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6上架
  • 85511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卷 第一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928 2017-04-16 15:32:09

  深崖谷谷主说我小命真大,这万丈悬崖居然摔不死我。

这年,我才八岁,其实是不是八岁我不知道,因为我虽没被悬崖摔得粉身碎骨,却摔去了全部记忆。是谷主说看我那身子板也就八岁模样。谷主说他那徒儿找到我的时候,我摔落在深崖瀑布那小池旁,身上全是伤,衣服也破烂不堪,他估摸是那深崖间一棵万年松减弱了我摔落的冲击力继而让我落入了深崖池里。谷主是个满头白发的老不正经了,他一边摸着他那白花花的胡子,一边说:“恩,你这小脸蛋真是好看,便宜了我那个冷漠小徒弟了,他即把你看了个精光,以后必要娶你为妻的!”

我一听,小脸一阵青一阵白,看了个精光?冷漠的脸我是看不到了,比我大上几岁的他,成日带着一个墨黑的铁面具,挡住了鼻子以上的部分,每次听到他师父这样讲,他都冷冷地说:“那日我是脱了自己的衣服将她全身裹住,什么都没看到!”深崖谷那老头更加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噢……那就是小小年纪就有肌肤之亲了!”冷漠不再接话,只是加快倒出药罐里那发黑的药塞到他师父手里,可我明显看到了他没被面具遮挡的脸颊红彤彤的。

我在床上躺了整整半年,才将大伤小伤治疗好。

第一次走出我的房间时,我才发现原来深崖谷是个世外桃源。

四处都是悬崖峭壁却被各种植物装饰的一片油绿,深崖池边的瀑布更是壮观无比,莫说常人进不来,就算从这里出去估计都找不到路。

“哼!”,冷漠站在我身边,鄙视地说,“你真以为没有半点功夫敢在这地方为家?”他说的是深崖谷那老头,在冷漠嘴里,我才知道谷主是一个高人,只是他生性不喜相忘江湖,便挑了这深崖谷远离世俗,他在此安家前偶然在路上捡到了一个小娃娃,他想着一个人远离世俗,以后那些跳水砍柴的事儿没人做,他就大发慈悲收留那小娃,就是如今的冷漠。

我听了脸不断抽搐,这事儿确实像谷主会做出来的。冷漠还告诉我,这深崖谷的半空,谷主为了防范不相干的人,所以布置了一层罩气,他说到这,摸摸我的头发,看似温柔地说:估计他是活了大半辈子无聊了才救回你那小命呢,每年从深崖上摔下来的数数也有好几个,可没有一个,是他愿意救的。

谷主说,不可每天都丫头丫头的叫我,既然我失去了记忆,他就给我起个名字,叫做冷暖,说完自己在那哈哈大笑拍手直叫好,说,好个冷漠,好个冷暖!然后右脚一踢,把那倒在地上的鱼竿直接挂肩上,乐呵呵地垂钓去了。

深崖谷很大,谷主那老头不着边,每天都往外跑,留下我和冷漠两个人看家做家务,冷漠喜欢装深沉,可是我却偏偏喜欢捉弄他,比如,我们两个在池边洗衣服的时候,我总会趁他不注意一把把他推下池里,然后他从池里露出个头,我就在池边笑到打滚;又比如,两个人一起做饭的时候,他蹲在前边起火,我就蹲在他后边起火……然后不一会儿就听到他咆哮:“冷暖!!你居然烧我衣服!!”然后,就看到他直接在地上打滚灭火,这时的我已经溜了十万里远了。

半夜在深崖池边找到他,他嘴里叼着根枯草躺在地上,我捧着一碗冰冰凉的糖水讨好的走过去,甜甜叫他:“冷漠冷漠,你不要生气了!”

他一扭头,哼了一声,再也不理我。

还好我脸皮厚,依旧粘过去,“冷漠冷漠,你看,我知道我做错了,太阳下山我就给你做了碗糖水,然后放在这深崖池整整冰冻了两个时辰呢,为了不让它飘走,我在池边整整守了它两个时辰,你就别生气了嘛冷漠!”

冷漠慢慢转过头来,冷冷问:“你真守了两个小时?”

我非常用力地点点头!

他一把抢过我手中的碗,喝了一口,立刻全都喷出来了,我终于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冷漠,我是真的想给你做糖水喝的,就是不小心把醋打翻了,我就想着将就一下,反正……”

话还没说完,我的嘴巴就被堵住了,然后,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弥漫了我整个口腔,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冷漠他,他他他居然喝了口酸酸的糖水,用他的嘴巴把汤水全都渡到我的嘴巴里,他的嘴巴居然碰着我的嘴巴,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知道这亲嘴巴意味着什么!冷漠他居然,亲了我?!

反应过来后,我一把推开了他,脸蛋早就滚烫滚烫的,看着他对我坏坏的笑,我要骂也不是,哭也不是,只能扭过头跑走了,听到他远远说了一句:“蠢丫头!”

后来回过神,我就恨自己不争气,该跑的是他!为什么是我!我到底跑什么跑啊!

那时年纪小,过了几日就把这个尴尬事丢脑后了。依旧跟在冷漠身后跑着闹着。有一晚我们玩累了,就到深崖池边躺下一起看星星,我拿着他的衣角还有我的衣角无聊的玩弄着。我问他为什么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它们都不回家睡觉的吗?

冷漠说夜里已经那么黑暗了,总要有点光明的东西。

“那冷漠,你为什么老是带着面具呢?”

“师父说我相貌丑陋不要吓到别人。”

“我才不信呢!那老头子的话一点都不能相信。”

冷漠突然坐起来,我看着他的背部,听到他幽幽地说着:“冷暖,我真的希望我一辈子都可以快快乐乐的,可是我不能,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了他身上背负的担子,冷暖,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摘掉面具正大光明做人,你会留在我身边陪我吗?”

“会啊!我一定会陪着你,因为我想看你长什么样子呢!”我天真的说道。

冷漠突然摘下他一直戴在脖子上的玉,挂到了我的脖子上,我伸手摸了摸玉,上面还夹带着冷漠的体温暖暖的,冷漠坏坏地说冷暖,这玉你给我好好地保管着别想着摘下来。

相处的日子,冷漠跟我两个人的东西早就不分彼此,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我就欣然接受了。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双眼,对冷漠说我困了。

冷漠动动身子准备站起来,才发现他的衣角和我的衣角因为我的贪玩紧紧绑在了一起,他愣了一下,嘴角轻轻上翘,一用力,把他的衣角还有我的衣角都撕破,那个衣结,被他握在了手心里。那天晚上,我朦胧中发现我是躺在冷漠后背的,他把我背回了家,在他后背,我睡得好安稳。

这日,谷主那老头居然没有出去溜达,一早坐在他房间里,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性格,满脸深愁地,左手缕着他那没剩几条的胡须,右手拇指一直点着其他四指没完没了。我和冷漠就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好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暖儿与我们师徒缘分已尽,也罢也罢,这深崖谷终究还是冷冷清清啊!

谷主说这话时我并没有多想,直到他的到来。

谷主左手牵着我右手牵着冷漠,走出了谷口,他就这样一个人站在谷口那里,就算那件雪白的衣服沾上了片片污土,也丝毫影响不了他像仙人般的气质。

“小辈有幸见到深崖谷谷主,承蒙谷主不嫌弃,收留了小辈的小妹,小辈更是感激不尽!小妹打扰谷主多时,今日小辈特来接她回家。”他淡淡的开口道。

“这世上能破我迷谷罩气的只有那绝命老儿了,你与他倒是什么关系?”谷主也是淡淡开口道。

“小辈年幼因机缘巧合拜了绝命前辈为师。”

我看到谷主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将我往前送了送,说:“早知她与那绝命老儿有这层关系,我是绝对不救的!你速速将她领走!只是,这孩子记忆全无了。”

“师父!”喊出声的是冷漠,我不解地回头看着谷主,眼中全是泪花,这一年来的时间,他对我的疼爱并不比对冷漠少,为什么今日尽然把我轻易送走?

“暖儿,人各有天命,你有你的路要走,去吧!冷漠,随我回谷!”说完牵着冷漠头也不回走了……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看着冷漠三步一回头的望向我,对着我做嘴型:等我!我再也忍不住“哇哇哇“地哭出了声。

“我们先出谷罢!”不知何时那白衣公子已经站在我身后,他的白衣随着风拂过我的手背,滑滑的。

他抱起我,只是轻轻一垫脚,便飞出了好远好远,我的眼泪还不停止,一不小心他的白衣上都被我的眼泪浸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