“你这次主动出兵白国也是因为这个吗?”祁南钰突然一本正经的问道,云九歌没经过思索就条件反射的的回答了“是”,祁南钰也没多说什么,也尊重他的想法,给了他三万精兵,近几日出发。

“你放心,朕的好兄弟好不容易对女人有了心思,朕没理由不帮你一把,你不好意思,朕替你劝劝繁儿,毕竟这是有感情基础的,朕就等着你凯旋归来将繁儿娶了,皆大欢喜。”

曲银繁随祁凤瑶在青木寺住了四天,原因是祁凤瑶不小心把腿给扭了。只是对于那神像,曲银繁每日都会去看它们几眼,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会让她无缘无故的感到心痛,索性她也不看了。

正想着收拾东西回府呢,曲银繁说过待她从青木寺回去就会去找云九歌,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神像的事。阿秀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小姐,云,云少将军他又要出征了!”说完阿秀又猛喝了一口水,平复一下气息。

曲银繁索性东西也不收拾了,无力的坐在床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他心里除了江山社稷怕是在容不下其他了吧!阿秀,你去告诉娘,我还想再多留几日,让他先回去吧!”

“小姐,你就不去送送少将军吗?他每次出征至少都要半年才回来,更何况白国是神州大陆最南方,路途遥远,估计半年都回不来了。”曲银繁怎么不想去送,她只是怕白费了心思被人看笑话而已。叫曲银繁迟迟不为所动,阿秀才好似突然明白什么一样,怯怯的说道:“我忘了,你不是以前的小姐,你也不会再喜欢少将军,是阿秀多事了,以后不会了。”

阿秀走后,曲银繁又瞧瞧来到神像面前,太阳神帝尧的石像确实有几分像云九歌,她这算是睹物思人吧。

“小姐来看了这神像很多次了,可是感兴趣?”花魇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走到曲银繁的面前。

“感兴趣又如何?不感兴趣又如何?与我并无什么关系。”花魇在祁凤瑶身边还算老实,但花魇的存在时时提醒着她,她非人族,所以她自然不怎么待见花魇。

花魇勾唇一笑,缓缓的开口:“这神像上的人后面可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小姐不想听吗?小姐不想知道为何太阳神暅渊会和云九歌如此相像吗?”花魇的话成功吸引了曲银繁的注意,曲银繁停下脚步,想了想。

“左不过是转世罢了,这对于你们六界中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是……”

“只是太阳神为众神之首,身居要职,且法力无边,怎么沦落到轮回成人族是吧?”花魇继续说着,曲银繁也没打断她,花魇指了指帝后:“看到那个女人了吗?她就是月神姬玥。”

曲银繁看了看这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石像,不明白的看着花魇:“你见过她?”

“没有,但我知道他们之间的事。”花魇开始回忆,她刚刚有神识的时候,还是鸣凰山上的一株野花。

“鸣凰山在十几万年前就是荒山,没有任何灵气,直到他来到这里。暅渊和姬玥本是两情相悦的一对神仙眷侣,可姬月贪图权势,嫁给了神帝伽辛,伽辛因为暅渊和姬玥的过往而记恨暅渊,以谋逆之最将暅渊发配到鸣凰山,自此鸣凰山就走了暅渊灵力滋养,我也是在那时修成人型的,但不知怎么的后来神帝改变主意,让暅渊轮回十世,不过奇怪的是暅渊离开凰鸣山时,灵力并没有立刻消失,就在遇到小姐之前不就灵力消失,我才会来人间靠吸去人的精力修炼。”

“这么说云九歌就是暅渊转世喽!”其实曲银繁内心有很大的感慨,但还是表现得云淡风轻。

花魇似笑非笑,因为暅渊是她见过最痴情的男子,就算流落荒山还对姬玥念念不忘,几近癫狂,当时她虽看不到,却每日听到暅渊在那儿自言自语,乐此不彼。而关于云九歌不喜欢女人的传言,如果真的是暅渊转世,只怕是伤得太深了吧!

待曲银繁回到侯府时,云九歌已经走了好几日了。

“大姐还知道回来啊?这少将军怎么又走了,怎么能老是对大姐不管不顾的!”曲凌秋伤好了就开始造作了,曲银繁刚回来就在那儿冷嘲热讽,再加上帝都有流言说云九歌亲自请求带兵出征,就是为了躲曲银繁的婚约。

“看来你的伤还没好完,还需要静养静养。”曲银繁的话音刚落,曲凌秋就一跟头摔在她面前:“都说了小心点!”

“哎呀!我的腰。疼疼疼!”曲凌秋倒地时丫鬟们也赶紧去扶着,也没人顾着曲银繁就这样走了。

“小姐,珍妃送来帖子,说让您进宫一叙”

宫女并没有带她去珍妃的流云宫,而是直接把她带到了勤政殿。

曲银繁实在不太理解祁南钰的想法“皇上找我直接吩咐一声便是,何必要借着珍妃娘娘的名头?”

“因为朕要和你说一些私事,这里没人,繁儿尽可以把朕当成你的兄长。”

“先说事吧!我不觉得我们之间会有什么私事。”祁凤瑶不喜欢宫廷里的勾心斗角,她自然也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待得太久。

“那朕就不和你拐弯抹角,说说你对九歌吧!你不是很喜欢他吗?怎么失忆了就不喜欢了?”祁南钰这么说,曲银繁又想起帝都的流言,她不是个小心眼的人,既然云九歌对她无意,她也不矫情。

“这是我自己的事,皇上还是不要过问得好。”

祁南钰还有什么话要说,就被一个太监急急忙忙的打断了“不好了!陛下,少将军失踪了,信上说少将军带着一路上进森林探路,结果到夜里也没回来,派去寻找的人都不知所踪。”太监颤抖的声音犹如曲银繁的内心,她一把抓过太监的衣领,反应比祁南钰还激烈。

“什么森林?在哪个方向?快说。”

“回曲曲小姐,是去往南方的的路上,三四天路程,奴才也不知道那地方叫什么。”

“你是说南方?”一直往南是妖族聚居地,白国也没少受到妖族侵扰才冒险扩张领土,她早该想到的。

另一个小太监打断了她的思路:“皇上,祁珊郡主求见!说是关于少将军。”

祁南钰和曲银繁几乎同时开口“让她进来。”

祁珊来得比较急,看得出来她脸上的惊恐与担忧。她急急忙忙的礼都忘了行,直接跪在祁南钰面前:“皇上,家师知道帝都命案与妖族有关,已在赶来的路上,这次表兄失踪,臣女猜测也和妖族有关,家师在信中说到今日妖族似乎有什么大的计划,所以我想……”

“朕知道你修道能对付一些妖族,但这事不需要你插手,朕自会派人去寻找九歌,你就留在帝都待你师傅到来再从长计议吧!”祁南钰的想法很简单,若真的妖族来袭,有祁珊在帝都,帝都就安全一些,帝都是西夏的命脉,就算是为了江山社稷,他也顾不得云九歌。

“她不能去,我去!”曲银繁算是听出来了,祁南钰根本救不了云九歌,而祁珊修行尚浅,就算去了也不一定有用。

“繁儿,你在说什么,你一个弱女子。”

“我能不能去她应该知道”曲银繁和祁珊对视,祁珊能感到对方带有强大的灵力,但并无妖气,虽心有疑虑,但救云九歌重要,也顾不得那么多。

“你就是凤瑶姑姑的女儿?你怎么会?罢了,救表哥要紧,皇上,银繁妹妹的修为不在珊儿之下。”事实是曲银繁的修为是天灵院院长都无法比拟的,想到这里,祁珊冒出一阵冷汗。

“事不宜迟,我现在赶去,只是希望皇上能瞒着我娘,随便什么借口都好,别让她担心就行。”

那片森林叫迷荒之谷,七百年前曲银繁就去过,人族需要三四天的路程她不到半日就到了。她没有惊动驻扎的士兵,直接进了迷荒之谷,根据空气中残留的气息,她确定了云九歌所在的方向。只是森林之大,时不时有妖族出没。

“不会被发现吧?”

“怕什么,小爷我又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只是最近这附近的妖族怎么会多了这么多?”

曲银繁老远听到一对男女的声音,正在向她靠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