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三落九尘说

第63章 破镜者

桃花三落九尘说 轻风不凉意 1466 2017-05-22 02:51:43

  “婪歌,我终于找到你了。”萧恒宇抱住婪歌说道。

抱了良久过后,婪歌这才打破宁静问说:“抱够了吗?可以放手了吧!”

刚开始抱的时候还觉得暖心,她没想到萧恒宇会到山里找她,看在他那么紧张自己的份上,就让他抱一会儿。没想到他这一抱就快抱了一刻钟,抱得她都出汗了!

听到婪歌的话,萧恒宇这才缓缓松开双手,一脸可惜地低头看着地上。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十足像一个被妈妈训斥的孩子,要是没看错的话,他眼眶里亮晶晶的是眼泪?!

“你这模样是几个意思啊?”婪歌歪着头,皱眉问道。

萧恒宇这是怎么了?我又没欺负他,刚才要杀他的可不是我啊!

背过身去,他一脸不甘愿地迈步走向楼烟山庄的方向,婪歌从后面看去都能明显看出他低着头。

“小气鬼。”萧恒宇用只能自己听到的音量说道。

“你说什么?”耳尖的婪歌捕捉到萧恒宇的话。

话落,他背脊一凉,整个身子瞬间僵硬在哪里,好似一个被抓到在厨房偷吃的小孩。

我说的那么小声,她都能听到?!不怪得,大家都说如若要说一个人的坏话,只能在她的背后说!

“我说你不饿吗?回去吃晚饭。”萧恒宇眼珠子一转,机灵地说道。

“我要吃锦玉做的糖醋排骨和花雕醉鸡,你走快些!”

说到晚饭,婪歌整个人就来了精神,走路的速度都快了,刚刚明明还走得比萧恒宇慢,这下子已经领先萧恒宇几米之遥。察觉到身边的人没有跟上,她不耐烦地往回走,一把抓住萧恒宇的手就要跑。

萧恒宇紧抓婪歌的手猛地一拉,这一拉就把正要跑的婪歌拉到怀中,她转过身的时候,她的发丝轻轻抚过脸庞,挠得他有些痒,眨了眨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她清澈的桃花眼眸。

“等等!就这样把那个法器留在那里吗?”

法器?无奈萧恒宇比婪歌高了足足一个头,她唯有伸长脖子往他身后看去。低头看使劲伸长脖子的贪歌,萧恒宇忍不住笑出了声。

走到我旁边看就好了,干嘛这么努力地伸长脖子啊?小傻瓜。

“你这样不就可以?”萧恒宇笑着说。

他握在婪歌的肩膀,温柔地将她拉到身后,而自己则是走到她的身后。婪歌呆呆地点头,随即就走到烈火红绳索的前面蹲下,萧恒宇也跟了过去,在婪歌身边背手而立。

“那个是烈火红绳索,刚才被你拿在手上后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婪歌抬头看着身边的人说道。

“这个法器很厉害吗?”

“那是,烈火红绳索是用玄冰铁链加上三千人的鲜血炼制而成,怨气和煞气极重!”婪歌站起身来,交叉着双手,一脸

正经地解释道。

“你刚才问我手腕上的东西是什么,我手腕上戴着一个手环,也是玄冰铁制成的。”萧恒宇伸出手。

“是吗?让我看看。”婪歌凑过去,仔细地开始看起来。

“的确是玄冰铁,不过这怎么就把烈火红绳索变成这样了?不行,我试试跟绳索上的怨灵沟通看看。”婪歌说完就闭上双眼运功。

努力让自己的意识沉淀,在一片黑暗中试图寻找到烈火红绳索上的怨灵,可是找了好久什么都看不到啊!难道是自己近日缺乏修炼,所以这才找不到?

突然眼前出现的团冰蓝色的火焰,虽然火光飘渺不定不过这团火也真是烧得够旺的!隐约可见深蓝色中央有团微蓝近白的火心,火心上黑色的三排字由浅至深逐渐浮现在眼前。

“三千怨灵归入天地,玄冰之灵重见天日,破镜者为吾一生尊主。”婪歌一字一句地念出来。

“破镜者?指的是这手环吧?”婪歌睁开双眼,转头看萧恒宇。

“嗯,这手环正是唤作破镜。”萧恒宇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银色的手环。

亮银色的手环上有游龙的雕刻,整体看去就像是龙身缠绕手环,定睛一看层层相叠的片片龙鳞上还有荧光,应该是用白钻石磨成的粉末嵌上去的。龙口还咬着一颗圆润的黑珍珠,芝麻大小的碧蓝色的宝石镶嵌在龙睛的位置,轻轻抚摸手环可以感觉到那细致的雕刻凹痕。

“你是手环的主人,那么破镜者就是你,烈火红绳索是你的了!”婪歌睁大双眼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