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十三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841 2017-04-22 22:10:00

  “我看这沈家小姐倒是配不上二皇子。”一声幽幽地男音从我隔壁桌传来,是他,四王爷司马赫!

“老四,何出此言!”帝皇听到这话,忽然沉下了脸。

“帝兄,虽说这沈小姐来自龙啸庄,可如今却尚未及第,年纪与峰儿不相配!况且,峰儿是帝皇帝后心头肉,他出生之日帝兄更是向天下宣告待司马峰成亲之日便册封为太子!这沈小姐轮样貌,论才学,她都并不出众!我虽久居府中,但也曾听传闻道这沈家小姐不喜读书,经常闯祸。帝兄,若是沈小姐成为太子妃,这北都帝宫怕是要乱了套了!白公子,你说是吗?”司马赫笑着问沈湛,沈湛抬头望向了司马赫,二人目光谁都没有退缩,沈湛接着说道:“四王爷所言有理,我这个妹妹至今都没让我省心过,前不久与我置气便离家出走数日,她这脾气若成为太子妃,怕是我这个兄长要成为北都的罪人!帝皇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听了二人的对话,我的脸不断抽搐,这二人贬起我来话语怎么说的那么顺口呢!

帝皇听了他们的话,怕是觉得在理,不能因为想要拉拢龙啸庄却因为我毁了他的天下,他尴尬地说:“此事容后再议!”

司马赫喝了口茶,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声音说:“沈小姐不会怪我刚才对你的评价吧!”

我看向他,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四王爷说的字字在理,今日这话传出江湖,他日我若嫁不出去,怕是要赖上四王爷了!”

他听了这话突然转过头看向我,坏坏笑着说:“求之不得!”我一听脸突然红了,为什么,这个人居然与冷漠那么相似?

“老四,你同沈小姐在说什么呢!”帝后突然笑着开口问道,司马赫说:“我虽日日抄写经书,却也喜爱谱曲。不是说明心郡主一手琵琶让人追魂兮!听底下人说今日乐姬身子抱恙,可否请明心郡主为大家助助兴?”我听完扑哧一笑,好你个司马赫,三言两语便把郡主当做乐姬。果不其然,柳贝晞的脸色霎时不太好看,但是帝皇帝后没有一丝开口帮她的样子她便起身道:“这是自然,能为帝皇帝后助兴是贝晞的福分。”

“这下你可解气了?”司马赫轻轻说了一句,我惊讶地转过头看他,他倒不再看我,他居然为了柳贝晞刚刚出言附和帝后问我婚配的事在为我出头。

“斜风细雨正霏霏。闲庭柳絮飞……”柳贝晞一边弹着琵琶一边清唱道,只见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动着琴弦,一声声曲调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绕耳而来,柳贝晞一手好琵琶倒不是捏造而来的!

就在大家都沉浸在琴音中时,忽然我的眼睛被一刀光闪过,就听闻小安子喊:“有刺客!”御花园霎时乱了讨,不知哪里多出了两三个手执刀剑的人,一人扑向了帝皇,另一个,却朝着我身边的司马赫刺过来!只听帝皇大喊:“保护四弟!他不会武功!”我一惊,司马赫不会武功!身边的司马赫却纹丝不动,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冷漠的脸就与他重叠在一块,就在这危机的瞬间,我也来不及想,整个人朝着司马赫扑了过去,由于用力过猛,我们两个随同的轮椅一同倒地,倒地时他下意识一手护住了我。他似乎没想到我有这个举动,回过神后朝我大吼:“你发什么疯!”前来的刺客已经被虚无一手打开,我倒忘记了这四王爷身边可是跟着个天台寺出来的虚无,天台寺出来的僧人,武功自然不在话下。

我虽看到沈湛多次想朝我奔来,却见那柳贝晞整个人抱住了他,瑟瑟发抖,他一手护着柳贝晞,一手拿着墨扇将一刺客打出去,倒也是顾不上我的。

三个刺客最终被拿下,帝皇大怒,还未处置他们,沈湛便推开了柳贝晞,冷冷道:“这北都一行真是热闹,偌大的帝宫都能生出刺客来!”

帝王气的掀了桌子,大喊:“给朕查!我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朕眼皮底下行刺!”

柳贝晞虽被沈湛推开,却依旧瑟瑟发抖依偎着沈湛。

司马赫被人扶起坐好,我也从地上起来,手臂的疼痛却让我咧开了嘴,我才发现我的手臂竟被剑划破,正留着鲜血。忽然双脚离开了地面,整个人居然被司马赫横抱起来,坐在他身上,我挣扎大吼:“你干什么?”他一句话就让我安静了,他低沉说道:“冷暖,别闹!”我整个人就呆住了,他叫我什么?我不可思议看着他,几乎忘记了呼吸。这样的声音,这个称呼……冷漠他,竟然是北都的四王爷司马赫?

“请白公子在帝宫稍住几日吧!沈小姐既然因为我而受伤我便不能放任她不管。想必白公子也知我自幼由念善大师抚养长大,念善大师一手医术在下自认学的可以,沈小姐便由在下医治吧!白公子就不用跟着了,还是留下安慰受到惊吓的郡主吧!”司马赫,噢不,冷漠面无表情说完不再理会沈湛,虚无不曾言语,上前推着我们走了。

我不知道沈湛怎么想的,可是刚刚遇险时,他确实紧张着柳贝晞才无法赶来救我,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想到这我的心便凉了凉。

我与冷漠进了一宫殿,我挣脱从他身上跳下,冷冷看着他,中规中矩行了个礼:“民女沈念清,拜见北都四王爷!”冷漠看着我的模样,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然后随即从轮椅站起来,我惊讶地指着他又指着门外,他边朝我走过来边说:“放心吧,这殿里都是我的人,不会有人走漏风声的。过来,我看看伤口,再不给你包扎你是要流血而亡吗?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这里虽然都是我的人但毕竟不能久待。待我给你上了药,我去向帝王请旨让你随我回府。到时我再慢慢同你讲。”我已经坐在椅子上,他也蹲在了我身边。

这时虚无拿了个盘子走进来,上边放着剪刀纱布和药,看了我一眼,一手拖着盘,一手放于胸前道了句:哦弥陀佛!

冷漠用剪刀小心翼翼剪开了我的衣袖,幸好伤口并不深,但他依旧满脸凝重,小心翼翼地将药撒在我的伤口上,我疼得咧了咧嘴,然后说:“这么多年,没想到是这样看清你的模样!”

他不言语,上了药之后又给我将伤口包扎好。然后对虚无说:“去拿套衣裳过来。”殿中剩我们两个,冷漠突然握住了我的手,看着我说:“冷暖,刚刚你扑过来那一刻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我在帝王身边这五年他都以为我不会功夫,可是刚刚差点我就要杀了那个刺客。”

“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事,我却是不想卷入你们这些是非的。刚刚之所以会扑向你,是因为……”我忽然不好意思开口了,我要怎么说?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太像你了?可这话怎么说却觉得怪怪的?

“因为什么?”冷漠握住我的手紧了一紧,有些紧张看着我。

“因为……”我看了看他,别开眼睛,小声嘀咕着:“因为我刹那间以为四王爷是你。”

“你说什么?你,是因为以为他是我才救下了那家伙吗?”冷漠的眼睛突然发出了光,他看着我不愿意放过我脸上的表情,我受不了他如此看着我,从椅子上弹跳起来,语无伦次说:“什么你呀他呀,不都是你嘛!行了,我……”冷漠掰过我的身子,吻住了我,突然一切都寂静了,只听到我和他两个人的心跳声。

他他他,是不是吻我吻上瘾了!

然后紧紧抱住了我,松了一口气,说:“我真怕你说是被那家伙的样貌给迷住才救了他!那我宁可毁了自己的容颜!”听他这么说,我却笑出了声,冷漠说着什么傻话呢!但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竟有点习惯冷漠的怀抱了?

“我们得出去了,再待下去怕是惹人起疑了。”我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便同冷漠一同去了御花园,路上才知道,虚无是冷漠在天台寺时救下的弃婴,听说虚无是被亲生父母丢在天台寺庙前,那日天寒地冻,幸亏冷漠将他抱回房中,否则虚无定存活不下来。

我朝着虚无点了点头,他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小,满脸稚气还未褪去,一身僧衣却衬得他过于老气横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