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十七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575 2017-04-22 22:57:14

  沈湛已经在门口等我们,红泪随着我走了出来,虚无推着冷漠也跟在旁。。沈湛摇着扇子对我们说道:“舍妹的伤麻烦四王爷了!”

“白公子客气了!今日本应尽地主之谊陪各位游游这北都,奈何今日十五,本王要在佛堂抄经念佛,恕本王不能相伴了。”冷漠一本正经地说着。

沈湛也客气回应:“我们兄妹二人前来府中打扰已经心中有愧。王爷无需理会我们,王爷的心意在下心领了!”

冷漠点了点头,身后的虚无道了句“哦弥陀佛”便在冷漠示意下推着冷漠回屋子里了。

沈湛看了看我,说:“走吧阿清!”

刚出了四王爷府,便看到帝皇身边的小安子公公前来,他朝我们行了礼,说:“白公子好,沈小姐好,帝皇差小的来告诉白公子,明心郡主昨夜忽染风寒今早竟昏迷不醒,浑浑噩噩中一直喊着白公子的名字,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特请白公子进宫一趟。”

沈湛冷笑了一声,说:“在下既不是御医,亦不会医术,想必帝皇是找错人了吧!”

小安子公公也不恼,依旧恭敬地说着:“帝皇知白公子不日将回龙啸庄,他让小的告诉白公子,这北都的郡主可是只有明心郡主一个,若一个不小心郡主福薄,这江湖怕是要乱上几乱!”

“你威胁我!”沈湛忽然周身起了寒气,小安子“扑通”跪倒在地,低着头连连求饶道:“白公子别生气,小的也只是将帝皇的话如实转达而已!”

我听出了小安子的话中话,莫不是,北都帝皇将柳贝晞拿来威胁湛哥哥和龙啸庄?我皱着眉头,对湛哥哥说:“湛哥哥,听起来郡主倒是病的挺重的,你还是进宫瞧瞧是怎么回事吧!”

沈湛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也罢,我便看看这北都帝宫将如何玩花样,阿清,你今日……”

“湛哥哥无需担心我,这北都我亦是待过些日子,我随处走走便回府。”

“也好!龙啸庄的护卫会跟着的。”

沈湛随着小安子走了,我的心又是空空的,柳贝晞在湛哥哥心里,亦是有一片之地的吧!

我招呼着红泪便上了街,奔着这北都最著名的醉鸭去。

北都最著名的醉鸭就在醉香楼,今日出街,为了方便行走我同红泪都扮作了男子装扮。红泪笑着说我扮成男子亦是风度翩翩的。

进了醉香楼,迎面却被一个从二楼的酒杯砸下,还好我反应快,拉着红泪闪到一旁,还未开口骂人,醉香楼的小二便迎上来,边擦着汗一直道歉:“对不起客官对不起,这这这……二楼……”

二楼便传来一声喊骂:“老子养你们,老子说什么你便得照做!给老子脱!”

“爷,求求您,放过我吧!”一声哭泣声随即求饶着。

周边的人对着二楼指指点点:“这福二公子太不像话了!简直把这北都都当做了万花楼吗?居然大庭广众之下让他的小妾做如此伤风败俗之事!”

“就是就是,你瞧瞧,竟然让他的小妾脱了衣服睡在桌子上当盘子使!真是作孽啊!这种事情也想的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一个身影从二楼跳下,竟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我一个眼尖急忙扑上去,借着桌椅的力跳了几跳抱住了那个女子,可惜力气不够,两个人一同跌落在了地上,却因为冲击力小都无事。那个女子哭哭啼啼喊着:“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这时二楼伸出了福二公子的头,我一瞧,这不是当初在万花楼里被沈湛的墨扇刮花了脸的男子——福安嘛!竟然是他!

他一手拿着酒壶,怒骂:“臭娘们!居然摔不死你!”接着居然抽出了身边护卫的剑朝我们扔下来,四周的人都唏嘘一口气,无人敢出手。我抓着身边的女子赶紧翻了身,这才躲过这一剑!红泪赶紧跑到我身边,着急地问:“公子,你没有受伤吧!”

福安气冲冲跑下了几层楼梯,指着我大骂:“哪来的臭小子!竟敢插手本小爷的事!”

我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出手伤人惹气了,自知这福安公子身无半点功夫,都是占着家里为非作歹,我拍了拍衣服,对红泪说:“让我们的人进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

红泪拿出了袖子中的口哨吹了一声,那是龙啸庄的密语,几个龙啸庄的护卫便夺门而进,我坐在一张椅子上,指了指福安,说:“把那个臭小子给我抓下来!”几个护卫道了声是,便朝着福安飞去,挡在福安前想要保护他的护卫们很快就被龙啸庄的护卫们打飞了。

眼看就要抓住福安,福安见情况不妙,朝着二楼大喊:“你还不下来救我!我花那么多钱白请你了么?”

忽然二楼飞下了一个戴着斗笠的男子,身手装扮都是行走江湖的人,武功亦在龙啸庄几个护卫之上,几个护卫还未出手就被他打落在地。

心中的小火苗越烧越旺,欺负我,还欺负了龙啸庄的人,当真是以为老虎不发威就是病猫吗?

我一掌拍向桌子,借着力对着戴斗笠的男子挥掌而去,男子拔出了剑,也朝我刺过来,我在空中翻了个身子,接过了红泪朝我扔来的剑,同样朝他飞去,剑锋相对,那男子边打边说:“小娃娃,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别浪费精力了!”

我哪肯听他胡说,一招一式都拼了力,男子见我剑式出自龙啸庄,喊了句:“你是龙啸庄什么人!”

“你无须知道太多!”我依旧朝他挥剑而去,剑光闪闪,在空中化成一弧。男子忽然便夺窗而出,我哪肯放过他,紧追着不放。

二人追打着到了城外,男子一边出手一边喊着:“在下不想与龙啸庄结怨!公子是否肯高抬贵手!”

“你助纣为虐!视人命如草芥,今日若不是我龙啸庄出手,你便眼睁睁看着那福家公子随意杀人是吗?”

“福家公子出得起金银,在下也是为了口饭吃!若公子再不肯善罢甘休,便不要怪在下不客气了!”男子说完,腾空而起,在空中挥出了一片耀眼光幕,刺眼的剑芒带着怒气直接朝着我冲击而来,我急忙双手超前挡住,却根本无法抵挡得住这波剑击。

身子被剑击甩出了好几米远,重重从空中掉下,喉咙间一瞬闷,竟吐出了一大口血。不知为何,忽然怒火直冲脑门,身子从丹田便开始发热,似乎要炸开般。我慢慢站起身,竟觉得体内有好几股气息在横冲直撞。

男子忽然瞪大了眼睛,指着我说:“血,血莲!魔教……公子饶命,饶命!”他已经连连退后,可是我似乎不再受自己控制一样,忽然冲着天空怒吼,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身体内的热浪赶走!忽然左臂一挥,竟轻松将男子直接吸附过来,手掌直接抓住了他的喉咙,他挣扎地说:“在下……有眼不识……泰山……饶了……我。”我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手一用力,竟将一个四十几岁的江湖男子杀死了。

“住手!”忽然一声喊叫让我回过头,竟是朵哈,她看着我以及倒在地上的男子一脸惊讶,我抬起手掌要向她出手时,朵哈也抬起了右手,响了响铃铛。我的身子一软,便失去了知觉。

就在沈念清朝着空中怒吼的时候,远在西都的魔教教主杀无痕忽然睁开了双眼,他闭关至今数月有余,他没听错,刚刚那声怒吼,竟是魔教历代教主才会的虎震音!这是怎么回事?

杀无痕起身,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笑,这江湖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