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七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4624 2017-04-16 23:14:47

  “公子,你真的不回去陪小姐过乞巧节吗?往年你可都是陪在小姐身边的。”沈飞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练功练得一头汗水的沈湛,为了躲小姐,公子都在这山头练了一天功夫了。

沈湛接过沈飞递过来的帕子,擦拭了额头的汗珠,淡淡开口道:“以前都以为阿清还是小孩子,没想到一转眼她差不多要及第了。到了这个年纪我这个做哥哥的还陪在她身边过乞巧节,江湖人会怎么想?这天下最堵不住的就是悠悠之口了。”

“公子的顾虑,大小姐会懂的。”沈飞接着说道,沈湛看向远方,心情极是复杂,这么多年呵护着成长大小女孩,居然开口和他说了喜欢他,虽然他们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这些年来,在他眼里阿清都只是个长不大的妹妹而已。那晚他思来想去,想着阿清只是小女孩,从小只有他在身边,只要让她知道,他这辈子不可能只对着她一个女子,或许阿清就能慢慢区分自己的情感了。于是第二日他便令沈飞发出江湖令,认定了柳贝晞在龙啸庄里的地位。庄里有了第二个女子,阿清或许会懂得他的用意,没想到的是阿清居然因为这事逃出了龙啸庄,这大半个月的煎熬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原来平时呼风唤雨的他居然对他的阿清束手无策,那些日子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满脑子都是那丫头笑着、闹着的模样,还有那天她哭着跑开的样子,沈湛的心不知道怎么突然就那么不舒服,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江湖事和阿清身上转个不停,完全没有成家的心思。直到收到北都传来的江湖令说阿清藏在万花楼,他日赶夜赶到了北都,见到阿清那瞬间紧绷了半个月的心终于放下,可是看到那丫头居然穿的单薄出现在那么多男子面前,他恨不得挖了万花楼所有男子的眼睛。想到这些莫名的情绪,沈湛的心更是乱成一团。

“阿飞,准备一下,我们回去吧!”

告别了冷漠,我一路小跑回到了庄里,躲在沈湛门口的树上等他许久,怀里揣着在万花楼时偷偷绣的荷包,这一针一线都是我自己亲手绣的,终于等到了一席白衣缓缓归来。待他要回到屋子时,沈湛突然幽幽说道:“今日去乞巧节是不累吗?躲了这么久还不出来?”我不出声,手里拿着的荷包轻轻朝他扔了过去,沈湛看也没看过来,一手就抓住了我扔过去的荷包,看了一眼笑着说:“阿清长这么大,终于也会拿针线了啊!”他转过身子,朝我躲着的树上望了望,我轻轻跳下了树,笑嘻嘻道:“湛哥哥,你今日可是没陪我过乞巧节呢!这荷包是我自己亲手绣的,你看看好看不?”

“阿清,你的针线活还是要多练练,这荷包送给我就算了,要是以后你的夫君看到这样子的荷包指不定要多嫌弃你了。”沈湛点了点我的额头,他的手指冰凉凉的。

“湛哥哥,这荷包怎么可以送给那么多男子!你知道乞巧节如果女子向男子扔了荷包,男子又收下了,那就说明他们情意相通……”我一脸正经的说道。

“你这个丫头又在胡说了。妹妹送为兄东西那是天经地义。好了,夜深了,赶紧回屋休息。”

我看着沈湛把荷包收下了,才心满意足回去屋里,回到屋子里,红泪就端着茶水给我,絮絮叨叨地说:“小姐,你听说了吗?那个柳贝晞前几日外出,带回来了一个女子,听说那个女子在市集卖shen葬父,柳贝晞便用她积攒的银子将那女子买下了,外头都传着咱们龙啸庄的柳小姐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呢!”我摆摆手道:“她救下那女子也算善事一件!”

过了几日,庄里上下都忙出忙进的,我一拍脑门才记起武林中半年一会还有几天就要举行了,这几日武林中各大门派的大掌事、江湖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聚集在龙啸庄,向湛哥哥汇报这武林江湖中半年来的大小事,以此来维护江湖的秩序。

每次武林会我都会随着沈湛,躲在他的座椅后边,他那把盟主座椅高高的,直接挡住了我的身影,尽管有不少严肃固执的老头都明示不能如此放纵我,但是沈湛从来都不正面回应此事,也从来没有将我赶出去,他们便无可奈何这武林盟主的,这江湖无人不知龙啸庄的大小姐从小就是武林盟主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人。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江湖中所有大小事,我心中更是清楚,哪个门派换掌门,哪个小徒弟勾结权势被逐出师门,就连谁谁谁的夫人生了第几胎都能在武林会议听到。

到了半年一度武林会那日。庄里的人都绷紧了神经,格外谨慎,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哪位高人。江湖中人都陆陆续续进了龙啸庄,走向庄里的大厅。我一大早就躲在了湛哥哥的椅子后,无所事事地拿着衣角绕着圈圈。待我等到快睡着时,沈飞向湛哥哥道:“公子,今日参加武林会的各大门派参会者已经到齐。”

“今日是半年一次的大会,这半年来幸得各位前辈镇守江湖各地,方能保这江湖有一方平静……”

“今日是半年一次的大会,这半年来幸得各位前辈镇守江湖各地,方能保这江湖有一方平静……”

我躲在座椅后学着沈湛的语气,轻轻念出了每次的开场白,我都能想到沈湛那张脸上听到我的话有多少无奈。

“这大半年来西域魔教更是动荡不安,听闻魔教教主经虎崖山与五大派一战后已经闭关修炼,教中大小都交由左右二魔处理……”

“是的盟主,这左右二魔向来不合,趁着魔教教主闭关期间,为了争权夺利更是将这江湖扰得不得安宁……”

“盟主,依我看,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若不讲这邪风压下去,怕是不久的日子这江湖都要开始动荡不安了!”

许久,湛哥哥开口道:“各位前辈说的有道理,这魔教一直是江湖中的一大隐患。只是不知各位是否听闻,最近,灵山那边似乎有动静。”

灵山?听到这个名字我眉头皱了皱,灵山在九海十八山外,传说灵山住的都是神仙,寻常人是到不了的,灵山族人不屑朝廷,不喜江湖,按理说是难以存活在这世上,可是灵山族人代代习的灵术堪比仙术,听闻北都帝王曾为了不老术让朝廷官员求拜灵山族,可那位官员和随从用了大半年才过了九海就开始发现自身不对,所有人都开始衰老,他们又用了大半年回到了北都,听说回到北都后帝王惊呆了,因为短短一年时间,他派出去的官员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回来。没过多久,这位官员和随行的人就因衰老而离世了。后来便传出了灵山人都是避世的神仙,再无人敢去打扰。

听到灵山,所有人都蠢蠢欲动了:“灵山?盟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湛哥哥示意沈飞,沈飞点了点头,便开口道:“十日前北都一客栈内,一小二无缘无故死亡,官府向外界解释是暴毙症。可是,这个小二真正的死因是,衰老而亡。就在死亡的一日前,这小二确确实实是一个不到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只不过朝廷不想扰乱民心对外宣称暴毙而亡。”

“衰老而亡?那不是……”

“你们猜的不错,这世上能让人提前衰老而亡的只有灵山一族了,这就说明,灵山人已进入北都。”湛哥哥眉头紧锁,低沉地讲到。

他们又开始了漫长的商讨会,我听了一半跑了出来,这时候真的不得不佩服湛哥哥,每半年的武林会最辛苦的就是他了,江湖中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目,亲自处理。

我跑进了竹林,躺在一棵竹子下无所事事时,突然漫天的花朵随风飘落,我立刻跳起来,喊道:“花哥哥,花哥哥,你来啦!”这时从竹林里慢慢飘落下来一个红衣服上都是鲜艳花朵的男子,我第一次见到花仙子,惊讶地嘴巴根本闭不上,一个大男人居然穿着大红衣服,还长得十分妖娆,可是也只有花仙子能将这大红和妖娆结合得让人无可挑剔,还要发出赞赏。花仙子笑嘻嘻地看着我:“小清儿,半年不见,嗯,又长高了。来,告诉花哥哥,有没有想我呀?”

“花哥哥,你每半年才来看我一次,这次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呀?”我站起身子仰着脸问道。

“小清儿真是没良心,来来来,让我看看,到底长胖了没有?”花仙子说完就要捏我的脸,可手还没有碰到我的脸,突然一阵风将我们刮分开了,花仙子一个回旋,稳稳站住,我也后退了好几步,跌入到一个怀抱里,回过头,一怔:“冷漠?你怎么在这里?”

“久闻金圣手花仙子变得一手好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冷漠将我扶正,压低声音坏坏对我说道:“冷暖,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怎可能随便让别人碰你呢?”我白了他一眼,他现在,不是也碰着我吗?

“倒是不知道江湖中何时出现了大人物,也敢随便分开我和小清儿了?”花仙子说完侧了侧身子,便随手扔出了好几片花瓣,只见那花瓣速度如风,锋利如刀,朝着冷漠就飞过来,冷漠轻轻把我一推,气场立刻不一样,周身都散发着寒气,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剑,轻易地挡住了飞来的花瓣,花仙子后腿轻蹬一棵竹青,身子飞快飞出,这时他左右手都再次甩出了花瓣,不同于前次,这次的花瓣更多更密,让人眼花缭乱,冷漠也借着竹青轻飞上空,单手挡掉了各片花瓣,我着急地大喊:“你们两个别毁了我的竹子!”

就在这时,一把水墨扇阻断了二人的打斗,沈湛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声缓缓传来:“到了龙啸庄都是沈某的客人,二位在竹林里打斗,输赢是小,毁了我家阿清的竹青,恐怕这丫头会让二位今日出不了这龙啸庄的。”

冷漠和花仙子都收了手,二人皆落地,花仙子一甩他的红色袖子,冷漠却也拍了拍他的黑子衣袍,我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了冷漠身边,拽着他的黑袍子问:“冷漠你没伤着吧?”依旧看不到冷漠面具下的表情,只见到嘴角又是坏坏地笑笑,捏了捏我的脸,道:“还是你有良心!”

花仙子看了看我们,恢复了嬉皮笑脸,道:“我怎么舍得伤了小清儿最爱的竹林,那可是我变多少花都没办法赔罪的呀!”

沈湛皱了皱眉头看向了冷漠,问我:“阿清,过来,怎可不分轻重直呼狱门漠爷全名?”

“沈盟主,无碍,我与念清小姐自幼认识,这些虚名无需在意。”冷漠一脸正经看着沈湛,我没有多在意沈湛皱着眉头,倒是在意着冷漠的身份:“漠爷?你是漠爷?狱门漠爷那个漠爷?”

“冷暖,我叫什么都好,在你面前都是深崖谷的冷漠,不是吗?”我想了想,道:“那倒也是。”他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反正他是冷漠,我自幼识得的冷漠。突然冷漠低头将凑到我耳边,用他那坏坏地声音低声道:“小丫头,我刚刚可是看得确确实实的,这么多年来我送你的玉你都戴着,是不是睹物思人啊?”

他说话的气息都吐到了我的耳朵边边,我一听脸立刻红了,推了一把冷漠,大喊:“你臭美!”然后跑向了沈湛。

“阿清,随我回去,二位还是别在此耗费精力,武林会还没结束,片刻后还将继续。”沈湛转过身,看都不看我,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冷淡,我向着冷漠做了个鬼脸,就跟在沈湛身后走了。

沈湛一路上都没有跟我多说一句话,我也没有发现沈湛此时完全黑着的脸,心里都是想着冷漠这小子,越长大脸皮越发厚了!

等我走远了,花仙子慢慢走到了冷漠身边,幽幽道:“原来公子竟是这一年名震江湖狱门的当家人漠爷,人称狱门当家人神龙不见首尾,今日居然能在这龙啸庄见到本尊,想必漠爷这一年的准备都是为了趟入这片江湖啊!只是不知道漠爷是如何识得小清儿,别看这龙啸庄的小姐看似孩子气易亲近,放眼这江湖的男子,除了她那个湛哥哥,也就只有我能近她身旁几分。”江湖人都知龙啸庄的沈念清小姐自小不喜男子接近她身边,除了武林盟主沈湛。所以沈念清在逃离龙啸庄的时候才会选择了万花楼这处地方,也难怪沈湛一开始找不到。花仙子从第一次见到小清儿的时候,小清儿也就只有十岁左右,她睁着眼睛问沈湛:湛哥哥,这个红色衣服的哥哥今日是要娶新娘子吗?怎么穿的跟管家儿子娶媳妇一样红彤彤的?想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花仙子口中的茶直接喷出来,他看了一眼只到自己腰间的小姑娘,出口就逗她:你就是沈湛的妹妹小清儿?难道你不知道我着这身红衣裳是为了娶你过门的吗?小清儿一听立刻摆摆手:我才不要,我不喜欢你。想想他花仙子行走江湖迷倒多少少女却居然被一个小孩嫌弃了,以至他那么高傲的人连着两年追在她身后变着花样讨她开心,不断被她嫌弃,才换来了今天一句花哥哥,可是今日不说小清儿任由漠爷捏了脸颊,更是没有一丝排斥漠爷的反应,这足以让花仙子郁闷上好半天。

谁知冷漠直接丢下了一句话,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花仙子,他说:“那丫头从小就跟我有肌肤之亲,怎能与我不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