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十一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908 2017-04-20 14:43:53

  走出了院子,我轻轻挣脱了冷漠的手,冷漠也由着我,我走快了两步,冷漠便在我身后跟着。

“丫头,你可知北都帝皇忽然下旨封柳贝晞为郡主是为何?”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苦笑了一声,伸手抓住身边的花枝,道:“你们都当我三岁孩童吗?这龙啸庄在这江湖跺一跺脚,北都帝皇亦是要怕上几分。所以,这里的一切风吹草动又怎么会逃脱得了四都的眼线?恐怕从柳贝晞进了龙啸庄那日起,这四都都已经蠢蠢欲动要从她下手了。如今到处传言纷纷,湛哥哥因为柳贝晞迁怒于我,正是四都纷纷献殷勤的时候。北都帝皇快上几分,封了个郡主给柳贝晞,也是为了向湛哥哥,向这龙啸庄表明诚意的。柳家一案即是江湖事,什么时候轮到他北都帝皇管辖了?一切都不过是为了给柳贝晞封上个郡主讨好龙啸庄罢了。若他日,这柳贝晞真真成为这龙啸庄的另一个主子,亦是以北都郡主嫁入的,这不正好合了北都帝皇心意么?有了柳贝晞这层关系,你说龙啸庄是不是就变成了北都的龙啸庄了?”

“我就知道我的暖丫头看起来迷糊,心里却是个明白人,不过你这话倒只说对了一半。”冷漠越过我,径直走到我前头,我便小步追上去,“你以为你那个湛哥哥看不出北都帝皇这丁点把戏么?若是给北都帝皇牵着鼻子走,沈湛也太浪得虚名了。我这趟与你们大张旗鼓去北都,你跟着我一起怕是要受苦了,但是这北都我是非去一趟不可的。”我想了想,冷漠此次参加了武林会,等同于告诉江湖,这一年来在背后默默扶持东都的狱门是真正进入这趟浑水了,谁都不知道狱门门主为什么会明眼进入这北都,可是明白的是,想要他死的人,一定不少。

“你是知道我不愿跟着他们去北都的,为何要拉着我与你们前去?”我突然拉住了冷漠的衣袖,认真看着他。

他却反手握住了我的手,笑着说:“冷暖,你这记性真差,我说过的,这次相遇我便不会离开你左右,即便你是这龙啸庄的人,我也是要定了,既然我要走,你只能跟着我走。”

我后悔问他这话了,每次冷漠讲话都能讲到我脸红,奇怪的是我却生不出一丝厌恶。

冷漠松开了我的手,双手为我拢了拢衣袍,道:“这几日天气渐渐寒冷,看来这第一场冬雪不远了,你这身子骨自小就不硬朗,可莫再受了寒。你让红泪跟着你一同前去北都吧,丫头,你一日未及第,便是这龙啸庄的人,倘若到了及第那日,你可愿意跟我携手这江湖?”

“我……我不知道。”我别开了眼睛,无法接受冷漠如此深情看着我,他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头:“也罢,不该如此逼着你的,这五年等都等了,又怎会怕等不起。我记得以前在深崖谷,你同我讲你不喜乱世,只求寻得一方平静之地,一良人与你共老便足以。冷暖,我一直都为了你这话在努力,如今一方平静怕是暂时许不了你,可是这良人的位置,你能否许给我?”我惊讶地又看向了冷漠,他竟然,知道我心中最深处的渴望,就算是孩童的言语,他也记得如此清楚。

我虽是这龙啸庄大小姐,沈湛也曾许我这辈子衣食无忧,可他却不知我内心要的却是隐居俗世,与一人白头偕老。沈湛是不能,也无法丢下这江湖不管的,所以渐渐地,隐居俗世变成了心底最深的秘密。

到了前往北都的日子。

龙啸庄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出行的队伍里有两辆马车,我拂开车帘,看了一眼龙啸庄三个字,曾记得五年前来时,我竟隐隐害怕这三日,今日,我却在它的庇护下,安安稳稳过了五年的生活。冷漠和沈湛分别骑着马在前边领队,我的马车后,跟着柳贝晞的马车。红泪一边倒了杯茶水给我,一杯念叨着:“小姐,自从柳贝晞出现后,这龙啸庄可是破了好几例,如今这出行的马车也给她备全了!你说,公子不会真的想让她做夫人吧?”

我接过茶水,放下车帘,没有应她。红泪看我不说话,也不再言语。

一行人浩浩荡荡行走了些日子终于抵达了北都。掀开车帘,一股寒气迎面袭来,四处的枝头上早已没有红花绿叶,残留的几片黄叶似乎就要凋零。

红泪将毯子往我身上紧盖住了些,道:“小姐,看这样子,今年第一场冬雪就在这几日了,还好我们随行的衣裳是足够的!”我点了点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冷漠,他依旧披着黑色的衣袍,这些日子的我们倒都不曾言语过。

刚抵达北都,北都帝皇便派了人来迎接。

便听沈湛淡淡对冷漠说:“漠爷,阿清自幼随着我,如今到了北都亦是不例外。漠爷既有其它事宜带着这丫头也是诸多不便的,我们今日便要进宫面圣,漠爷是跟不得的。所以,就此别过吧!”

冷漠也淡淡道:“就算沈盟主不开口,这北都帝皇怕是早已安排好我的去处了!”话刚说完,便有一行身着盔甲的官兵走到冷漠跟前道:“狱门漠爷,在下是北都将军董毅,帝皇听闻漠爷到达北都,特此吩咐在下在此等候,请漠爷跟随在下一同走一趟吧!”冷漠身边早已被包围起来,他哈哈大笑翻身下了马,无畏地看着四周,衣袍随着寒风飘扬,他道:“看来今日非和董将军走一遭不可了!不过,且让我先同我的暖丫头说上几句,我怕这么一走害她担心,便是我的不是。”冷漠说完便朝我的马车走来,刚迈开脚步,身边一个官兵误以为他要跑走,二话不说拿着长矛便往前刺去。长矛还未碰到冷漠,竟从头开始断裂了,而那个官兵也整个人被震飞出去,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我,我从不知道,冷漠的功夫竟高深到如此地步,还未看他出手,敌人就已经阵亡。他坏坏笑了笑,在场所有人却都听得到他声音,不寒而栗:“暖丫头不喜杀虐,今日我不杀人。”再转眼看看那个倒地的官兵,吐了几口鲜血并未死去。我看到了沈湛更是用着警惕的眼光看向了冷漠。

冷漠走到马车,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说:“冷暖,去北都宫里等着我!”然后转身随着董毅一行人离去。

红泪拽了拽我的衣袖,颤抖道:“小姐,你……你刚刚看到漠爷是怎么出手的吗?”我回过头看看她,摇了摇头。冷漠,真的不是五年前在深崖谷让我追着跑的野小子了!

颠簸了又一阵子,便听到有人唤我下马车:“沈大小姐,再往前走便是北都帝皇深宫,马车一律不能进内,劳烦小姐下车,由宫人领路觐见帝皇。”下了马车,柳贝晞迎了上来,她苍白的脸色看出这一路她过得不是很好。

“妹妹,这一路可还好。我念着妹妹身子单薄,担心了一路。”她身边的阿奴接着说:“是的大小姐,小姐一路上与我念叨了一路,一直挂念着大小姐是否在马车上过得舒适。”

“有劳柳小姐挂心了,念清并无大恙!”不远处沈湛朝我们走来,他冷淡地说道:“随我一同入宫面见帝皇吧!”我点了点头,柳贝晞也福了福身子。

三人一同走在进宫殿的路上,这北都不愧是执掌半个天下的帝宫,一路上座落着不同宫殿,每座宫殿都金碧相辉,宫殿前的每根柱子都盘绕着金龙,明幌愰。看着这富丽堂皇的帝宫,我倒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要争夺这天下,毕竟这华丽的一切没有多少人能抵抗的。

沈湛突然放慢了步伐,与我并行,他没有看着我,但是话语却是说给我听的:“阿清,江湖险恶,你涉世未深,虽与那狱门漠爷自小相识,却不知他如今已不是同你当年嬉戏的少年。以后莫与他亲近。”

我听后便淡淡一笑,说:“湛哥哥多心了,阿清不过一普通女子,没什么值得冷漠费尽心思靠近。湛哥哥应该高兴才是,这些年来除了你与花哥哥,终于有一男子不让我厌烦的了。”说完我故意放慢了脚步,与身后的柳贝晞同行,她笑着问我:“妹妹在与公子说着什么开心事,能否与我一同乐乐?”我看向长廊旁的绿草,道:“没什么,湛哥哥同我讲如今身边多了不同的人,以后这生活便该换了模样了!”

眼光余角明显看到前边那抹白色背影身形顿了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