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五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468 2017-04-16 23:12:53

  事情的发展并不如我想的那样子,归根结底,是我太小看柳贝晞这个女子了。想想也是,沈湛在江湖中本来就玉树临风,多少女子都瞻仰他,只是这么多年来,与他并肩的女子只有我一个,江湖中都知道,我与沈湛二人并不是亲兄妹,所以又有传言,沈湛只是在等沈念清及第便将迎娶她过门。柳贝晞是多年来以宾客身份入住龙啸庄的唯一女子,正是花季一样的少女,不说沈湛在江湖中的地位,就凭沈湛的样貌有多少未出阁的女子是能够不动心的。柳贝晞又怎会放弃留在沈湛身边的唯一机会呢?

那日我正舞完剑在凉亭小憩,突然听到柳贝晞柔柔地呼唤着我:“大小姐。”我暗暗骂了沈湛,怎么办事效率那么低,都几日过去了,这柳贝晞还在庄里晃荡着。

“柳小姐。”我没好气地回应着,只见柳贝晞不恼,依旧踏着小碎步朝着我走过来,轻轻道:“近几日贝晞都想当面答谢小姐的收留之恩,只可惜这身子实在不争气,今日身子好转,就想着一定要答谢小姐,正好刚出屋子就见到小姐在此,咳咳”柳贝晞说完轻咳了几声。我心里冷哼了一下,红泪早就跟我说了好几次,这几日柳贝晞都上门求见沈湛,说要当面答谢救命之恩,但都被沈湛拒之门外。柳贝晞突然跪下,我倒是一惊,正要扶她起来,只见她泛着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继续说道:“小姐,贝晞知道贝晞没有资格留在龙啸庄,可是白公子和小姐的救命之情贝晞不敢不报,还望小姐将贝晞收留左右,让贝晞余生伺候二位。”

“柳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我湛哥哥救人无数,从来不奢求回报,更是万万不敢让柳小姐为奴为婢,这将来若是死后我二人遇到父亲该如何面对他,告诉他将他故人之女收留在身边做丫鬟?柳小姐还是赶紧养好伤,听我湛哥哥说柳小姐南都的大伯父亦是富贵人家,定不会委屈了柳小姐。”我皱着眉头看着泪眼汪汪的柳贝晞,拿起剑起身就要离去,谁知道,柳贝晞却扑上来想要抓住我的腿求我别离去的时候,我一个后退,剑锋划破了她的右臂,她扑了个空站心不稳,整个人随着凉亭的阶梯滚了几滚,顺着草地滚落进了小湖里。

我在沈湛的屋子里,等着周海前来汇报柳贝晞的病情,我理直气壮地告诉沈湛,我并没有欺负柳贝晞,是她自己不小心落入湖中。沈湛揉了揉我的头说,他知道不关我的事。周海来了,他说柳贝晞情况很不好,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最重要是落入湖中染了风寒,现在高烧不退,一直迷迷糊糊的喊着不要赶她走。沈湛摆摆手说了句,知道了,好好医治她吧!就让周海下去了。

我双手托着两腮,嘀咕道:“这下好了,又要留她住多段时日了。”沈湛给我倒了杯茶,笑着说:“阿清,如果你不喜欢我就让人把她送去庄外休养好了。”我一听眼睛都亮了,可是想了想还是泄气地说:“那可不行啊湛哥哥,你救了柳贝晞的事儿江湖中都传开了,如果因为我将没有痊愈的她送出去,那可会坏了你的名声的!你这大英雄的名字可不能因为我坏掉了!今日我听到有人说外界传言都说是你喜欢上人家柳姑娘才救她的!哎!”我叹了口气,实在是郁闷,我的湛哥哥就这样莫名其妙和别人拉上关系了!突然有个想法蹦出来,我拉住沈湛的袖子嬉皮笑脸说:“湛哥哥!要不我们就对外宣称我们订亲了吧!这样别人就不会把你和柳姑娘拉上关系了!”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谁知道沈湛突然一愣,然后脸一沉,严肃地说道:“阿清你胡说什么,我是你哥哥!”看着他的反应,我有点难过,辩驳道:“什么嘛!江湖中不是一直传说等我及第你就娶我,你也来都没有否认!”我嘟起嘴巴不满道。

沈湛拂掉了我抓着他袖子的手,站起身背对着我,我呆呆地看着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拂开我的手,就听到他一本正经说:“阿清,我是你哥哥,你是我妹妹,不管外界怎么说,我们的关系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总有一日,你要嫁人,我要娶妻,我们两个,只能是兄妹。”

我一时间脑袋空白,湛哥哥说什么?说总有一日他将娶妻?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对我好只是因为当我是妹妹?

“我……我不信,湛哥哥,你知道我喜欢你的,从你带我回龙啸庄开始我就喜欢你了,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当着爹娘的灵牌承诺照顾我?为什么从小到大对我那么好?为什么除了我你对别的女子都退避三舍?为什么从小到大我送你的东西你都视若珍宝?”我努力让自己镇定,努力压抑住身子的颤抖,没想到今天一句玩笑话,居然会让沈湛将与我的关系划清,我不信,我从小到大都认为这辈子就这样和沈湛过了,可是他今天却打破了我这么多年的认为,这么多年的美梦。

“阿清,你只是我的妹妹,我答应过义父义母照顾你一辈子,这么多年来,我只是当你是我的妹妹而已。”“湛哥哥,”我抓住他的手臂,逼着他看着我,“你对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只是当我妹妹吗?”沈湛看了一眼倔强的我,说:“阿清,你只是我妹妹!”

泪水再也忍不住往外流,我甩开了沈湛的手臂,哭着跑出去,跑到屋子里哇哇哇地一直,我以为沈湛会像以往一样,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来哄我,可是这次没有,整整一天都没有出现,到了第二天,红泪脸色不好地端着膳食走进屋子,一边嘀咕道:“这公子么回事?是不是被那个柳贝晞迷住了?”我桌前拿着毛笔乱画,郁闷地头也不抬问道:“公子怎么了?”

“小姐,你不知道,公子今日一大早让沈飞向江湖传令,说是柳贝晞是老庄主故人之女,为了老庄主与故人情谊,今日起柳贝晞将安住龙啸庄至伤情痊愈,江湖谁对柳贝晞不敬即是对龙啸庄不敬。”我一听,即可火冒三丈,狠狠丢了手中的毛笔,沈湛!算你狠!随即又立刻悲伤袭来,我的湛哥哥为了不和我在一起,居然出了这么一招,柳贝晞安住龙啸庄,就表示她是龙啸庄的人,就是意味着从今以后,她就要长住在龙啸庄了!为了表示我很愤怒,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凭着我三脚猫的功夫,偷偷溜出了龙啸庄。

黑夜中,一个身穿黑衣服的人在屋顶快速行走后,轻轻进入了一楼顶处。

“主子,这是北都传来冷暖小姐最新消息。”黑衣人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一牛皮卷似的东西。

被称为主子的男子,一身黑袍,墨黑的铁面具挡住了他的样貌,他接过黑衣人手里的东西,修长的手指轻轻打开了,看到里边的东西,嘴角不再像以往一样微微上翘,黑衣人甚是奇怪,这么多年来,主子只有每次接到北都冷暖小姐的消息才会微笑,这次为何周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寒气?

“冷暖,若我们再不相遇,你是否此生就要将我遗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