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荒花盛

北荒花盛

廿四水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5上架
  • 433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自在飞花轻似梦

北荒花盛 廿四水 2325 2017-04-25 22:47:54

  我曾梦过的那人,是否是我阿娘,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那人与我模样一般无二。只是,不似我这般爱笑。

据说,阿娘这辈子最喜静处。北荒之内的人鲜见阿娘与人相处,更勿论交谈。更多时候她都是站在窗边望向远方,手边捧着一卷书。

我幼时极爱野闹,连阿爹那般在战场里指挥千军万马,谈笑间运筹帷幄之人也拿我无可奈何,每每这时,素兰姨母便会连连叹气:“怎没有夫人的一分半点哟。。。”后面的话总会在我忽眨忽眨的大眼睛下停住,继而摸着我的头连连失笑,“我当真是糊涂了,你是你,夫人是夫人。”

若是换了他人,断断不敢在我面前说这般言语的,阿娘生我时小产,我哇的一声之时却也是阿娘咽气之时,下人从不在我面前说起阿娘,仿佛那是约定好的一般。可她是素兰姨母,自我出生之时便看顾我至今,也只有素兰姨母还会跟我提起阿娘了。

阿爹从不跟我提起阿娘的往事,我亦不曾问起阿娘,或者是未曾出现过,我便不觉有差,又或是阿爹实在疼爱我,我便不觉少了些什么。

可是,终究是少了的,比如,阿爹很少陪我。大多时候,阿爹都在军营中操练军士,那才是他的世界,那才是他指点的江山。许是阿爹也知道终是亏欠了我,便平日里对我百般宠爱,无论我在外面闯了何祸事,阿爹从不呵斥我,最多只板起面孔说:“姜乐瑶,下次可还会这般胡闹?”刚开始我还是有些怕的,可几次之后我便看出阿爹并不是真的生气,便每次都会痴痴笑说道:“不了不了,乐瑶保证,阿爹不生气哈。”

“遥儿,转眼间,你都这般大了,也该给你寻一门亲事了。”姜家有女初长成,年已及笄。我楞在阿爹的亲事二字里。阿爹从不在书房里与我谈话,今日从朝堂上回来便吩咐下人喊我至书房内,我便知该有事了。

“瑶儿就不能陪伴阿爹一辈子么?”我凝视案前那萦绕着的熏香,终是感到了一丝丝的不解与慌乱。

“傻孩子,阿爹怎么照拂得了你一辈子,一辈子太长了,总该有人会替阿爹照看你。”

我不知一辈子有多长,但我现下是及其慌乱的,眼中泪花盈盈,却隐忍着不掉落。我自小便不爱哭,八岁那年被祁家兄妹设计,毫无预兆地掉进了一个深坑里,呆了整整一下午,那时祁攸宁硬是要我哭一场才肯拉我上去,可最终在我恨恨的瞪眼中败下阵来。

“但愿姬景云会是你的良人。”阿爹望向我的眼睛深处幽幽说道。

若是其他人便还可能是,可姬景云?怎会是我的良人。

阿爹时常在军营中,我便自己到处野。自小便与祁攸宁祁芃芃兄妹俩野一处,当然,更多时候都是我带起头来穿行山野林间。幼时,姬景云还会偶尔与我们同出,尽管大多时候他并不与我们嬉闹,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们打闹。自五年前姬景云的阿爹姬武昌老将军战死之后,姬景云便承袭将军之位,自然是无空与我们玩在一起,更何况我从未见得他有多欢喜与我们一起。

照理说,姬家将军之位本轮不到姬景云承袭。当时,姬武昌老将军战死的消息不胫而走,敌军阵营士气鼓舞,节节紧逼。奈何姬家长子姬逸云自小身子弱,小时便送往昆仑山静养,姬景云身为家中二子便请命挂帅上阵。此前,姬景云亦有过跟随其阿爹出战的经验,再加上军中士气需要鼓起,帝王便准许姬景云挂帅。

或是老将军战亡的事实让众军士愤慨,或是年少少将挂帅上阵鼓舞了士气,总之那一战终是告捷。之后姬景云便亲领姬家军打赢一次次大大小小的战役,守护了北荒边土,从此金印紫绶,爵位承袭,北荒内人称云将军。

我是能够想象得出姬景云在战场上是何等威风凛凛的,他本不爱笑,唇风凛冽,鼻翼凉风生,眉目不怒而威,那双眼睛更是能叫人心颤。我倒是见过一次他这般模样。那是不久前,祁芃芃蛊惑我与她去姬府找姬景云。确实是蛊惑,我少见姬景云倒不觉什么,倒是祁芃芃,见不到姬景云时总在我和祁攸宁跟前一副伤春悲秋的模样。

“你就陪陪我去看看景云哥哥嘛?乐瑶姐姐?”祁芃芃与我同岁,倒是比我晚了几个月,为此,她从不服叫我一声姐姐,倒是这种时候便会叫上一声。我听着还挺受用。祁芃芃长得算是灵巧,眸光清扬,一副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姐模样,也是,生于书香世家,再怎么跟着我野闹,也不至于丢了祁家的书香小姐气风。

“去,怎么不去,去看看你的景云哥哥。”我打趣她笑道。我虽不是十分乐见姬景云,可我却十分乐见祁芃芃去烦他的场面。

“姜小姐,祁小姐,云将军在书房处理政务,容老奴先去禀报。”姬府老管家姬申躬身退下,乐瑶与芃芃虽不是常客,姬申在姬府侍候了几十年,毕竟是看着他们几个长大的,除去她们官家身份,他亦不会怠慢。

“姜乐瑶,景云哥哥会不会恼我们来扰他公务?会不会没空见我们?会不会。。。”姬景云是有过几次不见她们的,祁芃芃是该心虑。

“会啊会啊,不如我们回去吧。”这种时候,姜乐瑶最爱逗着芃芃玩,她也觉得这种时候的芃芃最是可爱。

还未等芃芃出声,姬管家便走了过来,说道:“云将军说政务正忙,下次再与两位小姐聊天。”乐瑶可不相信这是姬景云的原话,估计他就一句“不见”,想到这,她侧头觑了一眼芃芃,“走吧,祁大小姐,你的景云哥哥可是要建功立业的。”

芃芃不甘不愿地噘嘴转身,委屈的模样倒是让乐瑶有些不忍又觉好笑。正准备与芃芃转身离去,姬管家却说道:“云将军说,有要事找姜小姐。”乐瑶还未来得及诧异,便听到芃芃哼的一声继而气鼓鼓地转身离去。她轻轻地无奈一笑,只得随着姬管家前往姬景云的书房。

乐瑶倒是第一次到姬景云的书房,这墨香,让她心安,仿佛处于这空间之中,人也润染了一番学问。乐瑶并不觉得惊讶,姬景云自小习武,自小拜在北荒内第一武师任春秋门下,加上其天赋极高,武功造诣确是不一般。偏偏令人艳羡的是,武功方面这般有造诣的人,偏偏文也出彩,据说,姬景云三岁时便能摇晃着脑袋背诵歌赋,姬老将军可是将其疼到极致了,只因姬家向来只出武官,文风不盛。

“你找我?”乐瑶看着埋首忙于政务之人,终是开了口。

姬景云闻言抬头,一潭墨黑深幽之眸撞进乐瑶心里,那似怒非怒的眼神倒叫乐瑶怔了又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