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二十三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479 2017-05-01 10:39:33

  入夜,红泪说沈飞过来传话,今日在前厅设宴招待客人,我心想定是招待四王爷,便让红泪应下了。

在前去前厅的路上,一侍女走得急冲冲将我急急撞了一下,红泪急忙扶住了我,那侍女却倒在地上,我正要开口询问她是否有事,怎知她已开口大骂:“哪来的狐媚子,瞎了眼睛了么?连本姑姑都敢撞!”

我的眉毛扬了扬,这龙啸庄倒是奇了,都有人敢开口骂我了?红泪生气地往前站了一步,说:“你是谁?开口竟不干不净的,你可知撞了的可是大小姐!”

那侍女站了起身,细细将我打量了一番,嗤了一声,说:“我乃司马冰公主身边的大姑姑紫草,你就是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原来这个紫草姑姑,便是刚刚在龙啸庄门口受了司马冰一巴掌的侍女,她心中一股怨气如今正愁没地方发泄。

“你怎可如此无礼?难不成司马冰公主身边的教养就如此吗?”红泪瞪了她一眼,这个紫草姑姑竟恼凶成怒,扬起手就要扇过来,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一脸冷淡看着她,说:“到我龙啸庄来,便是客人,可这客人,也该有客人的样子。”

“你你你,你可知我是司马冰公主最宠爱的侍女,你……”我一把甩下了她的手,说:“那又如何?如果你再如此无理取闹,我便请你出了这龙啸庄又何妨?”

“你……”紫草怒气冲冲甩了头就走。

我回头看了看红泪对她说:“这司马冰公主是怎么回事?”

红泪说:“小姐,司马冰公主亦是在我们后头到了龙啸庄,下午小姐在小憩,红泪便没有同小姐讲。”

我们走进前厅时,所有人已经就坐了,沈湛坐着主位,四王爷同司马冰是客,分别坐着两个主客位,我的位置在沈湛边上,而柳贝晞,按照礼仪,未成亲前是不可出门见客的。

我道了声:“湛哥哥,四王爷!”朝着司马冰公主点了点头,怎知这位公主一个眼神都不给我,我余光看到了紫草双眼红红站在她身后。

“龙啸庄大小姐真是百闻难得一见,果真就跟四王叔当日在御花园说的一般,着实进不了我帝皇家!”司马冰漫不经心拿起茶水小小喝了一口说道。

我瞪了一眼冷漠,看看看看,他当日一番话,如今倒人拿来笑话我。

沈湛重重放下了茶杯,冷声道:“公主这话,倒是说如今公主坐在这龙啸庄拉低了身份是吗?”

司马冰听后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说:“庄主说笑了,再过两日庄主便同我北都帝宫结亲了,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这大小姐不懂事我也是乐意教的,我身边的紫草倒是可以给大小姐示范该如何正确行礼。紫草。”

紫草福了身子,走到了我跟前,屈膝弯腰,双手叠放于额头前,恭恭敬敬再下跪,道:“民女沈念清拜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万福金安!”

“大小姐瞧见了么?自古以来,这女子都是注重礼仪的,大小姐年纪亦不小了,身边也没有个懂事的姑姑教着,我身边的紫草姑姑是宫里老人了,大小姐今日倒可好好学习一番。”司马冰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我笑着从位置上站起来,不等他人开口,一步一步朝司马冰公主走去,走到她跟前,拿起她桌上的一个葡萄,扔进了嘴里,嚼了嚼,笑着说:“公主听得不错,当初四王爷说的也不差,我沈念清虽是龙啸庄大小姐,但是我自幼性子野,就连我湛哥哥也管不住我。到了北都帝宫,见着了帝皇帝后,亦不曾行此大礼。如今,公主让我对着您行大礼,是想说,司马冰公主不赞同帝皇的意见,或是,公主的天威大过于帝皇的天威呢?”

“你……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沈念清。”司马冰咬牙切齿说着。

“公主,您过奖了!不过,念清今日亦是要多谢公主提醒的,湛哥哥多年来只顾着理会江湖事,也不曾找过个嫂嫂来打理庄中事务,如今终于盼到了湛哥哥新婚,今日新嫂嫂却因为礼仪不能面客。这龙啸庄上上下下的人一直来都随了我的性子,被我宠坏了,若几日新嫂嫂见到了真真让她笑话。红泪,去,把庄里的女眷都给我召集到这前厅里来。”红泪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片刻,庄里上下几百号女眷都整齐地站立在前厅的空地上。

我走到了紫草身边,依旧笑着说:“紫草姑姑,虽然今日念清无法随着你习礼仪,但是紫草姑姑即是宫中的老人了,本是不能劳烦姑姑的,可刚刚,”我有意瞥了司马冰一眼,接着说:“刚刚公主殿下亲自授意姑姑教导礼仪,念清也就大胆请姑姑辛苦辛苦,将这礼仪教授于我龙啸庄的女眷,免得他日落笑话,你们,要认真向紫草姑姑学习,不得有丝毫偷懒之心知道吗?”

“知道,小姐!”几百号人的声音响彻龙啸庄。

却见虚无似笑非笑,忍得十分辛苦,司马冰公主脸色十分不好,沈湛同冷漠一句话也没说。

紫草可怜兮兮看向了公主,公主恶狠狠说道:“沈念清,你何必太过分了?”我心想,只许你无缘无故欺负我吗?

“我倒觉得沈小姐这意见极好,也好让龙啸庄看看我们帝皇家的礼仪,即是要结亲的,该学的还是先学的好。”冷漠拿起眼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慢悠悠说道。

“听帝父帝母说,四王叔对着沈家小姐不一般,今日算是见识到了。”司马冰毫不客气对着冷漠说着。冷漠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

“既然四王爷开口了,紫草你便给她们授一课便是!”司马冰摆摆手说。

“等等,紫草姑姑见笑了,我这庄中女眷都笨了些,姑姑一次性是教不会的,若他日我庄中人做错,怕是累了姑姑的名声,辱了帝宫的礼仪。劳烦紫草姑姑,一个一个教!”红泪立刻示意,对着上百人说:“你们都好好排成队,一个一个上前来,今日有幸得紫草姑姑教导礼仪,要认真学习,不可坏了小姐同公主一番好心!”

紫草的脸色忽然煞白了,我不再看她,走回了位置,既然她这么喜欢挑事端,我便让你好好跪跪,这庄中上百号人,今日便让她好好长长记性,我沈念清,不是你想惹就惹的人!

“龙啸庄这待客之道还真是特别!”司马冰看着紫草一遍又一遍跪下,心中生气却也无法再说什么。

“公主说笑了,我龙啸庄行走江湖多年,自然同帝宫礼仪不一般!”湛哥哥冷冷说道。

大家不再言语,菜品亦都慢慢上来,只是紫草那一声声“公主殿下万福”一下下传来,倒也变成了这宴会一特色。

司马冰亦不愧是公主,不多久,她救换了一张笑脸,举起酒杯说:“两日后便是庄主大喜日子,本殿下在此祝庄主百年好合!”说完仰头饮尽,继续说:“虽然我帝都郡主以二姨娘身份嫁入龙啸庄,礼仪上不可过于风光,但是帝母体恤郡主,才特命本殿下赶紧跟随着庄主脚步赶至龙啸庄送上新婚贺礼!”说完司马冰拍了拍受伤,一行人端着满是金银珠宝翡翠珍珠的礼盘走了进来,前厅忽然就被照亮,贺礼闪到让人应接不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