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二十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3041 2017-04-28 21:16:05

  我一听飞奔到了湛哥哥房间,一进门边喊着:“湛哥哥!”却发现沈湛的房间坐满了人,冷漠在,虚无在,柳贝晞也在。

“小姐,小姐,鞋子!”红泪在身后拿着绣花鞋追着我,我才发现我一路小跑过来,都顾不上鞋子掉了一只。

柳贝晞站起身子福了福身子,以她现在的身份并不需要朝我行礼,但她依旧做了。

她今日看来心情大好,满面春光,一直来白嫩的脸上也有了些红晕。

冷漠以四王爷的身份,坐在轮椅子上,冷冷说:“沈小姐就算有再急的事,也不该不顾及女孩子家形象。”冷漠看着我跑进来,有些怒火冲冲,他认为我又为了沈湛失去了理智。

我没有理会冷漠,如今我整个心思都是湛哥哥要娶柳贝晞,我站在沈湛面前直勾勾看着他说:“红泪说的是真的吗?那北都帝皇的圣旨也是当真了,是吗?”

沈湛有些不忍心看着我如此,他说:“阿清,你冷静点,听我同你讲!”

我甩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一步说:“湛哥哥,自小到大你同我无话不讲,想不到如今,我竟是要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的婚姻大事,昨日你有多少机会开口同我讲你却不曾说上一句!湛哥哥,妹妹在此,祝你新婚幸福!”

说完便不再理会任何人,跑了出去。

是的,我自知同沈湛不再有可能,可是,没想到我的湛哥哥竟然连成亲如此重要的事都不曾亲口同我提起,我就如同这天下人一样,竟然要通过圣旨才能得知。我不再是他最亲近的人,自从柳贝晞出现后,我和湛哥哥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

“不穿着鞋子乱跑,难不CD不怕划破脚丫子吗?”身后传来了冷漠的声音,他手里拿着我的绣花鞋。

我坐在了长廊边座上,他弯下腰来,慢慢将鞋子给我穿好。

我生气地说:“你不懂,你自认为跟他最亲近的人竟然不将人生大事告知你那种气愤!”

冷漠给我穿鞋的手顿了顿,没有抬头,幽幽说:“难道你不是在伤心你的湛哥哥要成亲了吗?”

我一手打在了边座上,说:“湛哥哥要成亲了我当然伤心了,以后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可是,我更生气他竟然没有亲口同我说这件事!他这是娶了媳妇就要忘记我这个妹妹了吗?”

冷漠这时才缓缓抬起头来,嘴角竟然有着一丝笑容,同刚刚在房里一脸冷漠天差地别。他说:“我还以为你因为你湛哥哥又伤心欲绝呢!”

“你……咦?你怎么可以帮我穿鞋子呢!”我惊讶地看着他。

女孩子的鞋子,只有她的夫君才能为她穿上的……我没有讲出来。

“冷漠,你可知晓昨日江湖发出了虎震音之事?”我抬头小心翼翼说道。

“知晓,听闻是从城发出,却不知是何人。”

“如果我同你讲,那人便是我……”

“你说什么?”冷漠吃惊地看着我。

虚无道了句哦弥陀佛便走远两步给我们两个守着。

“有虚无在,不怕周遭有人偷听。说吧,同我好好讲讲。”

我就毫无隐瞒将全部事情讲了出来,冷漠越听眉头越皱,我讲完后,伸出手点了点他的眉心说:“拜托你了,你这样子弄得我很担心。”

他说:“暖儿,你就好好正常过日子,你身上的秘密我会给你解开的。”

“阿弥陀福,白公子。”虚无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一同转过头发现一身白衣站在虚无跟前,被虚无挡了下来。

沈湛面无表情,叫唤着我:“阿清,过来。”

冷漠笑了笑,对着沈湛说:“白公子,我正在同沈小姐聊聊家常,你不介意的话便一同过来吧!”

沈湛走了过来,说:“竟不知道四王爷什么时候同舍妹如此熟悉了?”

“白公子贵人事忙,更何况喜事将近,自然放在沈小姐身上的心思变少了。”

“阿清,我不是不同你讲这事,只是决定匆忙,来不及同你细说!”沈湛也不理会冷漠的冷嘲,同我温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也柔声说:“湛哥哥既然这样说,我也是听的进去的。还是先恭喜湛哥哥喜得佳人!”

“阿清,你……不介意?”沈湛有些惊讶看着我如此平静。

我歪着脑袋说:“湛哥哥说得哪里话?湛哥哥如今要成家了,我这个做妹妹的高兴还来不及,想着父亲母亲泉下得知定也为湛哥哥欢喜的!”

沈湛这一问我自己也有些惊讶,得知沈湛要成亲了,我的心情竟然不会再同以往一样难过伤心。

“沈小姐说的是,明心郡主乃帝皇亲封的北都第一郡主,想来论身份容颜及才学,同白公子倒是天作之合。莫说沈小姐,连我这个不问俗世的王爷都为你们开心。你说是吧,虚无!”冷漠笑着说着。

“哦弥陀佛,王爷说的极是!”

这时柳贝晞也走了过来,我看着她,又看看湛哥哥,确实如同冷漠所说,柳贝晞倒也是佳人一个的。

“四王爷,公子,沈小姐,贝晞先回宫了,今日打扰四王爷了,只是晨起听到帝皇圣旨虽实在大喜,却也想着婚姻大事,还是要听了……”柳贝晞红着脸看了看沈湛,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继续说着:“听白公子亲口同我承认,我方才安心。这才急匆匆到了四王爷府中打扰。如今,既然已得到白公子的承诺,贝晞也放心了,理应回宫中才是。阿奴,我们先回宫去吧!”柳贝晞说完同大家道了别便由她的侍女啊奴搀着先离去了。

“郡主,阿奴不明白,如今郡主身份高贵,为何见了那沈念清,还需同她行礼?”马车上,阿奴道出了疑问。

“你不明白,这沈念清,是沈湛心头上的人,若是她闹起来,怕我同沈湛这婚事就要生上几道波折了。还好,今日看来,她沈念清倒也是个识趣人,知道我进龙啸庄当这个夫人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阿奴,今日就跟做梦一般。本来我多怕沈湛会翻脸不认这帝皇的圣旨,可是他刚刚,亲口承认了要娶我!你听到了吗?阿奴?”柳贝晞激动地握着阿奴的手。

“恭喜郡主贺喜郡主,终于心想事成!郡主天生丽质,就连白公子也会拜倒在郡主的裙下!”阿奴笑着甜甜说着。

柳贝晞是欢喜的,她心心念念已久的心上人,很快就要成为她的夫君了。

沈湛却是一心烦闷,他想过阿清会闹会哭,会在他跟前闹着脾气,让他不要娶柳贝晞,他甚至连安慰阿清的话语都想好了,可是他却没想到阿清,竟然是如此冷静的模样,当她冲进房间对他质问的时候,他完全没想过,竟然不是因为他要娶柳贝晞,而是因为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她,阿清才生了气。

沈湛第一次有些慌了,在江湖中,不管遇到多大的事他都不曾慌张过,甚至得知自己可能无法同制衡杀无痕时也不曾慌张过,可是今日,他确确实实慌了,阿清的态度,就真的像妹妹对待他那般,看着他的眼中不在有钦慕之情,他手里拿着阿清乞巧节缝给他的荷包,沈湛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

“沈飞,去告诉北都帝皇,柳贝晞只能为妾不为妻!”沈湛忽然做了个决定,他不知道为了谁做了这个决定,但他告诉自己,柳贝晞绝对不能成为他的妻子,妻子,是致爱女子的位置。

沈飞一脸惊愕,道:“公子,您,您开玩笑吧?”

“告诉帝皇,我可以同北都结亲,但柳贝晞只能为妾,一切礼仪不办,把人给我送去龙啸庄便是。他拿柳贝晞威胁我,真当了我龙啸庄是好欺负的吗?”

“公子说的是,明心郡主若成了夫人,这北都便可大肆宣扬同龙啸庄的关系,若只是成了二姨娘,那这天下,还是会带着一丝怀疑,龙啸庄到底有没有同北都联盟。”

沈湛做了这个决定,不知道是为了告诉天下,还是只是单单告诉那个人,自己并不喜柳贝晞。

于是同一日,北都又传出圣旨,柳贝晞一日间从龙啸庄庄主夫人位置跌落成二姨娘,原先帝皇许诺的风光大嫁如今竟成了零落几人护送至龙啸庄便算完事。柳贝晞,北都的明心郡主,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一笑话。

柳贝晞扫掉了桌子上的所有的东西,趴在桌子上痛哭,阿奴不敢轻易安慰,站在旁边战战兢兢说:“郡主,你莫伤心了!阿奴想着,今日白公子是亲口允诺郡主婚嫁之事,一日内便改口,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对!阿奴,你说的对!定是那个沈念清!她不喜我嫁入龙啸庄,便想了这么个法子来侮辱我!阿奴!我咽不下这开口气!只要沈念清在一日,沈湛的心就不能完全归我所有!阿奴,沈念清一定要死!要死!”柳贝晞发了疯似的喊着。

“郡主,你别这样!为今之计只有先进了龙啸庄,接下来才有可能做其他事情。郡主,您救了阿奴一命,阿奴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只要您一句话,阿奴上天下地在所不惜!”阿奴说完,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