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九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938 2017-04-18 23:24:00

  接下来几日,庄里就传道:公子因为大小姐推了柳小姐大怒雷霆,不仅着急地抱着柳小姐回房,更是命周海不惜代价治好柳小姐脸上的伤。看来这龙啸庄很快就会有女主人了。

“沈飞,那丫头现在如何了?”沈湛一边练字一边头也不抬问着沈飞。

“回公子,柳小姐在周海细心照顾下已无大碍,周海拿了最好的除疤药膏每日三回给柳小姐换药……”

“沈飞……”沈湛抬头看向了沈飞,“看来你是太久没去山里历练了……”

“别别别,公子,我这不是跟您开玩笑嘛!”沈飞一听去山里历练立刻一脸讨好,“公子,你说你这又何必呢!因为一个柳贝晞搞得你和大小姐关系那么紧张,多不值得呀!”

沈湛走向了窗户,幽幽道:“那晚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向那丫头发了脾气,那丫头这几日该是恨透我了吧!”沈湛想起那天到阿清屋中寻她,却撞见她与漠爷在屋顶痛快淋漓的喝酒,更是把不该见到的都见了,还有阿清那羞得满脸透红的模样这些年来从未见过如此的她,在他面前,阿清就像长不大的小姑娘一样,她说喜欢他,却从未见过她如此娇羞的样子。回到屋子更是心烦意乱,正巧柳贝晞送来莲花羹,若是以往,他定是不见的,可是那晚或许因为心烦,竟答应了指点柳贝晞作画,他清楚看到柳贝晞满脸惊讶后害羞的样子,可是就是这样的柳贝晞更让他想到了阿清刚刚的模样,他越是作画越是冷静不来,直至阿清来找他,他突然就对她发了脾气。

“公子,听红泪说,那晚大小姐红着眼睛回到屋子后,这几日格外安静,每日都是到竹林习剑,后便在竹林中看了会书,就回到屋子里不再出房门。”沈飞慢慢向沈湛说着,“只不过近几日庄里都在传龙啸庄要添女主人了!”

“噢?这丫头是改了性子了吗?”沈湛想着按照阿清的脾性,这几日该是搅得这龙啸庄不得安宁才是,“传令下去,谁再乱嚼舌根子就逐出这龙啸庄。”

漫天的竹青随着我的剑飞舞,那晚沈湛对我发脾气倒是让我清醒了几番,外界说龙啸庄的大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我自己有多少料我是清楚地,虽然什么都会,但是什么都只学了点皮毛,我永远都不会成为像柳贝晞那样的大家闺秀。我的湛哥哥这么多年来都单身一人,大家都说他在等沈念清及第,可是自从我跟他表明心意被拒后,这些日子他的行动告诉我他不是在等我,他喜欢的人只是没出现罢了。虽然我不喜那个柳贝晞,但若我的湛哥哥喜欢她难道我要逼着湛哥哥不去喜欢吗?感情这事从没有对错,更是勉强不来的,以沈湛的性格,如若他对我有那么一丁点心思,便不会至今仍与我兄妹相称,这些年的喜欢倒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只不过可怜我长这么大,还没正式开始一份恋情便被喜欢的那个人将这喜欢扼杀在摇篮里了,估计老天爷给的这桃花种子不好,没生根呢便烂在了泥土里。小时候冷漠便说过我太没心没肺,不知是好是坏,如今看来,这性子在感情面前多多少少还是有好处的,总不能被人拒绝就往那河里一头栽进去吧!

“什么时候白公子倒养成了偷窥的习性了?”我收了剑,背着身子道。

沈湛慢慢从不远处走过来,走近些他开口道:“阿清……”

我回过身子,伸手抓了一片正掉落的竹青,道:“湛哥哥,你别说话,听我说。五年前,你把我从深崖谷领回来的时候,那天就是在这里你跟我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湛哥哥了。这五年来你就真的像哥哥一样悉心照顾着我。许是自小只与你相处,我总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跟你两个人一起过了,可我忘了湛哥哥你就快要而立了,可我呢,还不到及第之年,如果因为我让你无法成家,湛哥哥的爹娘该有多伤心啊!”我转着手中的竹青,让自己一定一定要平静,“湛哥哥,从你把柳贝晞带回来那刻起我便不喜她,因为总感觉她会把我唯一的湛哥哥给抢走,可是我现在才明白,不是她把湛哥哥抢走,是湛哥哥从来都不属于我一个人的。书上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柳贝晞如此大家闺秀,是男子都会选择她来度过余生的。湛哥哥,那日看你抱着柳贝晞离去,我虽然伤心,可是这几日我也是想得清楚的,该为湛哥哥高兴才是,这么多年湛哥哥终于找到心仪之人了!”

“阿清,你在乱说什么啊?”我突然被沈湛掰过身子,我抬头看了看沈湛,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湛哥哥,我没事的,真的没事的,你身边需要一个可以帮助你的贤内助,不是我这个总闯祸让你不省心的小麻烦精,”我轻轻拂下了湛哥哥的手,“湛哥哥,以后我们不能像往常一样那么亲近的,柳小姐会不开心的,你即是选择了柳小姐定要好好对待人家。我也不会对她不好,让你难做,毕竟以后见了面也要叫声嫂嫂的。”我后退了一大步,认认真真向沈湛福了福身子,道:“湛哥哥,往事便当我这个妹妹不懂事,今日起,你我二人只论兄妹,不作他想。妹妹在此先和哥哥道喜,待哥哥大婚之日,妹妹定送上厚礼,祝哥哥与嫂嫂百年好合!”说完最后一句我都觉得自己要哭出声了,不再等沈湛说话,转过身子便跑开了。跑回了屋子,关上门,慢慢走到椅子前坐下,终于哭出了声,今日真的是结束了我这段花都没开就凋谢的感情。

“难听死了,别哭了!”突然一个黑色身影从我床上坐起来,我一惊抬头望去,看到冷漠扶着额头坐在我床上,我眼泪都来不及擦:“你怎么在这里?”

他头也不抬说道:“这几日与你那湛哥哥不分昼夜商讨着事,好不容易今日得空想着小憩一会,还没入睡就被你吵醒了。”我倒不知道我的房间什么时候成了冷漠的休息地了。他幽幽地抬起头看了看满脸眼泪的我,摆摆手:“过来!”不知为什么我随着他招手起身移步到床边,坐到他身边,冷漠伸手擦了我的泪水道:“看惯了你没个正经的模样,倒是不曾见过这样的你。”他这话刚说完,我一把拉过他的衣袍,捂住了脸,放声痛哭道:“你别看我,你让我哭多会,今日起我和湛哥哥算是完了,我心里难受。”

突然黑色袍子被一把甩开,手里突然空空的,我抽泣着看着冷漠,却看到面具下的双眼似乎闪烁着火苗,他突然来过了我,一把将我吻住,不说二话用舌头撬开了我的双唇,贪婪的吮吸着,我惊住了,连呼吸都忘记了,接着一阵轻痛从嘴唇传来,嘴里有了股血腥味,我立刻回过神,刚要说话,冷漠又紧紧抱住了我,不让我有喘息的机会,他有点紧张又不失温柔在我耳边说着:“冷暖,没有在你身边这五年我很抱歉,但是从今往后我都不会离开你,也不可能让你离开我身边,就算你过去喜欢上了谁,都忘了吧!你说过的这辈子都会在我身边的,该履行诺言了。”许是见我没有反应,他低头看了看我,我也呆呆地抬头看向了他,冷漠他在和我表白吗?

“冷暖,你还小,你还看不清楚自己的心,我可以等你,等到你明白心里到底装着谁的那天。”他说完又亲吻了我的额头。我这才发现我居然没有一丝想要推开冷漠的感觉,还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冷漠像释重一样松了口气,又露出他坏坏地笑容:“你这丫头,该回神了!”我才赶紧推开了他,退后了好几步,后知后觉脸上发烫:“冷漠,你这混蛋,快点给我出去!”边说边把他抓着他的衣服将他推攘出了门口,在关门之际冷漠突然来了一句:“小心嘴巴的伤口!”我一听脸更红了,“你还说!”恶狠狠瞪了他一样大力将房门关上。

气呼呼地躺到了床上,一把抓过被子盖住了头,懊恼的瞪着床铺。今天过得都是什么和什么呀!可是为什么我竟然不排斥冷漠?难道我根本就不是喜欢湛哥哥?而是喜欢冷漠?不不不不,才重新遇到冷漠多久呀!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冷漠?这一定是因为小时候情谊的缘故!一定是这样的!这天我便在纠结中度过了,因为冷漠的吻,我竟也一时忘了因为沈湛而伤心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