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三十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779 2017-05-08 23:35:29

  又过了一日,我同冷漠便到了灵族境内,果真像朵哈所说,原来灵山一族并不需要过九海十八山,那些都是糊弄世人而已。

“灵族现任族主,是深崖谷那老头的女儿,名为灵溪,冷暖,如今并不确定你同灵族的关系,但是既然族主让朵哈带你回来,定是知道你的存在,等见了面切莫轻举妄动知道吗?”冷漠牵着我的手走着,我看着他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进了灵山后我的心里便七上八下的,十分不平静,我心中还是有希望的,我想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们当初又为何抛下我不管?

灵山树枝繁盛,所有树木都是好几百年的老树了,烟雾迷茫着正片你山林,偶尔出现一两只动物,若没有人带路,便是在这深山中迷路致死也不出奇。

走了些片刻,便看到不远处有两位蓝魂已在等候,他们见到冷漠同我,说:“漠爷,师父等候二位已久,请随我们来吧!”

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灵山一族的入口竟是在深山中一条河边的瀑布,只见两个蓝魂念念有词施了灵术,瀑布便自动分成两边,露出了一条宽敞的大路,冷漠牵着我走了进去。不久眼前便出现一片光芒,满山的鲜花五颜六色,到处都是蓝魂,有秩序的站列着,再走几步眼前是一座纯白色的宫殿,倒是别有特色。

所有蓝魂见到冷漠都恭敬地喊着:漠爷。进了宫殿,就见高高的座椅上坐着一位女子,想必就是灵山族主灵溪了。

只见灵溪族主轻纱遮面,一身金色衣服上的花朵开得栩栩如生,一双眼睛犀利无比地看着我,随后她的眼神落在了冷漠牵着我的手上,似乎眉毛挑了挑。

我有些紧张地不由自主握紧了冷漠,心中想:眼前的这个人,难不成是我的亲生娘亲吗?

“族主,听说你要见暖儿,我便同她一起回来。”冷漠说道。

“嗯,我听朵哈那丫头说了,说是北都竟有一个女子能瞧见蓝魂,年岁竟也同我要寻之人差不多,我便想确认下。”灵溪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说着,似乎她所寻之人同她一丝关系都没有,可是,冷漠不是说灵族族主寻的是她多年前产下的孩童吗?怎么会……

“我叫冷暖,我……”我有些紧张地开了口,我倒也想知道她是不是我的亲生娘亲。

“你叫什么我并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是我要找寻之人。”灵溪连看都没看我,淡淡说着,她说:“这个世上能看到蓝魂的人除了灵族之人,便是私自修炼灵术之人,要想知道你是不是灵族之人只要灵石一试便知,如今你既然自己到了灵山一族,便也省去了我找寻你的麻烦,如果你不是灵族之人而学了灵术,那便是触了灵族的灵规,就算是狱门漠爷,也护不了你!”灵溪一字一句说完摆摆手,冷漠一听立刻前一步将我护在了身后,说:“暖儿即是我带来的,就是离开也是需完好无缺的离开,谁人敢动她一根毛发,便是与我做对!”他冷冷地扫了一眼周遭的蓝魂及灵族的人。

“噢?”灵溪族主一听,冷笑了一声说,“我倒也是看你二人关系不一般,但漠爷你这话说的是完全不考虑我珑儿的感受了么?不过如今说什么都不重要,我就想知道你带来的人是不是我要找寻之人。”

听着二人的对话,我的心从一开始的紧张,已经变得有些冷却了,眼前这位灵溪族主,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在十几年后忽然想要找寻她下灵山时诞下的孩童,可是她的态度,完全并不像是母亲迫切想要找寻孩子的态度,我忽然想起了红泪同我说过,自幼夫人便待我好的事,心中忽然有些想记起已故娘亲的样子,那才是娘亲该有的模样不是吗?

但是如今我既然来到这灵山一族,就是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所以当灵族的人托着灵石来到我身边时,灵溪族主说:“你只需握住这灵石,若它发出了白色光,便说明你是我灵族之人。若它纹丝不动……”

我看了冷漠一眼,他点了点头,我便伸手握住了灵石,所有人的眼中都注意在了我手中的灵石,忽然,灵石发出了白色光芒,灵溪有些惊讶,上前一步似乎要盯着灵石看个清楚,她看了好几秒后,忽然手一摆,我的袖子便被一阵风掀开,露出了手腕,灵溪她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腕,冷漠也同时抓住了她的手,她仔细瞧了瞧我的手肘上那颗鲜为人知的红痣,忽然她大笑道:“哈哈哈哈哈,你居然没有死,你居然没有死!”然后放下了我的手回到了位置上。

我虽被她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回过神来,这颗红痣很少有人知道,若不是亲近我的人是不会知晓的,我有些颤抖问道:“如此说来,你便是生我之人么?”

灵溪族主看了我一眼,眼神犀利的看着我,说:“十五年了,十五年了,你居然没有死,不过也幸好你没死,你若死了,我的珑儿可怎么办?”她忽然指着我说:“如果不是因为珑儿,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

如今听到灵溪亲口承认她是我娘亲,得知眼前的是我的娘亲,听着她一字一句说着这些刺耳的话,我真的很想问上她一句,如果她那么讨厌我,为什么当初又要生下我?

冷漠上前一步,抓住了我的手说:“我本以为你找寻冷暖是要找寻自己的孩子,如若我知道今日带她来听到你这些疯话,我宁可让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你所生!”说着便要带着我离开。

“疯话?你觉得我说的是疯话?”灵溪指着我说,“她的存在是我最大的耻辱,看到她我便想到了那段恶心的过去!我恨不得她去死!”灵溪忽然有些失控的说,“呵呵,其实从她出生我便可以让她去死的,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杀了她么?因为我杀了她,她就会变成蓝魂一直跟随着我,我永生永世不能摆脱她!我只有将她遗弃了,才不用看到她!”

我有些哽咽问她:“那你,为什么又要让朵哈找我呢?”

“因为只有你的血才能让我的珑儿恢复健康!”灵溪冷嗤了一下,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你疯了!她们都是你的女儿!你居然想用冷暖的血去换了灵珑的血?你可知这样子冷暖便会死去?”冷漠生气说着。

“她是生是死与我何干?”灵溪指着我说,“她根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够了!”我大喊道,“你说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我能够选择,我也不会选择出生,是你,让我出生的!”我指着灵溪,灵溪有些愣住我竟然如此坡口大骂,我擦了擦已经流出来的眼泪,冷冷说:“你,不配为人父母!如今不是你不认我,是我,不认你!从今往后,我的娘亲便是龙啸庄已经逝世的夫人,别无他人!”

“这是怎么了?是漠师叔回来了吗?”忽然一个柔弱的女声从身后传来,灵溪立刻改变了态度,一副慈祥温柔的小跑过来,与我擦肩而过,她笑着说:“珑儿,你怎么出来了?”

我转过头,有些惊讶,眼前的女子,虽然柔柔弱弱,眉眼间竟然与我有七八分相似,年岁估摸与我差不多大!

她温柔的挽住了灵溪族主的手臂撒娇道:“母亲,我没什么大事,咳咳,不过听说漠师叔回来了,便迫不及待出来想见他。”说完她看了看了冷漠,忽然愣住了,她瞧见了冷漠牵着我的手,接着看着冷漠笑得有些凄凉道:“漠师叔,难道就因为上次珑儿拒绝了你,今日你便要带一个与我相似的女子回来,故意让我难受么?你该是知道的,我拒绝你并非我不喜欢你,而是我的身子……”说完灵珑竟有些哽咽。

我惊讶地看向了冷漠,却看不到他面具下的任何表情,冷漠牵着我的手又用了几分力,只听灵溪说“珑儿莫怕,如今母亲已经为你找到了你的药引子,你的身子很快就会好了。”

在灵溪的眼中,我只不过是医治她女儿的药引子,我的心也彻底凉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