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荒花盛

第二章 少年情事老来悲

北荒花盛 廿四水 2006 2017-04-27 01:15:50

  窗外雨疏风骤,房内窗扇半掩,那灯火被风吹得明明晃晃,甚是晃眼。窗外竹节清敲,此时此刻,我只加烦闷。

房内熏香沁人,那氤氲可见之烟雾曲迎而去,香能安神,却无法安心。我捧着书卷侧倚桌边,怎么也看不进去。

“瑶儿,入睡罢。”素兰姨娘说罢,便伸手过来接过我的书卷。她是知道的,我平日里不嗜书卷,倒是烦闷时会捧着。

“姨娘,此时已是何时辰了?”

“戌时已过了。怎么?可是在想与云将军的婚事?”

“我阿娘,留给我的这半边玉,姨娘可知另一边的下落?”我边说边从腰间取出那从出生之时起便佩戴着的半边玉,不忘留心素兰姨娘的每一个神情。我此时无心与姨娘论婚事,却想理清楚另一些事。

素兰姨娘似是楞了一下,继而状似平稳说道:“瑶儿,有些事你不该问。乖,睡吧。”素兰姨娘吹灭了灯,将我带至床边,与我掖好被子后转身离去。我却无法忽略她转身前那几乎微不可听的叹息声。

我是真真无法入睡。脑中尽是不久前在姬景云书房内时他那浓墨般的黑幽神光。

那时,他分明是用一副似怒非怒的眼神望向我,却压抑着些许我不明的情绪隐忍着说道:“能否借你那半边玉与我一看?”

这倒怪了。与我亲近之人皆知我自小便佩戴的这半边玉,小时我曾有一次在姬景云和祁家兄妹跟前炫耀我那青白透亮的乳色玉,他们根本不屑一顾,姬景云更是凉薄说道:“玉是好玉,可惜不成块。”自此之后,我从不在他们跟前晃我的这半边玉。

现下,他却气冲冲地要看我的玉,这又是为何?疑惑归疑惑,我还是爽快地递与他。

姬景云拿着我的半边玉愣了片刻,浓眉紧皱,目光紧聚,双唇却是紧紧抿着,手指轻颤着抚摩着玉,仿佛怕错过玉中的每一条案纹,又似是在确认些什么。

良久,他终于想起我来,抬头便问:“这玉,确是你阿娘留与你的?”

“是。”

“你回去罢。”说罢,他将玉塞回我手中,却是一副恨极了的表情。姬景云天生生就一副凉薄之容,我从前不觉,现下却惊觉他寒冽的唇风、仿佛生出凉意的鼻尖以及那轻皱的眉目竟是如此骇人。

“姬景云,你抽什么风!”我亦不甘示弱,拿着我的玉气鼓鼓地离去。

如今侧躺床畔,我无心入眠。总感觉有些事静静地被藏在何处,而总有一天,我能找寻得到。不禁又想起午后,我在后园假山中寻我的兔子时无意间听到乔竹与碧雪的话。

“乔竹姑姑,听说,小姐身上佩戴着的玉,另一边在云将军处呢。如今他们婚旨已下,这可真真是前世修来的缘呢。”碧雪难掩喜悦之色。

“碧雪,主子们的事何时轮到我们下人谈论了?”乔竹慢慢说道,声音却是警告般威严。

“碧雪知错了。”碧雪倒是识眼色,平日里虽少见乔竹姑姑这般神色,现下却是不敢造次。

“下次别再犯这般傻了。”乔竹松了一气。

我却没有遗漏那句“另一边玉在云将军处”。乔竹姑姑是随着阿娘与素兰姨娘一起进的姜府,从她那时警告碧雪的紧张神色我便无法不去想背后总有些我不明了的往事,加之不久前姬景云看我玉时的情景。而今晚素兰姨娘的神色更是让我肯定。总该是有一些人有些事被掩藏在时光里了,而我,是否真的要去拨开?

想着想着,我竟沉沉睡去。只是,又梦到了那个与我长相相似却不似我爱笑的女子。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与姬景云长相相似却不似其冷漠的温润男子。他们同站在一起,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再之后,我一夜安睡。

次日,方用过早膳,我便至园中寻我昨日未寻到的兔子,那是我央求祁攸宁送与我的,我是爱极了它那双红透透的眼睛。前些日子与祁攸宁郊外赛马时我输了,却大肆耍赖不认账,最终祁攸宁难得耐心咬牙切齿般许我一样战“输”品。郊外归来时我们在街上看到这兔子,我便央求祁攸宁送与我。平日里我舍不得将其囚于笼内,却也舍不得将其放出林中,故多将其放至后园里自行跑动。

还未来得及抱暖我失而复得的兔子,便只见祁芃芃步履匆匆迎面而来。也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姜乐瑶!你与景云哥哥的。。。景云哥哥的婚旨可是真的?”祁芃芃倒是不情愿说出这婚旨二字。

“你听到的便是真的。”我无所谓的模样估计刺到她了。

“你当真会嫁与景云哥哥?可是,你,你并不喜欢景云哥哥呀。”祁芃芃讶异道。

喜欢?我连喜欢一个人的滋味是什么都不曾知。

“谁说我不喜欢姬景云了。”我倒是喜欢趁着这机会逗逗祁芃芃。

祁芃芃怔了片刻,许是不曾想到我会说出这般言语,一时呆住,直愣愣地看向我,眼中却是红红的,泪珠盈目,却不肯掉落。她与我一般,真真难过时反倒会忍住了。

我有些不忍,突然懊恼我的恶作剧了,却又无法开口去安慰她。阿爹说此婚旨是姬太后的懿旨,姬太后是姬景云的姑母,姬太后伤于姬景云失其怙,而今长至弱冠之年,婚事必不可轻慢。现如今朝堂之上僖尚申丞相权倾朝野,帝王必是乐见两将军府联手平衡这股势力。乐瑶想,这婚事必是推不掉的了。

想到这,乐瑶也觉心烦。却惊讶于姬景云何时也在这园中了。从前不觉什么,如今隔着一纸婚书,乐瑶只觉有些局促,加之那日看玉之后两人未曾见过,总归有些异样。迎上姬景云探寻般的疑惑目光,乐瑶一愣,不知他是何时到的,莫非是听到那句“谁说我不喜欢姬景云了”?

想到这,乐瑶心虚般移开眼神,脸上却不自觉地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