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二十一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1993 2017-04-29 23:04:55

  柳贝晞依旧记得那日沈湛去了四王爷府后,帝皇就让小安子来传唤要她去趟御书房。

柳贝晞是害怕的,司马戎不怒自威的帝皇威严并不是柳贝晞这十几岁的女子能承受的住的,她有些胆战心惊站在帝皇前边看着帝皇一笔一划批阅完了一部分奏章,帝皇才缓缓抬起头头来瞥了她一眼说:“你应当知道,你今日能够成为我北都的郡主都是我北都帝宫给予你的荣耀。”

柳贝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紧紧贴着地板,说:“帝皇赐的恩惠,贝晞感恩不尽。”

接着小安子便摆放了一个盘子,上边放着一个白色瓶子,聪明人都知道这是什么。

柳贝晞吓得赶紧磕头:“帝皇饶命,贝晞不知道做错什么惹帝皇不高兴,求帝皇饶了贝晞一命。”

“柳贝晞,别说朕没有给你机会报,恩。你这跟前放着的药,喝了便会让人像感染风寒高烧不止,但若三天内没有解药便回死去。”帝皇没有感情说着,“我要的是沈湛愿意同我北都帝宫结亲,柳贝晞,你是个聪明的女子,该知道如何做才是。”

柳贝晞一听,心中顿时大喜,没想到帝皇想要拿着她来威胁沈湛,她并不知道自己对帝皇有何用处,但是她心知她是帝皇一颗棋子,而帝皇走的这一步棋却恰恰合了她的心意。她不在乎被人操控着嫁给沈湛,只要能嫁给他,用什么方法又何须在意。她二话不说,拿起瓶子仰起头,饮尽了瓶中的药。

帝皇欣喜,他就知道柳贝晞不是不识时务者,他喊了一声:“小安子,明心郡主身子不适,赐朕的御撵送她回宫休息。明日一早到四王爷府告诉白公子一声。”

柳贝晞回到宫中,开始高烧不退,迷糊中她开始呼唤着沈湛的名字。阿奴不断为她擦拭额头的汗,不断说:“郡主,您一定要挺过来啊!”

湛哥哥和柳贝晞的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也意味着我们将要回到龙啸庄去。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帝皇居然会派四王爷司马赫代表北都前到龙啸庄作主婚人。

尽管那日四王爷司马赫一再推脱自己不便出北都,却被帝皇下了御旨也无法推脱。可我明明看到司马赫嘴边藏着那一丝丝得意的坏笑。

都说女子嫁人,十里红妆满城红,可北都的明心郡主柳贝晞同江湖龙啸庄庄主沈湛的成亲却冷冷清清静静,莫说没有一丝喜乐伴随也就算了,就连出嫁的马车也只是简单装饰了一番,本来柳贝晞作为北都的郡主,随行的嫁妆应该羡煞他人才对,但是陈玉帝后却说这明心郡主是嫁作他人为妾,一切礼仪就应该已妾的身份来操办。

可怜了明心郡主,前前后后加上嫁妆的马车,就只有两辆,外人看来也真真是道了句天妒红颜。可惜了柳贝晞却敢怒不敢言,她一直告诉自己待进了龙啸庄她定要沈念清好看。

四王爷司马赫第一次出北都,帝皇不放心,派了好几队车马护送,场面甚是壮观。

龙啸庄的车队也一并同回,沈湛这个新郎官,却依旧不理会柳贝晞面子,依旧一身洁白,这让坐在马车中一身大红的柳贝晞心中不是滋味。

这日的北都,也同时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大早,董毅大将军便急冲冲赶入了宫中,告诉帝皇,狱门漠爷不见了!帝皇大怒,吼了一声:司马赫!却不想,忽然有人来报,福家二公子如今被人吊挂在城门上,吊挂他的人正是狱门漠爷。董毅大将军急忙赶往了北都的城门。

却见,福安鼻青脸肿,赤身露肉,被人用一根身子吊挂在城门正中央,城门下围了许许多多百姓,大家无一不拍手叫好。

还有福老爷子,被人搀扶着求爹爹告奶奶,请站在城门上边的狱门漠爷高抬贵手,因为刚刚,福老爷子已经派了福家暗养的高手上城门救人,都被狱门漠爷一一打下。

直至董毅大将军到了,狱门漠爷才放了狠话说:今日是给福安一个教训,让他明白在这北都,要他的命是分分钟的事。然后,狱门漠爷道:“我已经在这北都待了太长时间,就此告辞!”便越出了城门,不见人影。

于是乎,这日的北都百姓,都记下了狱门漠爷的恩情,他为百姓出了一口气!这日的司马戎陷入了沉思,因为远去的车马时时回来汇报,四王爷正好端端坐在马车里,在去龙啸庄的路上。所以今日教训福安的人确确实实不可能是四王爷司马赫!

此时的司马赫,在马车里露出了他的一贯坏笑,我也坐在他的马车里,不明他为何闭着眼睛却一副高兴地模样。

“暖儿,你别怀疑了,你的马车我一大早就让人做了手脚,否则怎么会走了没一半的路就坏了呢!”

我的脸不断抽搐,为什么有人做了这么无赖的事情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沈湛是即将娶妻之人,不可能同你随行一匹马,而明心郡主的马车是婚嫁之车,你更不可能上去坐。所以,你只能同我共乘一辆马车。没办法,路途遥远,我只能如此才能日日见到你!”冷漠依旧闭着眼睛不缓不慢说着。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便名正言顺跟着四王爷司马赫同乘一辆马车直到回到了龙啸庄。

沈湛与柳贝晞的婚礼定在了两日后,由于不是明媒正娶的庄主夫人,所以便没有了很多礼仪之说。

红泪一边往院子里搬东西,我无所事事坐在树下回想着这趟北都之行,却见虚无推着冷漠缓缓进了我的院子。

我急忙起身,装模作样福了福身子说:“参见四王爷,不知四王爷来我寒舍有何贵干?”

虚无有点翻了翻白眼看着我没正经的样子,然后同冷漠说:“王爷,我先去整理屋子!”

冷漠点了点头,随后他自己将轮椅摆好自顾自坐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