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三十一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930 2017-05-09 20:26:44

  只见灵珑轻轻朝着冷漠走来,一边走一边看着冷漠的眼睛,全然不顾我在身边,她道:“漠师叔,珑儿知道上次不该同你讲那些话,你离去的日子珑儿终于想明白了,漠师叔,是珑儿错了,珑儿原本想出了灵山去寻你,可是这破身子……咳咳!”灵珑见冷漠不为所动,终于转向了我,她瞧见我后微微一怔,随后恢复了镇定,一脸可怜兮兮倒与柳贝晞有几分相似,她对我说:“这位姑娘,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如今见着漠师叔牵着你,怕是你误会了,我漠师叔都是因为之前拒绝了他,他才找了你,瞧着你的模样与我倒是有几分相似,如今我愿意同漠师叔在一起,姑娘,你能否成全我们?”听了玲珑这话,我真的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怎么会有人能够理直气壮说出这些话?我在心里为她打分,若眼前的灵珑与柳贝晞想比,灵珑绝对更胜一筹!

“你说完了吗?”冷漠忽然开口了,“漠师叔……”灵珑可怜兮兮地看着冷漠,“我何时开口同你说过我喜欢你?”冷漠忽然冷嗤了一声,灵珑不可置信退了几步,又笑的十分凄凉:“漠师叔,我知道,都是珑儿的错,如今你这么做,珑儿不怪你!”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歪着脑袋看着冷漠说:“看来我的眼光也不差!”

冷漠立刻知道我什么意思,对着我坏坏笑着说:“彼此彼此!”

上一次面对湛哥哥,他就夸他自己眼光好,如今我也算扳回一局。

灵珑有些惊讶我一点都不生气,她刚要开口,我便笑得天真无邪走上前对着灵珑说:“你叫灵珑是吧?我就说一次,你听好了,你的漠师叔,如今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也不管你们之前发生过何事,你也不必跟我讲太多,如果有一日冷漠亲口告诉我他要离去我也不会拦着!可是,”我忽然厉声道,“我这人死心眼儿,我的东西就是我的,如今谁人敢碰,我便是拼上了命也会护着!”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暖儿!”冷漠忽然温柔地握住了我的手,柔声道说:“我竟不知道我在你心中已如此重要,已成了你的人了!”

灵珑指着我说:“你,你居然是冷暖!”然后转过去趴在了灵溪身上哭泣,边哭便喊着:“娘亲。”灵溪拍拍她的后背柔声说:“有娘在,珑儿不哭!”我忽然有些心酸,灵珑多少也是幸福的吧!

“冷漠,难道你忘了你能有今日都是因为灵族给予你的吗?”灵溪指着我说:“把冷暖给我拿下,今日定让她的血来救我的珑儿!”

灵族族主一声令下,身边的蓝魂都将我同冷漠围起来,冷漠冷笑了一声说:“谁敢!”便出手将蓝魂都打落在地,灵溪见蓝魂全然接近不了我二人,便直接朝我出手,我连退了好几步,抽出了龙鱼鞭,狠狠打了出去,她一个翻身,说:“好你个冷暖,身手还不错!”冷漠厉声道:“灵溪,莫让我血洗了你这灵族!”然后朝着灵溪挥了一剑,灵溪毕竟是这灵山一族的族主,功力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忽然竟变出了六个灵溪将我和冷漠围住了,六个灵溪异口同声道:“冷漠,本族主念你与我师出同门,今日只要乖乖交出冷暖,本族主便放你一条生路!”

冷漠冷嗤了一声:“休想!”接着冷漠飞上了天,在半空倒了个身子,剑尖直冲地上,紧接着地面出现了一波蓝光,直袭六个灵溪而去,灵溪措手不及,冷漠抓住我的手,喊了一声:“走!”

我们二人飞去了宫殿,却听闻灵珑依靠在宫殿门喊:“漠师叔,难道你忘了你身上流着珑儿的血吗?”冷漠的身躯明显顿了顿,却依旧没有停住离去的脚步!

灵珑手握成拳,若这身子能够好一些,她便是可以去追漠师叔,都怪这破身子!她眯起了双眼,瞧着远去冷漠身边那女子,冷暖,你的血能够救活我!

灵珑,灵溪的女儿,自出生身子就不硬朗,灵山一族的族医说小姐不能习武不能动气,否则便会气息倒流窒息致死。自幼灵溪便将灵珑当做珍珠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养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自幼就是这灵山一族的大小姐,谁人见了她不是讨好。

但是她也是过厌了这日子了,身子这病让她自幼不能习武习灵术,整日只能与琴棋书画作伴,可她却向往能与其他人一样跑着跳着,特别是每次看到朵哈,可以无忧无虑在灵山中习灵术和别人闹着玩,她救恨自己为什么身子这么不争气!

直至几年前灵山一族忽然来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到灵族时气息已经十分薄弱,若不是身上戴着她外公——深崖谷谷主的信物,怕是就被族人当成废人扔出灵山了。

她的母亲见着冷漠时,摸了摸他的气脉,然后掀开了他的衣服,那少年的心头有一条疤,她母亲冷嗤了一声:“他学了灵术却用心头血救了人,学灵术之人最忌用心头血救人!除非他能挨过灵池那刺骨碎身,否则便只能成为蓝魂了!”灵珑有些惊讶,自她懂事以来,第一次听见习灵术之人竟然用心头血救人,她知道灵族人最怕的就是灵池的刺骨碎身,因为很少人能挨得过。

刺骨碎身,便是灵池中的灵水化作冰针刺入你肌肤下每一条骨头,再由灵力碎了你的每块骨头,在灵池之人只能依靠自身信念以及灵术将自己的骨头重新接好生长,如果挨得过此关,那便算是习得灵族最高灵术,很多人听到刺骨碎身都会脚软,更别说亲身经历。这不仅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更需要自身的灵术在刺骨过程中来不断保护自己。就灵珑所知,现如今除了她的外公,在她所识的灵族人中并没有谁经历过,就算经历了也都挨不过,全部成了灵山一族的蓝魂,就连她的母亲灵溪都不曾提过要历经刺骨碎身。

灵珑忽然好奇这面具下的少年长什么样子,她伸手摘下了已经昏倒的冷漠的面具,就忘记了呼吸,她从未见过世间有如此俊美的少年,她觉得她以前的生活似乎都不如今日快乐过,她甚至不知道这个昏迷的少年姓甚名谁,就觉得自己已经深陷进去了。

灵珑忽然摘下发髻上的金簪,狠狠划了自己的手臂,灵溪大惊:“珑儿,你这是做什么!”灵珑将流出来的鲜血喂了昏迷的冷漠,虚弱地说:“娘亲,你知道他若这样进了灵池,定是去送死,只有喂了灵族人的血才能护住他的心脉!”

“珑儿……”灵溪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脾气同她一样,要做的事谁都劝不回头。

灵珑喂完血后,冷漠迷糊叫道:“冷暖,暖儿……”灵珑有些愣住了,这个少年,难道心中已有他人?可是那又如何,待他能顺利出了这灵池,便将自己用血护他心脉一事告诉他,这世间没有哪个男人不会感动!

可惜了,灵珑救的人是北都四王爷——司马赫,深崖谷里冷暖的冷漠。

半年后,冷漠从灵池中活着出来,他的眼神犀利无比,戴着面具强大的气场更是让谁人都无法靠近,他似乎比半年前更加强壮更加高大了。

灵山一族的人得知他是深崖谷谷主徒弟时,都恭敬喊着他一句:“漠师叔!”灵溪同他说,在她继位灵族族长一位时,曾与她的父亲有过约定,若有一日有人拿着她父亲的信物来到灵山,必须无条件帮助这个人,且将一个锦囊交给他。

冷漠拿过了锦囊,打开一看才发现,深崖谷谷主当初在江湖成立了狱门这个组织,谁人打开这个锦囊谁人便接手狱门。

灵珑心想这样的男子是自己心仪的,而她,是堂堂灵山一族族主的女儿,灵族的大小姐,试问这天下,谁人不是争先恐后想要为她献殷勤?

她从容自信地走向了冷漠,端庄有礼地道:“漠师叔,我是灵珑,乃灵族族主之女,漠师叔唤我珑儿即可!”

“灵珑姑娘有礼,冷漠先前受姑娘救命之恩不敢相忘,日后冷漠定会还姑娘恩情!”冷漠亦客气回答。

“漠师叔客气了,灵珑只是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心,漠师叔实在无需往心里去。咳咳咳……”灵珑说完轻轻咳嗽,冷漠这才正眼看了她一眼,却发现这个灵族族主之女竟然眉眼间有几分像冷暖,一想到暖儿,冷漠的眼神慢慢柔和下来,而灵珑看在眼里,却有些红了脸,在她看来,冷漠这是对她有意的表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