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妖孽总裁,请别缠着我

第四十四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妖孽总裁,请别缠着我 木木白君 2011 2017-06-25 19:56:32

  这天晚上,余小雨正在考虑着如何告诉他,她这周日要跟黄同学出去的事情。她望着他端坐在沙发上,他的坐姿非常端正,腰直身挺,手中捧着一本书,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是父母要求的标准看书姿势。

她突然想起从认识他以来就没有问过他的任何事情,于是她便秉着更加深入了解男朋友的认知,大着胆子叫了一下他的名字。

辛傅清放下手下的书本,望向正坐在书桌前的她。

她尴尬的笑着,觉得这个问题问起来好像有点奇怪,她不敢看她,她紧紧盯着眼前的这道函数题目,长发遮挡了她的瓜子脸“呃…就那天你为什么会被爸比带来我们家?”

她问完,感觉自己如释重负,他来自己家都2年多了,然而她只知道他叫辛傅清,其余全部不知道,她还是想要更加了解他的。。。

辛傅清垂眸望着书本,食指在书角处摩擦着,“我父亲不要我,然后被你爸捡回来了。”

她根本不是要这个答案阿。。。

“为什么问这个?”

她用自动铅笔点了点函数题目,“呃。。。其实我有件事情。”

这次他拿起一个书签,夹在了那一页,站了起来,迈着修长的腿走到书桌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用着如沐春风般的声音问她“怎么?”

她被他这声音给弄得都害怕起来,没经过他同意就找黄同学出去,会不会被他揍一顿??

他望着她的头顶,纤长柔软的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她黑亮的头发似乎在泛着光,“这周日是小梦阿姨的生日,你想好买什么了吗?”

她被他突然提起的事情弄得有点乱七八糟,妈咪生日前两年虽然有过,都是非常普通的度过,爸比买蛋糕,妈咪吹蜡烛,他们在一旁哼唱生日歌罢了,她从来都没有送礼物,而她竟然忘记了妈咪的生日,而她自己的生日从7岁那年,家里也从来没有给她过。

她也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妈咪害怕她又想起那一次绑架吧。

糟糕!

周日那天她还邀请黄同学出去,由她主动取消邀请好像不太好,她初一时候还对他那样,毁了他的初恋。

她握紧了手中的自动铅笔,“对不起,我那天有事。”

辛傅清蹲下身子,仰视着她,“小雨,为什么你对小梦阿姨有着如此大的。。。”

他还没讲下去,她便打断他的话,“你不要想多,我只是和别人有约在先。”

他双手附上她的脸,令她直视着他,白皙光滑的脸蛋,让他不舍得放手,“可是这是你妈咪的生日。”

她好像是被人说道了痛处似的,立马冲他大声喊道:“我妈咪生日又怎么样,我要围着她转吗!你们永远都只会关心妈咪!”

他软下语气,用哄着她的口吻,“小雨,能告诉我,你跟你妈咪之间到底发生什么?”

她像是十分暴躁,双手把他的手拍了下来,“我那天跟黄同学出去,你不用再说了。”

他看到她逐渐暴躁的整个人,一直抚着她的背部,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她冲出房外,看到妈咪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而自己的父亲正在剥着橘子皮,她记得爸比不喜欢吃橘子的,喜欢吃橘子的是妈咪,那么这颗橘子就是给妈咪的。

她冷笑了一下,杏眸布满了嫉妒、疯狂、痛苦,张梦梦看着她一副不太对劲的模样,轻声问道:“怎么了,小雨?”她非常的轻,似乎是害怕让余小雨更加的疯狂。

余小雨一手夺过余一森剥得一半的橘子皮,用力的捏着,橘子因受到外力而流出橘子汁,汁液顺着她的手指往下流,阴狠的眼神望着余一森,怒吼道:“你!从未给我剥过橘子!”而后又望向张梦梦,“你!怎么不去死呢!”

余一森气得站了起来,呵斥道“余小雨!你到底是怎么了!快给你妈咪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围着她!她这种人不如去死罢了!”余小雨一脸狰狞的用手指指着张梦梦,却又望着余一森。

辛傅清赶紧从她手中拿出那颗被她捏得几乎干扁的橘子,用纸巾擦着那些黏腻的汁液。

她一手直接挥开辛傅清的手,动作过大,让她头甚至开始晕眩了起来,她踉跄了几步,捂着太阳穴,而后痛苦的抱着头,蹲在地上。

辛傅清抚着她后背,“小辛,冷静一下!”

张梦梦惊讶得半开着口,这是第一次她这么对她,甚至说道去死。。。她眼睛渐渐模糊,眼泪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眼前一黑,她心脏渐渐得开始疼了。

好疼!好痛!

张梦梦倒向身后的沙发,眼神迷离,整个人痉挛着,双手捂着左胸。

余一森正想抱起余小雨的身体,却看到张梦梦倒下。他立马冲去张梦梦那里,抱起张梦梦直往门外走。

余小雨蹲在地上,抱着头,看着余一森抱着余小雨离去,眼底尽是失望,冷笑的自嘲望着辛傅清说:“你怎么不跟着去?”

辛傅清看到她恢复意识,抱起她冲向门外,“我们快去看小梦阿姨,小雨你要保持冷静!”

她使劲挣扎着,呼喊着:“你放我下来!”

辛傅清充耳不闻,坐上车,直往医院去。

她拍打着车窗,疯狂呼喊着:“辛傅清,我不要去看她!”

辛傅清沉下眼,看着她疯狂的拍打车窗,喃喃着,“对不起,对不起,小雨。”

此时的她似乎什么也听不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钢化玻璃的车窗使劲拍打也是无用,特殊的车内设计,没有他的指控是没有办法打开车门的。

慢慢的,她似乎知道她所做的是无用,刚刚的一场大闹,她的体力早就不支,渐渐她靠着车窗睡着了。

他望着她酣睡的模样,嘴角一抹苦笑。他抽了张纸巾,擦去她额头上的细汗,看着她明明在睡梦中,眉毛却紧紧的拧在一起。

呵!

真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