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花三落九尘说

第109章 跟元齐回去

桃花三落九尘说 轻风不凉意 1860 2017-08-24 03:02:46

  地上污泥混合血水散发着阵阵血腥味儿,婪歌裙子下摆边缘早已被弄脏浸湿,她头上的凤冠依旧闪着光芒可是她的秀发早已凌乱。看着眼前的萧恒宇被元齐挟持,她没有露出一点惊慌,反而气定神闲地拂袖就变出那把玄冰宝剑来,玄冰宝剑前身是烈火红绳索,所以对于现场浓重的杀戮之气有些敏感,被握在婪歌手上有些躁动不安。通体冰蓝的剑身极速颤动,剑末竟然开始出现血红之色,再不对它加以控制想必又会恢复之前嗜血的凶器。

  尽管自己的脖子被人掐在手中,萧恒宇仍然努力地听着眼角余光去看婪歌,察觉玄冰宝剑有了恢复嗜血之气的征兆,他咬牙切齿地拼命说出:“静……”

  玄冰宝剑似乎听到了主人的命令,它从混沌之中清醒过来,剑末那血光消失不见,剑身变得更加冰蓝色的。空气中除了士兵嘶声裂肺的呐喊和利剑出鞘的声音再无其他,只见婪歌将手中的宝剑反手握紧就冲向了元齐,她的动作很快,她所经之地尘土飞扬。身为婪歌的亲哥哥,元齐哪里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一看婪歌有所动作他就拉着萧恒宇飞到身后一栋楼上。

  正欲蹬脚追上元齐,婪歌的面前就出现了五个魔界将领,个个都是元齐所调教出来的高手,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将公主带回魔宫!

  默默地将发力注入宝剑,婪歌眯眼狠戾地看着眼前的人,她生来就是一个公主,天生就有命令别人的那种威严霸气。她缓缓举起宝剑指着来人,她朱唇轻启道:“给本公主让开!”

  魔界五将看到婪歌不但没有一丝胆怯反而更加犀利,他们心中一震,有几个还默默庆幸魔界有公主如此,日后必定能帮魔君一统六界。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婪歌对魔君的宏图大志毫无兴趣,反而衍生了厌恶之心,要不是魔君是她亲父,她怕是早已离他而去。

  “挡我者死!”

  说完,婪歌就发狠似的就一剑砍了下去,其中一个反应不过来的将领当场丧命。身上的繁冗的服饰没有对她造成任何限制束缚,她挥舞着宝剑犹如在战场上演唱一首悲歌,老实说她一对五身体已经累得不行,好在五将碍于她公主的身份没有伤到她,这给她拿了不少好处。既然他们不敢伤她,她自然没有了后顾之忧,招招狠辣势必要将人置于死地。

  元齐站在楼顶上看着这样的婪歌有些无法相信,除了当年暮尘夜被扔到鬼迷渊的时候,他再无看见婪歌为了一个人如此不要命。他掐着萧恒宇脖子的手稍微松了松,看着萧恒宇心想:婪歌真的很爱你,可惜你们生来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注定要分离……

  这时婪歌的长袖被利剑割破,露出她白皙的手臂,元齐看到她手臂上满满的淤青伤痕,他恼火地说道:“竟然伤了公主,你们都给我退下!”

  听到元齐的命令,四个同样是伤痕累累的将领纷纷退下,拿着武器快速就撤离了,他们跑的时候还有点怕婪歌会不会突然追上来杀了他们。不过婪歌并没有那么做,她实在没有那个力气去挥动宝剑,她的手剧烈地抖动,殷红的鲜血顺着她握着的剑身流下,脸上也尽是泥灰和血迹。

  “婪歌,你这样哥哥真的很心疼,只有你跟我回去,我答应你我不杀萧恒宇!”

  这是他做出最大的让步,他可以预想到到时回魔宫,父君定会震怒。就算如此他也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主动跟他回魔界,若是杀了萧恒宇,婪歌肯定不会跟他回去,说不定还会以死相逼。

  婪歌艰难地抬起头来,眼泪自觉地流下,与她脸上的的血迹混合顺着脸庞留下。她先是抬头看了看萧恒宇,随后又转头看向身后被虐打的东凌士兵。硝烟四起的这里平民百姓伤亡无数,耳边哀嚎不断,轰隆一声宫门倒下了。因为她一人,萧恒宇赔上了自己的江山…..

  无论自己再怎么抵抗,都不会是手握残吟剑的元齐的对手,既然无法力挽狂澜,倒不如她自己主动离去,给萧恒宇和东凌一个机会。

  她缓缓张开手,只见玄冰宝剑围着她晃了晃后就飞向了萧恒宇,元齐见状便松手让萧恒宇离开。萧恒宇的手一碰到宝剑就想反击,岂料元齐一掌就将他打下高楼,宝剑极速飞到他的脚下让他跌落地时不受重伤。

  婪歌跑到萧恒宇身边,她轻轻抚摸他的脸庞,脸上露出一个苦涩凄美的微笑,像是在做最后的道别。萧恒宇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无奈喉中好似有一块石头卡在那里,让他无法发言。他恳切地看着婪歌,忍着伤痛拉住婪歌的手,他不想要婪歌离开他,绝对不可以!

  “你要好好活下去,我爱你。”

  话落,婪歌吻上萧恒宇的额头,萧恒宇明显感觉到他的额头上有着微微的冰凉感,那是她的泪水吗?婪歌起身走向元齐,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她感觉自己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煎熬。元齐张开手掌,示意婪歌将手放在上面,婪歌犹豫了一会儿也将手放了上去。不出几秒,婪歌元齐连同其他魔界将领都消失了,留在漫空光点….

  “不要!”萧恒宇嘶声裂肺地大喊,犹如一只失去伴侣的野兽。

  身为一代君王的他目送自己最爱人离开,却什么都不能做,他真的是妄为皇帝,妄为她的丈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