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十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3793 2017-04-19 16:12:32

  接连几日,沈湛要见我都被我以称病拒之门外,周海来来回回好几趟,苦着脸对我说:“我的姑奶奶呀,您就别折腾小的我了可好?求您和公子握手言和吧!你们一个没事装病,一个非得让我治病,这还让不让我活了!”

我们二人正在院子里,我抓起树下桌上的莲花糕扔了一块进嘴里,口齿不清道:“我怎么没病,我病着呢,你好好把把脉!最好开多几副药治疗治疗我受伤的心灵。”

“看你这神采奕奕的样子,倒没有辱了周海的名号!”身后传来了沈湛声音,我就被没有噎下的莲花糕呛了呛,咳起嗽,我转过身子看到沈湛快步上前伸手要给我拍拍后背,我不动声色将身子移开,他伸在半空的手微微一愣,便慢慢收回去,我仰头喝了杯茶,顺了顺气,脸一沉,朝着外边喊了声:“红泪,怎么回事,不是说了除了周海我谁都不见吗?”就见红泪可怜兮兮地走了进来,旁边站着个沈飞,我心里就明白了个一二。

只见沈湛也不恼,自顾自地慢悠悠坐下倒了杯茶喝,这景象换做在以往我定是坐在他对面笑嘻嘻地看着他,以往总觉得二人独处虽不言语,却是最幸福时刻。

沈湛抬起头看着我:“这几日我共来了八次,你将我拒之门外八次,阿清,你是铁了心不见我了吗?”

我还来不及说话,院门便传来柳贝晞的声音:“大小姐,贝晞听闻你身子不适几日,来了几日都见不到,刚刚特意过来,看到没人守着便擅作主张进来探望大小姐,贝晞特做了些清淡的食点让大小姐尝尝。”说完看到了坐着的沈湛,有点惊讶道:“原来公子也在,是过来探望大小姐的吗?”贝晞福了福身子,沈湛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今日倒是热闹,这龙啸庄的人都往我这破院子里跑。

我看着眼前两个人,心里酸酸的,虽然在自己的地盘,但感觉自己却变成了那个不该存在的人。也罢也罢,都和湛哥哥说清道明了,便没什么可伤感的了。

我勉强换了个笑脸,说:“柳小姐难得到我这屋子一趟,一同坐下喝杯茶吧!”柳贝晞一脸惊奇的看着我,可能没想到我的态度三百六度大转变吧!我给她倒了一杯,又将自己的斟满,正儿八经拿着茶杯对她说:“柳小姐,先前我不小心害你受伤,都是我的不是,今日以茶代酒,向你配个不是,希望柳小姐不要往心里去!”说完一口喝了茶水。柳贝晞急忙站起身,握住我的手道:“小姐说的哪里话,都是贝晞自己站不稳才受伤,怎么会关小姐的事!贝晞是断断不敢怪小姐的,若没有公子和大小姐的收留,贝晞今日还不知身在何处!”

“柳小姐不怪我,我便安心!”本想抽回她握住的手,但看了看沈湛又看了看柳贝晞,我还是任由她握着。

“阿清”静坐许久的沈湛突然叫了我,“我今日来寻你是有一事同你讲,今日接到北都帝皇的御旨,说是已查明柳伯伯一家确是被朝廷贪污官吏所陷害而举家灭亡,他必将真相告白天下,还柳家一个清白。帝皇在御旨上言明都是因为他监管不力才导致此事发生,他感到悲痛万分,听闻柳小姐被龙啸庄救起,言幸得柳家尚有传人,传旨龙啸庄庄主和柳家遗孤柳贝晞半月后到北都,北都帝皇将在龙啸庄见证下封柳家小姐为北都明心郡主。”

“公子!这是真的吗?帝皇真的愿意还柳家一个清白吗?”柳贝晞听闻沈湛的话后激动地说道。

“柳小姐,柳伯伯若有所知也能安息了!”沈湛说完又接着看我:“阿清,你这两日准备行装,同我们一同前往北都吧!”

我欲要开口,看着柳贝晞一脸期待的看着我,若是以往没有柳贝晞我二话不说定会答应,但如今,湛哥哥,你是让我跟着你们一路看你们如何情投意合吗?

“湛哥哥,我就不去了吧,近日身子不适,不适合同你们一路去北都。”我转着桌子的茶杯,盯着茶水,没有感情说道。

这时,手中的茶杯被人拿起,他的手指碰到了我的手指,暖暖的,我回头,冷漠站在我身后已将茶水喝下,我着急地说:“这是我的杯子……”说完才觉得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冷漠喝完道:“沈盟主,柳小姐有礼,刚刚在下从前院进来,不巧听到你们的谈话。”然后放下茶杯将手掌放在了我的肩膀,说:“暖儿,前几日你才同我说让我带你去北都游玩,我正在担心沈盟主不肯让你随我走,这下便可名正言顺带着你去北都游玩。沈盟主,你不用担心这丫头在路上会惹麻烦,有我看着她,你就安心跟柳小姐去办正事吧!”

沈湛突然甩出了手中的墨扇,冷漠松开了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掌一个转身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我,我从椅子上被他带着转了转,最后两个人一同站稳,已经离桌子好几米远。

沈湛终于站起身,厉声道:“漠爷,阿清毕竟还是个深闺姑娘,怎容你如此不分轻重,就算你们从小有着情谊,如今也不能像孩童一样打打闹闹了!阿清,过来!”

我还没有动身子,冷漠便将我的手牵住了,他的手掌暖暖的,沈湛的脸更黑了几分。也许是冷漠的出现让我清醒了几分,并不再像以往一样他一句话我就屁溜屁溜跑过去。

我对沈湛说:“湛哥哥,既然你们也要前往北都,那我和冷漠就跟你一路一起前往吧!你莫担心我,有冷漠照看着我我不会出乱子的!想必湛哥哥还有话要交代柳小姐,我这院子就留给你们了!冷漠,我们走吧!”我一手拉着冷漠,一手提着裙子小跑出了院子。

沈湛似乎还要说什么,却已经来不及说出口了,看着二人的离去背影,沈湛全然不知道自己放在身后握着扇子的手已经握拳强忍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在意阿清身边的男子不是他自己了?

“公子……”柳贝晞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她看着眼前的沈湛不敢上前一步,沈湛回过神,冷冷道:“若无其他事宜柳小姐便回房吧!北都一行沈飞自会告知柳小姐行程!”还未等柳贝晞回应沈湛便大步离开了阿清的院子。

柳贝晞看着沈湛的背影,手里的巾帕都要捏变形了,他的眼里,从来没有她!自从她遇害醒来之后知道救下自己的人是当今武林盟主白公子沈湛,便一许芳心,在见到沈湛的第一眼他更是暗暗下定决心此生非他不嫁!随着他的马车一起回到了龙啸庄,她还在暗自高兴,听闻从未有女子能被沈湛带回龙啸庄,柳贝晞对自己的长相是自信的,当初柳家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柳贝晞自小被柳家以大家闺秀标准培养,柳贝晞最出名的是她的一手好琵琶,江湖人说柳家琵琶音,魂亦追兮!柳贝晞以一手好琵琶俘虏了不少公子哥的心。巧的是,她自幼也喜爱素白,这更让她觉得她与沈湛就是天造地设一对。她自知沈湛带她回龙啸庄只是一时之计,可是她告诉自己只要进了龙啸庄就有机会留下来,接近沈湛并不难。

那日到了龙啸庄,她本想着沈湛会尽地主之谊请她下马车,她在马车上待了许久,尽管身子还不大舒适,她也勉强地打理了妆容,却依旧让自己脸色惨白,她想着如此的她更能让人怜悯!柳贝晞都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却迟迟不见沈湛的邀请。倒是听到马车外一个清脆的声音呼唤着沈湛:湛哥哥。过了片刻,她待不住了,自己下了马车,发现沈湛竟无视她的存在竟直接与一少女要回庄里,她急忙虚弱的呼唤了一声白公子,也打量了一下身边的紫衣少女,与沈湛如此亲近,想必就是这龙啸庄大大小姐沈念清吧!

她自小学习礼仪,怎不知该唤沈念清作大小姐,可她看着沈念清与沈湛二人如此亲近,感觉特别刺眼,她便唤了沈念清作阿清姑娘。

接下来几日,她想着定要寻机会见到沈湛,让他见到自己,只要沈湛见到自己,他定不忍心赶走如此虚弱的柳贝晞。可是一连几日,她的求见都无果。终于这一日她在凉亭见到了正在舞剑的沈念清,她放下身段求沈念清留下自己,但沈念清却不为所动。沈念清看起来虽傲气,但是却孩子心性,什么都在脸上,她不喜自己,柳贝晞是心知的。于是,柳贝晞见抓住了机会,自己便往剑锋撞去,接着滚入了小湖里。她自小在深院里长大,怎会不懂后院妇人争宠的小伎俩。她占着伤势,更能在龙啸庄多待上几日。

后来再醒过来时,她便听到沈湛向江湖传令,让自己留在了龙啸庄。她心中大喜,想着沈湛定也是过不了这美人关的,虽外界传言沈湛在等大小姐及第便娶她,但以她对男人的了解,哪个男人不喜温柔乡?她柳贝晞,却恰巧就是男人过不了的温柔关。接下来大半个月,龙啸庄因为沈念清失踪而陷入了一片阴霾,她这大半个月不仅静养伤口也想着与沈湛拉近关系,可是沈湛却依旧不见她。柳贝晞心里有点捉摸不透了。那日她外出,发现一女孩卖shen葬父,她心想身边都是龙啸庄的人,一个心腹都没有,她瞧着那女孩模样倒是机灵,便买下了那女孩,取名阿奴。

沈念清还是被沈湛找到了,在龙啸庄的日子她是看清楚了,沈湛是紧张在乎他这个义妹的,只有沈念清在的时候他才会有笑容。柳贝晞知道抓住男人的心不在乎去喜欢他所喜欢的东西。她在屋子里学着做沈湛喜欢的莲花羹,一边让阿奴有意无意在庄里打探着沈湛、沈念清的喜好。

终于等到了机会,那日阿奴回来告诉她,沈湛一脸发黑回到了屋里,她的母亲告诉她,男人嘛,在他不开心的时候便需要一个知心人说说话,而一旦成了他的知心人,他便会将你放在心上。

她细细上了妆,捧着莲花羹到了沈湛屋里。果然不出所料,沈湛竟留下她与她一同作画。

沈念清突然到来是她料想不到的,但是看着沈湛黑着脸责怪沈念清的时候,她知道多日来的等待终于有回报了,从小她的母亲告诉她,深院争宠对别人狠,没什么,最高的手段是要对自己下得了手。她在沈念清轻轻甩开自己的手的时候,便顺势往桌角一撞,晕倒之际她看到了沈湛快步朝她走来,她知道她成功了。

她以为那次受伤多少可以让沈湛生有一丝怜悯之心,多注意到她,可是为什么,只要有沈念清在的地方,沈湛的眼里从来没有她!虽然今日她得知北都帝皇要封自己为郡主,可是这些荣耀却不如沈湛一个眼神让她开心。北都帝皇的御旨来得太及时,成了郡主与沈湛身份更加相配,她要等,有了身份地位,总有一日沈湛会正眼看她!

想到这些,柳贝晞的心情稍稍好了些,她露出一贯的微笑,轻声道:“阿奴,我们回去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