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三十六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1898 2017-05-14 22:37:00

  “沈飞,赐阿奴哑药!”沈湛忽然觉得心烦意乱,他看着手中已经被阿清撕毁的扇子,觉得自己同阿清的关系似乎就如同这扇子一般出现裂痕了。

“阿湛!”柳贝晞急忙跪下求情,“阿湛,阿奴是我的贴身侍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柳贝晞抓着沈湛的衣袍求情道。

“既然是你的侍女,我没有惩罚你已经开恩了,龙啸庄的大小姐,岂容你们如此质疑!”沈湛冷声道,不再说一句话,走出了书房。

不到半日,二姨娘身边的阿奴被庄主赐哑药的事便传遍了整个江湖,若说是小事,也不过是龙啸庄的家务事,若说是大事,那也不奇怪,天下更加摸不清这白公子的心思是如何,为何会不留情面,罚了二姨娘身边的侍女,毕竟这二姨娘可是北都的郡主,龙啸庄如此不是一丝情面都没有给北都吗?江湖又是蠢蠢欲动,究竟这北都和龙啸庄关系如何?

我在竹林里练习龙鱼鞭,朵哈啃着苹果在一边看,口齿不清道:“这么说你倒是和那个病美人正面交锋了吗?我当时就纳闷了,漠师叔怎么会看上那个病美人呢!”

“你漠师叔眼光可没那么差!那个灵珑看起来就没那么简单,若不是身子不好,怕是你漠师叔都难以走出那灵山一族!”我收起了龙鱼鞭,接过了红泪给我的丝巾,擦了擦汗,朵哈继续说:“你这一趟出去可真没白走,虽然没了一个娘,却多了一个爹!从此以后江湖里你的名号可就更加响当当了!对了,你那个湛哥哥知道这件事了吗?”

“怕是快知道了!”这江湖有什么,能瞒得过沈湛的?

果真,当晚,沈湛就怒气冲冲走进了我房中,他让红泪出去后,便厉声质问我:“阿清!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湛哥哥为何如此怒气冲冲?阿清做错何事了?”我慢慢倒着茶问道。

“魔教大小姐冷暖!你究竟还要瞒我道什么时候!”沈湛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声调提了又提。

“既然湛哥哥都知道了,何必跑来质问我!”

“阿清!我今日因为你,赐了阿奴哑药!可不到一天时间,江湖就传遍了魔教杀无痕前两日找到了亲生女儿,冷暖!阿清,你为何要瞒着我,去了灵山!”沈湛一脸怒气。

“湛哥哥,如果我开口跟你说我要去灵山你肯让我去吗?湛哥哥,你从来都不曾告诉过我,我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这个我没怪过你,可是我想弄清楚究竟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我黯然说道。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你私自出了龙啸庄去了灵山,柳贝晞的侍女所说都是真的?”

“一直来你都让我要学习大家闺秀,可你从来没问过我是否喜欢琴棋书画,你顾忌龙啸庄在江湖中的地位,顾忌龙啸庄在江湖中的名声,所以,我的一举一动你都担心会影响到龙啸庄,这么多年了,湛哥哥,我与你朝夕相处,难道我不懂你在想什么吗?这些年来,在你心中只有江湖,只有龙啸庄,其实说白了,你就是担心我会影响龙啸庄。就像现在,你并不是关心我是否找到我的亲生父母,而是关心我究竟是不是出了龙啸庄,你在担心我的出走会影响龙啸庄。”

“沈念清,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沈湛勃然大怒吼着我。

我却一脸淡然地看着他,说:“湛哥哥,我说中了你的心事不是?这么些年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告诉自己,湛哥哥是为了我好,是为了我好。可事实呢?几年前,湛哥哥让我学一曲小曲儿,我日夜练习,七星派掌门拜访龙啸庄那日,湛哥哥你让我当着他的面唱了一小段,那时我还以为我是湛哥哥的骄傲,其实呢?七星派掌门的外孙女因病去世,去世时的年岁与我差不多大,最爱哼的小曲就是湛哥哥让我练习的那一首。听闻那次后,七星派掌门无论何时都一直支持着龙啸庄。这些日子,江湖已经各大门派已经因为你纳了柳贝晞为妾而蠢蠢欲动,都以为北都同龙啸庄结了亲,龙啸庄不再有资格领导着这片江湖,所有江湖人都有些想取而代之之势。我的离开又让人大肆宣扬说是与人私奔,江湖各种传闻都有,这些都变成了江湖人拿来指着龙啸庄的不是……”

“如今你心中有了四王爷,我便变得如此不堪了吗?”沈湛默默问道,“若这龙啸庄不安稳,我又如何能让你无忧无虑,护你周全?”

“湛哥哥,那你可愿意,舍下这龙啸庄,舍下这江湖,与我隐居深林,不再过问世事?”我一步一步逼近。

“阿清……你……”

“湛哥哥你做不到,在你心中,除了江湖便是龙啸庄了。”

“沈念清,我即答应了义父义母护你一生周全,便要做到。既然你如此不听话,今日起,除了这院子,你便哪都别想去,好好反省今日这些话是你该同我讲的吗?在你眼中,还是否尊卑二字了?”沈湛说完大喊了一声:“沈飞,派二十个人好好看守着大小姐的屋子,不许大小姐出去,亦不许谁人进!”

沈湛懊恼的走出了房中,他没想过今晚阿清一字一句都像一把尖刀似的直插他胸口,这些年来他都当阿清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没想到她竟把一切都看得如此通透,他不可能为了她放弃龙啸庄的一切,他做那么多都是为了护着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多年来打下的江湖?在他心中,阿清今晚讲的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柳贝晞房中。

“阿奴,阿奴你怎么样了?”柳贝晞红着眼泪看着躺在床上一脸苍白无法言语的阿奴,心中特别难过,在这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便只有阿奴了。

沈念清!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处处与我做对!我柳贝晞今日对天发誓,这世间,有你便没有我,有我便没有你!柳贝晞的眼神越发凶狠起来,她握着阿奴的手,道:“阿奴,你且放心,我定为你报这个仇!”

第二日清晨,沈湛起身后,沈飞告诉他:“公子,昨日儿夜里,二姨娘就已经跪在门外,说自己的侍女做错事了,自己责无旁贷,过来领罪。”

沈湛想起了阿奴其实并没有听错,倒是因为自己一时懊怒让沈飞赐了哑药,对着柳贝晞心中不免软了软,他擦了擦沈飞递过来的巾帕,擦了擦手,对沈飞说:“去让二姨娘进来吧!”

柳贝晞一脸苍白,跪了一夜的双腿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沈湛见到她眉头一皱,对沈飞说:“去让周海过来!”

柳贝晞一听眼眶中蓄满了泪水,沈湛道:“你且坐下说话!这犯事的是你房中的人,不是你,你又何必如此?”

“阿湛,都是我管教不严,才让我房中的人做出这些事,念清毕竟是这龙啸庄的大小姐,我……”

沈湛摆了摆手道:“阿清如今还是小孩子,有的时候还是需要管教,如今你已经成为了这龙啸庄的二姨娘,是她的长辈,她不足的地方你提出来合乎情理!”柳贝晞一脸惊讶,昨日沈湛还因为沈念清大发雷霆,今日怎么却……

“若我将这庄中大小事交由你打理,不知你是否愿意?”沈湛喝了一口茶,慢悠悠说着,如今在他看来,这龙啸庄确实是少了一个帮忙打理的人,而这么多天下来,柳贝晞温柔不失礼仪的性子确实合他的眼,若有个人能在庄中做阿清的榜样,也是好的。

柳贝晞惊喜得睁大了眼睛,心中早已雀跃不已,却依旧开口道:“阿湛,这样子怕是不妥,我只是二姨娘,若是日后你娶了正妻……”

沈湛听到她这样说,心中想到了阿清拒绝了他的求亲,烦躁不已,打断了柳贝晞的话:“我说你可以你就可以,今日起这龙啸庄大小事便由你打理!”

我在房中听着外边人传来今日湛哥哥让柳贝晞执管龙啸庄庄中事宜,想着:这龙啸庄果然不是从前的龙啸庄了!

十一源

这两天好忙。。。接下来会努力码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