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妖孽总裁,请别缠着我

第四十六章:道歉

妖孽总裁,请别缠着我 木木白君 2012 2017-06-27 20:50:08

  余小雨默默不语,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情绪问题。。。

她疑惑的望着他,手指执起那颗药丸,既然他要她吃,肯定就不会害她,端起放在床头前的水,和水服了下去。

她微微张开着嘴,正想问些什么问题,辛傅清却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回答着:“我爸医学天才,那我也肯定也看得出你的问题。”

她。。太多问题要问了。。但是不知道从何开始问,而且爸比在这里。

余一森阴冷着目光,“我知道你7岁那年因为我没选择你而很怨恨我,不管怎样,你妈咪还是你妈咪,要是你妈咪因为你出什么事情,你也必要在这里了。”说到最后,他的眼中闪过杀意。

她苦笑着,低头把玩着手指,似乎如挨训的孩子一般,冷笑溢出唇,“所以,我的存在,是因为为了我妈咪。”

而此时迷离睁着眼睛的张梦梦醒来了,她想用手撑起自己的身子,却发现无力倒下,在倒下前,余一森立马抱住她,使她不会掉回床上。

她望了一下周围,将眼神定在了余小雨的身上,从上扫到下,用带着些许沙哑着声音问道,“小雨,你头怎么了?怎么又头痛了。”

而在一旁的辛傅清狠戾的眼神望着余一森,“她只是难以控制情绪,不是暴躁。”

余一森充耳不闻,继续坐回张梦梦的床边,静静地望着她。

小雨下床,牵起辛傅清的手,离开了病房。

她一离开医院门口,立马伸了个大大懒腰,娇小的身体似猫一般弯曲着。

她就这么一路走着,两人只见并没有什么对话,他也在一旁陪着她,似乎很少在白天时间走在大街上,原来白天的大街人流是这么拥挤。

她就这么漫无目的的到处走着,看到一个高挑的背影,连忙拉了下辛傅清的手,笑着“你说像不像你?”

他摇了摇头。

她突然问道:“你爸是辛子雾?”

他望着她点了点头。

她并不是很在意他父亲曾经是绑架犯这件事情,因为他当初也说过他爸不要他。

“所以你医术很好?”

他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我冷静?”

像是在思考一般,他很久后才回答,“因为你很容易情绪失控。”

“你刚给我吃得药是?”

他盯着她的眼睛,用着很认真的眼神望着她,“小雨,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

余小雨点了点头。

“你发现你的情绪很容易失控没有?”

没错。。她的确很容易失控,特别是关于妈咪的时候。。。

他握着她的两边肩膀,“所以刚才那药是为了控制你的情绪,可是我的能力有限,这颗药吃了之后立马你的身体就会产生抗体,而且目前我的医术也达不到研究第二颗药丸,所以如果之后你如果你再失控,希望你能够控制你自己。”

听完这番话,她晃了晃神,身子踉跄得向后退了几步,辛傅清扶住了她。

她的情绪有那么差吗?差到甚至要用药物。。。从7岁那场绑架案开始,似乎她就一直对她母亲。。。积累仇恨。。不不不。。她分不清那是什么??

她蹲下身子,抱着头,头又开始痛了,她拼命得摇晃着她的头,似乎一切都乱了,不是她所想的那般。

辛傅清赶紧抚着她的身子,“小雨,你不要情绪激动!冷静下来!”

所以她是连发脾气都不行吗?

这么一点点脾气就会情绪失控,那她不就是有精神病吗。。。

辛傅清摇了摇她的身子,让她渐渐得脱离了思考,她缓过神,“我大概知道了,我现在回去跟我妈咪道歉。”顺便要去找个心理医生,检查一下她的精神问题。

----------

她回到病房,看到余一森正在剥着橙子,而张梦梦正在一旁有说有笑望着他。

橙子。。她一开始走出那个房间是为了告诉妈咪生日那天去不了的,可是为什么最后变成了那样。。。

她走进病房,立马向张梦梦鞠了个90度的躬,吓得张梦梦立马想要把她扶起来。

她实在太害怕自己再看到那个橙子而发起脾气,立马一气呵成:“妈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你生日那天我要跟同学出去,对不起。”

被她的两个对不起吓到的张梦梦,使劲扶起张梦梦,却发现她一直要保持着90度的鞠躬。

张梦梦坐立不安着,“你这是怎么?小雨起来啊。”

“妈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的声音带着哽咽。

听得张梦梦很是心酸,她也歪下头,让自己能够与她对视,“小雨,妈咪知道的,你不是有意的。”

余小雨也不肯抬起头,她总觉得如若看到那个橘子,或许昨天的事情又会再次发生,就这么保持着姿势。

辛傅清扶起她的身子,安慰道:“小雨,小梦阿姨原谅你了,你可以抬起头来了。”

听到辛傅清的声音,她才抬起头,看到张梦梦很是心疼的望着自己,摸着她的脸,“小雨,妈妈最近身子不太好,所以才会心脏痛的哦,并不是你的错。对了,生日那天,你要出去很晚吗?”

余小雨点了点头,“嗯,跟以前的同学。”

张梦梦在脑海收集着以前的同学,她相处最好的应该是辛傅清吧,于是耐着心问她:“谁呢?妈咪好放心把你交给她。”

她支支吾吾着:“黄。。同学。”她还是想不起他的名字。

辛傅清一怔,名字就这么脱口而出,“黄杰为??”

她点了点头。

张梦梦像是似懂非懂的表情,给辛傅清使了个颜色,“既然清清知道是谁,那我就放心你去了,不过要早点回来哦,周一还要上课呢!”

辛傅清把她拖出了病房,余小雨挣扎着,在医院却不敢大声,轻呼着:“你干嘛!!”

“你跟黄杰为出去干嘛!!”他靠着她耳旁小声的说着,令她耳朵非常痒,缩着脖子。

此时的她,心虚的低下了头,小声的说着:“我感觉对不起他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