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三落九尘说

第96章 婚约

桃花三落九尘说 轻风不凉意 1947 2017-07-09 08:34:42

  大早上起来,水月就看见一大群人聚集在狼牙穴前,好奇的她跑过去想要一探究竟,无奈小巧玲珑的的她身高不够,在人群后方蹦啊蹦都看不到什么东西。

  她气喘吁吁地叉腰站在原地,不提眼神有多么哀怨了,忍不住开声说道:“你们就不能让让我这个小姑娘吗?这一大早不睡觉究竟在看些什么啊?真是的!”

  每个人顾着看热闹都没注意身后的水月,默默用用手背逝去汗水,她瞄到了身边不远处的莲花池。清澈见底的碧蓝池水泛着磷磷微光,粉白色的御风莲花开得可大了,大片大片的御风莲叶飘在水上,嫩黄绿色的叶骨衬的墨绿色的叶子如同一块美玉。她灵机一动,跑到莲池边小心翼翼地将脚放上御风莲叶上,觉得莲叶可以承受住她的重量,胆大的她就整个人踩在莲叶上。

  “这太神奇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站在这上面呢?”

  这莲叶眼观该有一米宽,整个人坐在上面全然不是问题啊!水月提起裙子,深怕被水沾湿,这裙子可是她求了娘亲好久才拿到的芙蓉花绣风华纱裙,所以她可舍不得这裙子弄脏一点点,就算是泉水也不行啊!

  提着裙子,她一步步从一片莲叶又跨到另一片莲叶,好在这些莲叶都集中长在一个地方,不然她的小短腿怎么可能够到呢?走过大约九片莲叶,她踏上中心那块凸起的大石头上,那石头正是泉水流出的地方,站在石头上有些摇摇晃晃不过还是勉强找到了平衡点。

  “我就不信我看不见!那两个人…少主落尘,他们两个手牵手,妖后妖王也在啊?哥哥在少主旁边,他怎么没告诉我啊?”

  水月在空中拼命挥舞着手,另一边被眼尖的无痕瞧见了,他穿过人群看到自家妹妹站在莲池中央,他吓了一跳赶紧让水月下来。听水月说了来龙去脉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为了看清楚,你连莲叶都敢踩了,你这小丫头就不怕掉在水里吗?你……”

  鼓着腮帮子,水月对着啰嗦的无痕翻了一个白眼,她打断他说:“好好好,我知道了,看在你那么担心我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弥补!你带我到前面去好不好,我想知道落尘和少主到底发生了什么。”

  拉着无痕的手晃啊晃,她心里暖暖的,哥哥刚刚开口就担心自己会不会掉进水里,他没责怪自己此举会被妖王降罪,她想就算是真的被罚了,哥哥也会替自己求情的。她的座右铭是天塌下来有哥哥挡,有罪要受他来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仗着有哥哥撑腰的调皮妹子,没办法,谁让上天给了她一个那么疼自己的哥哥呐!

  没好气地拖着水月,无痕和水月穿过人群到了前面,水月一看到落尘就高兴地抱了上去,完全无视身边的少主。

  妖王眼看人都到齐了,他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随即说道:“本王今日召大家前来是有一事要宣布,那就是我儿暮尘夜与落尘有了婚约,还希望大家给予祝福。”

  自暮尘夜到妖界以来,妖精们没有因为他来历不明而薄待于他,反而对他照顾有加,所以妖王觉得尘夜与落尘的事有必要跟众人说一说,怎么说都是看着尘夜长大的。

  话落,掌声如雷贯耳,妖精们纷纷跟暮尘夜和落尘说恭喜,有一些还问:“少主和落尘姑娘郎才女貌,佳偶天成,什么时候成亲给陛下添个金孙啊?”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静下来,视线集中在暮尘夜和落尘身上,眼神那叫一个炽热啊!身旁的妖王妖后也是伸长脖子等着他们回答,毕竟他们也是想要抱孙子的啊!含饴弄孙,这想法无论在凡间还是妖界都是老者最大的心愿啊!

  一下子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落尘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身边的暮尘夜知道她害臊了,所以率先说:“最近妖界有诸多事物都需要我去处理,再说我与落尘相识的时间尚短,所以还请各位多等一会儿。”

  他的这番话不假,不过暂时不成亲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落尘。她告诉暮尘夜自己还未准备好迈入成为媳妇妻子的这个阶段,要知道暮尘夜不是普通人,而是妖界太子啊!这理由十分合理,所以暮尘夜也就没有多问了,他哪知道落尘其实是因为她是神尊魂魄一事而有所顾忌。

  万一哪天自己真的寻回了所有魂魄,回到了仙界重掌六界,被抹去意识记忆的她肯定不认得暮尘夜。更严重点,要是被仙界在任的神尊夙凛知道暮尘夜与她曾结为夫妻,不知道夙凛又会以什么罪名来惩罚尘夜,殃及妖界,所以还是不成亲来得好。

  跟众人说了半时辰后,人群渐渐散去,莲池边又恢复了平静,空气中只听见那潺潺流水从石缝间流出。暮尘夜跟着妖王回了狼牙穴,说是有事要商量,而落尘就被水月拉到秋千那里坐下聊了起来。许久没见落尘的水月可想她了,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时不时逗得落尘哈哈大笑。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远处密云树上有一个人,她一身蓝紫色百褶裙,头戴精细花簪,这华服珠钗穿在她的身上更是出彩。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彩夕,她咬牙切齿地怒视远方的落尘和水月,手抓着裙子都快将裙子弄破了,可见她的恨意有多浓了!

  落尘你个贱女人,竟敢抢了我太子妃的位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要将你捏碎,搓圆按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默默转过身子,她抚上疼痛的胸口,上次少主伤她的都还没痊愈呢!回想少主当时冰冷决绝的眼神,她气得哭了,一步步走着直到身影没入林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