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二十八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720 2017-05-06 17:20:14

  “你当真要回北都了么?”我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嘟囔道。

“若不回北都,如何同你去灵山一族?”冷漠笑着对我说。

“可是湛哥哥定不许我出了这龙啸庄的!”

“哦弥陀佛!”虚无走了过来,对我点了点头,对冷漠说:“王爷,一切准备就绪。”

冷漠同我回了屋子,虚无在门外守着,红泪跟着我和他进来,朵哈看到我们一同回来,开心地从床上跳下来说:“冷暖,我跟你说,我不同你去灵族了,漠师叔让我在龙啸庄好好待着个十天呢!”

我奇怪地看着冷漠,朵哈继续说道:“不对不对,漠师叔让我幻成你,做上几天大小姐的生活呢!”

原来如此!冷漠笑着说:“朵哈这丫头变成你在此待个十天,明日回北都虚无便会以我的身份一路回去,这去北都的路上也得耽误个十天半个月,足够我们二人去一趟灵族再回来。”

“可是,灵山不是在九海十八山外么?怎么可能十日来回?”

“那都是糊弄平常人的,去灵族是有捷径的!”朵哈得意地说。

“小姐,红泪听不明白,怎么能让朵哈小姐装成您在这里呢?就怕我们不找麻烦,麻烦也会自己来找我们的!”红泪担心的说。

“小红泪,你可睁大眼睛瞧清楚了,看看我是如何变成你家小姐的。”朵哈念念有词,一眨眼功夫就幻成了我,红泪惊讶的地合不拢嘴吧!

“两,两个小姐?”红泪指着我们两个不可置信说。

“你且悠着点,糊弄别人或许可以,湛哥哥可不是糊涂人,这几日你可切莫同他正面打交道!”我不放心地嘱咐着。

“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所以我才让红泪一同进屋子里来,就是要让红泪打起精神,时时刻刻提醒朵哈的言行举止。”冷漠慢慢说着。

就这样,去灵族的计划敲定下来了,明日我同冷漠车队一同出发,半路我便同冷漠从另外一条路出发去灵族,虚无在马车中一人扮演两个角色回到北都,朵哈便在我院中扮演我。

第二日,龙啸庄一行人都在门口护送北都四王爷司马赫和公主司马冰回北都,司马冰一副依依不舍同花仙子道别,沈湛看了一眼在远处没有上前的“阿清”,想着那丫头估摸是难受不愿前来同四王爷道别,便不再做他想。

待车队前行,所有人进了龙啸庄大门,扮作冷暖的朵哈才打着哈欠准备走回屋里,却被红泪拽了拽衣袖,一副不情不愿放下了手,规规矩矩走回去。不远处的花仙子盯着那抹消失在大门的紫色身影,又看了看刚刚离去的车马,嘴边扯起了一抹妖媚地笑。

“小姐要不然咱们回房中休息吧!”红泪胆战心惊跟着扮作朵哈的小姐身边,这个朵哈小姐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不是说好这十日要低调点么,她如今却要去竹林里习剑,红泪一心想着这才第一日,要平安度过这十日怕是要把她的小命折腾没了!

“小红泪,你行行好就放我去竹林活动活动筋骨吧!就一下下,我便回屋里坐好不再出来。”朵哈一脸讨好,红泪于心不忍,说:“就一下!然后我们就去屋里。”

“恩,那你帮我把剑拿来,我去竹林中等你。”朵哈说完便蹦蹦跳跳准备跑去竹林,红泪急忙道:“小姐……”朵哈立刻放慢了脚步,好好走路,回头冲着红泪做了个鬼脸。

朵哈进了竹林,笑着说:“这么久不见面就不想出来见见我么?”

随后,漫天的海棠随风飘零,朵哈随手拈了一朵花,笑着说:“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我喜欢什么花!”

花仙子躺在一棵竹子边,懒洋洋说:“真不知道小清儿怎么想的,就你这点鬼把戏,也敢让你来假扮别人!”朵哈走了过去,踢了花仙子一脚,花仙子不为所动,只是皱皱眉头,朵哈说:“我今天都照着冷暖的样子规规矩矩的,你又如何得知我不是她?”

“小清儿不会同你一样喜欢抓着头发儿转圈圈,别人以为你不愿意走上四王爷的马车是怕伤感,我看,你是已经无聊过头了,想着赶紧结束道别仪式吧!”

“恩,看不出来,你竟然把我看得透透的,可惜了,谁让你是我哥哥,你若不是我哥哥,怕也是个贴心的情郎呀!”朵哈也笑了,笑容竟有点像花仙子那样妩媚。

“小清儿去哪里了?”

“见我师傅去了。”

“怕是多日不现身的狱门漠爷也要追随着去灵族了吧!”花仙子想起狱门漠爷看着小清儿的眼光,就明白了了这世间又一个人坠落情网。

“怕是吧!”朵哈闪躲着不看向花仙子,她这个哥哥怕是还不知道狱门漠爷便是四王爷的事。

“呵呵,漠爷随小清儿回去,难道不怕灵山那位病美人这下要病情加重了!”花仙子笑着说。

“对噢!出来太久把那个病美人给忘了,我可怜的冷暖呀,怕是要遭受一番打击,希望她能顶得住!你怎么不去和那个武林盟主揭穿我呢?”朵哈忽然扮作伤心状。

“呵呵,我要的是借助龙啸庄之力要了他司马戎的命,其他事于我何干?就你喜欢看热闹!自己江湖行走多加小心!我先走了,花仙宫还有事处理。”花仙子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一想到小清儿有狱门漠爷随行,就放下了心。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朵哈看着花仙子离去的身影,手里转着花仙子变化的海棠,陷入了沉思。

她和花仙子,是同父同母亲兄妹,他们的父亲是现任灵山族族长的表兄,他们的母亲只是一介平民,二人出生后,他们的父亲因有事回了灵族一趟,回来后发现妻子竟然被出宫的北都帝皇司马戎看上,她为了不受凌辱自杀身亡。

花仙子和朵哈的父亲将二人送回灵山托付给灵族族长,便要去找司马戎复仇,却不想忽然身患疾病去世。二人在灵族族长抚养下成长,花仙子一心要为父母亲报仇,小小年纪便告别了灵山一族,自创了花仙宫,而朵哈便一直跟随着族长,成为了灵山一族的二小姐。

柳贝晞回到屋中,心情看上去极好,阿奴倒了杯茶给她,道:“郡主,今日你是否瞧见那大小姐的脸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呵呵,四王爷今日回宫,她怕是伤了心。不过也好,我是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同一个瘸腿王爷在一块儿,四王爷虽长得也不差,可毕竟身体是有残缺的,而且还是和尚庙出来的,真不知道沈念清如何作想的!”柳贝晞喝了一口茶说道。

“郡主说的有理,阿奴也一直以为这大小姐心系的是咱们公子!如今看来却不是那么个事了。”

“只要她心不在阿湛身上,我便容得了她,阿奴,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可都有准备好?自从上次新婚同阿湛……他便再无来看过我,虽然如今这龙啸庄上上下下都听了他的命令尊我,可毕竟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必须在阿湛立正室前赶紧生个孩子才是,这样我才能名正言顺做他的妻子,而不是妾。”柳贝晞有些幽怨地说着。

“郡主放心,阿奴以前在民间认识不少人,她们都是为达官贵人的夫人出谋划策开药的,郡主只要……”阿奴看了看门外,贴近了柳贝晞耳边轻轻说着。

柳贝晞听完满意地点点头。

夜晚,柳贝晞精心打扮了一番,端着莲花羹来到了沈湛的书房,沈湛头也没抬说:“东西放下,你尚且回房休息吧!”

柳贝晞也不恼,贴近沈湛身边,将莲花羹端起来,说:“阿湛,再忙也不可累坏身子,你尝尝这莲花羹。”

沈湛刚要发脾气,却闻到了一股香味,他抬头望了望柳贝晞,有些迷离说:“你抹了什么,好香呀!”柳贝晞笑的更加妩媚了:“你过来闻闻不就知道了嘛,湛哥哥。”

沈湛听到最后三个字,眼前的柳贝晞同阿清的身影忽然重叠了,他一把扯过柳贝晞,吻住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