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二十二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862 2017-04-30 21:11:12

  冷漠指了指桌上的茶具,说:“给本王冲茶。”红泪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正准备拿起茶壶,冷漠摆摆手道:“你且放下,我是让你家主子为本王冲茶。”

“红泪,你到屋子里头将东西收拾好,王爷我来伺候便好!”说完我拿起了已经滚开的水慢慢温杯,冷漠没有言语,一双深邃的目光追随者我的每个动作。

这从北都带回来的茶叶确实不同,刚刚醒茶时便一股沁人心鼻的茶香慢慢飘散空中,直到我将茶水冲泡出来时,这茶味更是让人心醉。

冷漠拿了一杯品了品,说:“若这泡茶的水换做晨露,那味道更是不同,还是可惜了这上好的茶叶了。”

“四王爷,这一路过来,人您也看够了,这茶刚刚您也是品了,说吧,您到底有什么事儿非得赖在我这破院子不走了?”我将他的茶杯拿回,没好气地说。

冷漠哈哈哈笑了几声,低声说:“不愧是我的暖丫头啊!”他将轮椅往我这里走了走,说:“冷暖,你知道朵哈下灵山是为了什么事吗?”我摇了摇头,他接着说:“原先,这丫头便是有任务才出了灵山,但是灵山事宜我亦是从来不插手便没追问。直至那日,她将你绑架后,我才了解到,她此行的目的竟是找人!丫头,你可知,朵哈找的,竟是十几年前,现任灵族族长下灵山时诞的孩童!”

“你是说,灵族族长曾经有过一个孩子?”我惊讶瞪大了眼睛。

“嗯,一听到此事我本也是惊讶的!因为从未有过这样的传闻,或者说这件事被人刻意从未有过这样的传闻,或者说这件事被人刻意隐瞒了。后来我将此事细细想了想,便暗暗让人调查了龙啸庄前庄主。

我皱着眉头,觉得冷漠接下来讲的事情定是同我有关,果不其然,“调查的结果同我想的不差,冷暖,你并不是这龙啸庄前庄主和夫人亲生的孩子!”

“你说什么?”我激动地站起来抓住了冷漠的手,他温柔的拍拍的我手背,“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怕是这庄中上了年纪的人都会知道此事的,你的母亲,就是已故的庄主夫人,自小患了不孕症,确确实实是生不出孩子的。冷暖,我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你同灵族之间是否有关系。但是我一定会查个清楚。”

我的脑子有些空白,冷漠说我不是爹娘所生,虽然我对爹娘的印象全无,但是这五年来,我每隔几日都会去灵堂祭拜他们,有事也会在灵堂同他们讲讲心事,他们在我心中就是亲生父母。就连红泪都讲过,他们二人自幼便待我极好。如果爹娘不是我亲生父母,那么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四王爷,阿清!”沈湛走了进来,看到我抓着冷漠的手,脸色不太好。

冷漠朝我摇了摇头,我懂他的意思,这件事还没有个大概,并不适合同谁人讲。

我吸了口气,说:“湛哥哥来了,明心郡主一切安好吗?”同时也回了位子,却已无心冲茶了。

“嗯,都好。四王爷舟车劳顿,在下也为四王爷准备好了上等客房,四王爷是否要去歇息?”湛哥哥的语气并没有太好。

“嗯,本王确实感到有些疲惫了,就先回房歇息了。沈小姐,多谢你泡的好茶招待本王,你冲的茶,甚得本王心!”冷漠说完便缓缓坐着轮椅出去了。

沈湛坐到了我对面,语气不太友好道:“阿清,你什么时候同四王爷如此熟悉了?竟让他一到龙啸庄就到你这院子里品茶来了?”

“嗯,在北都我救了四王爷一命,他又日日同我上药,回来的路上也共乘几日马车,自然是熟悉的了。”

“阿清!我要成亲了!”湛哥哥忽然抓住了我的手,我着实吓了一跳,我好奇看着他说:“湛哥哥,我当然知道你要成亲了,你这是怎么了?”

“阿清,难道你一点都不难过吗?”沈湛认真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湛哥哥,难道我说难过了你便不会娶柳贝晞了吗?”我无奈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沈湛道:“我……”

“湛哥哥,你我心里都明白的,不可能因为我难过你便不娶郡主,湛哥哥,我知道郡主为二姨娘确实委屈了她,毕竟湛哥哥心喜的人不能为妻对你二人而言都是遗憾。怪也只能怪北都帝皇用郡主威胁了龙啸庄,湛哥哥一直以江湖为重,此次定是迫不得已才让郡主……”

“阿清!你不要再提柳贝晞了!”沈湛微微发了怒了,他说:“阿清,若我说,我喜欢上你了,等你及第那日,你嫁给我可好?”

我的呼吸都静止了,我刚刚,没有听错吧?沈湛说什么?说他喜欢我?让我嫁给他?

“我是不是,吓着你了?”沈湛忽然柔了柔声音,笑着对我说,他朝我走过来,要拥我入怀,可是我双手推开了他,他一脸惊愕。

我无力扯了扯嘴角,抬起头看他,说:“湛哥哥,你真真是罢阿清当成小孩子了吗?你曾经认真告诉我说你只当我是妹妹,不管我如何伤心,你亦是狠下了心拒绝了我。我难过的日子好不容易挨过去了,今日你同我讲,你喜欢我,要娶我?湛哥哥,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干什么,可是,现在我不能接受你,也接受不了两日后要成亲的你。”

“阿清……”沈湛开口还要说什么,我已跑回屋子,对他说:“湛哥哥,你回去吧,今日就当做你没来过。”

我跑回了屋子,红泪奇怪看着我,我同她说没事后便走回床上,情绪还未平稳,却觉得好生奇怪,不久前我才在这个床上因为沈湛的拒绝痛哭,而今日,为何……

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着一个人影,不是沈湛,竟然是冷漠,那个朝着坏坏笑着的冷漠,那个会叫我暖丫头的冷漠,那个会对着我生气地冷漠,那个因为哭泣而心疼的冷漠,那个用了五年时间念着我的冷漠……我……

沈湛不知道自己怎么精神恍然回到房中,他刚刚,是被他的阿清拒绝了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阿清面前越来越无法控制情绪了,刚刚看到她抓着四王爷的手,他竟莫名怒气燃烧,对四王爷各种不顺眼。他最近真的明白了,原来由此自终,他对阿清的喜欢并不是单纯地喜欢,他的阿清早已经住进了他的心房里了,所以,在他看到狱门漠爷对阿清好时他会吃醋,对阿清发脾气,看到四王爷抱着阿清时,他会不舒服。他真的确定,为什么他让柳贝晞为妾不为妻,原来一直以来,他心中深处已经认定了他的阿清是他的妻子。

是太慢了吗?因为他伤透了阿清的心所以阿清不愿意再接受他了是吗?阿清曾经告诉过他,这辈子,选一良人白头到老,她的心中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呀!沈湛忽然想杀了柳贝晞,若没有她,他同阿清只见亦不会如此。可是,如果杀了柳贝晞,那他便无法破解最后一层功力!

“公子,公主司马冰奉了帝后之命送来贺礼,如今人已经到了龙啸庄大门。”沈飞道。

“这陈玉帝后真是用心,我们这前脚才刚到龙啸庄,她北都的人后脚就跟上了。”沈湛冷笑了一声。

龙啸庄的大门前停着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马车都用各种鲜艳华丽的装饰打扮得夺人眼球,还有拉车的马更是被打扮的华丽堂皇,让人看着都觉得为两匹马可怜!

马车上缓缓走下来了一位女子,满头金簪步摇晃动着,精致的妆容,华丽的服饰,这便是北都唯一的公主——司马冰。她锐利的眼神扫了一眼“龙啸庄”三个大字,嗤了一声:“这龙啸庄,也不过如此。”

身边的侍女急忙拉了拉她的衣裳,小声道:“公主殿下,帝后娘娘千叮万嘱,莫不能与龙啸庄起冲突。”

司马冰抽过了她的袖子,漫不经心怕了怕,忽然反手扇了侍女一个耳光,“啪”地一声,周遭所有她的人的跪地,司马冰恶狠狠道:“本公主做事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沈飞这时缓缓从大门走出来,做了辑,说:“公主殿下远道而来,龙啸庄有失远迎,庄主如今因事宜无法脱身,命小的前来迎接公主进庄。公主请。”

“嗯。也是,这沈湛还有两日便是新郎官了,是忙,本公主理解的。你尚且带路吧!”司马冰傲气凌然走进了龙啸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