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三十七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751 2017-05-15 21:01:49

  过了两日,龙啸庄来了几位月门派的门徒。

月门派,一个都是女子的江湖门派,她们的掌门于八年前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下落不明,多年来,由她们的师叔倪秋雁执掌月门派。

我和月门派的渊源,还要从几日前,从灵山一族回龙啸庄说起。

那日,我同黑煞走在路上正往龙啸庄赶,由于通往灵山一族的捷径是沿着悬崖边边走,于是我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便从悬崖摔落下去,黑煞虽然反应灵敏,想要一把抓住我,可是还是来不及。

跌落后我慌忙抓住了一条百年树藤,在悬崖边上荡了几荡后,正琢磨怎么爬上去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不远处的树藤后竟是空的,像是一个洞!我吃力的掰开了缠绕在一起的树藤,一个飞跃跳了进去。

我跌落在地上,里边一片漆黑,我赶紧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却听到洞里边传来了一声年老的声音:“何人来访?”

“喂,有人吗?我是从悬崖上边跌落的,里边有人吗?”我拍了拍屁股后的回程,朝着洞里边走过去。

走多几步,却看见了一位浑身衣服破烂不堪,毛发脏乱的人被几条铁索牢牢捆绑住。

“你是何人?怎么会被绑在这里?”我朝着那个人问了问,并未走上前心想该不会是孤魂野鬼吧!

“八年了!我已经在这里八年了!没想到,今日居然还有能同世人说说话!”那个人慢慢抬起头来,满脸皱纹,眼神有些呆滞,是个年过半百的女人。

“你究竟是何人?你是被仇家困在这的吗?”

“小姑娘,我是倪秋月,你可识得我?哎呀,你说我这个老糊涂,估摸你也就差不多及第之年,怎么会知道我倪秋月?”一声无奈的叹息。

“倪秋月?”我皱着眉头,继续说:“失踪八年之久的月门派掌门人,倪秋月?”

“你知道我?”或许是有些惊讶,周边的铁链被她扯得有些作响。

“秋月前辈二十年前与五大门派决战于云龙山上,以一招光风霁月击退了前来挑战的五大门派,从此月门派名噪江湖,长时间未有人敢上门造肆!”

“哈哈哈哈哈哈”倪秋月忽然大声大笑出来,说:“好你个小娃娃,小小年纪竟知道如此多的江湖事!”

“秋月前辈,江湖传闻你被情所伤所以自毁经脉,下落不明,可是今日见到前辈,发现并不是如此……”火折子的光一闪一闪照耀着倪秋月脸上。、

“哎,江湖传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当初我一人接受了五大门派的挑战,护住了月门派的名声,可也因此身受重伤。我便隐身于深林疗伤,不料却认识了一名为江云的书生,很快我们便坠入情网。过了不久,江云要去北都赶考,送别他后,我发现我有了身孕。我将孩子生下来,带回了月门派,对我的门徒所称是我在疗伤期间收养的弃婴。大家也都信了。可是,月门派师祖立下规定,凡是入了月门派的人必须终身不嫁,保持处、子之身,否则便会走火入魔。很快,当我重新修炼功夫时走火入门,杀了十几个门徒。这件事情发生后,我的师妹倪秋雁为我隐瞒了此事,但是我决定离去,不再留在月门派里,于是我选择了此处,将自己锁住,就是怕再次入魔时伤了世人,这日子,一过就是八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等不到江云高中,回来看看我们母子俩。”

“江云?北都丞相江云?”我听着这个名字熟悉,情不自禁出了声。

“你说什么?江云,他做了丞相?他是不是,左脸有一块红疤!”倪秋月忽然激动地喊着。

“我不曾见过江云,不过我听说北都的丞相相貌丑陋,脸上有红疤。”

“那是他了!他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真的高中了!”

“秋月前辈,可是我听说这北都的丞相,如今可是儿女满堂啊!”我小心翼翼说着。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他说过的,此生只有我这个妻子,就算不能与我成亲,也决不再婚!不可能的!”倪秋月忽然失控地摇着头大喊着,洞里忽然有些摇晃,我急忙说:“前辈前辈,您别激动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倪秋月双眼红得像要溢出血是的,周遭的铁链都被扯断了,我急忙撒腿就跑,可是还没有跑到洞口,倪秋月就朝我挥了铁链,口中喊着:“江云,你这混蛋!口口声声说爱我,因为你我过了八年非人生活!如今你却舒舒服服做你的丞相!”

“砰”地一声,洞中的石头被打碎了,我赶紧闪到了一边,可是眼见倪秋月的铁链又要落下,我抽出了龙鱼鞭抵挡住,铁链瞬间碎成几段,倪秋月更加生气了,她已经走火入魔无法控制自己了,对着我连连发功,就在躲避之时,我的丹田又开始发热,可是我一想到我根本无法控制虎震音的时候,我极力按压住体内那股燥热,那股气息在体内来回游走,全身热到不行,只有握着龙鱼鞭的手好受点,忽然我灵机一动,将那股燥热的气息慢慢逼到了右手接着一发力,那股力气顺着龙鱼鞭一甩,朝着倪秋月打去,倪秋月被狠狠摔到了墙后撞落在地,吐了口鲜血,她慢慢冷静下来后痛哭,这个当年以一打五的江湖女子,承受了多年走火入魔的折磨都没哭泣吧,如今却败在了一个情字下边。

“我不愿意再这世间活下去了!这些年来,都是他和女儿支撑着我,挨过一天又一天!”她躺在地上慢慢说着,我慢慢走过去,低声说:“前辈……”

忽然她坐起身子,点住了我的穴位,我在她面前动弹不得,她说:“女娃娃,我不愿意苟且于人世,却也不愿意一身绝学随着我离去,如今我便将毕生所学功力传授于你,今日起,你便是我月门派第二十三任掌门人!”

“不可,秋月前辈……”来不及多说一个字,身上已经有一股清流的气息慢慢输入,过了不久,我睁开眼睛,看见倪秋月已经摊坐在地上,她虚弱的说:“女娃娃,这块玉佩你收着,是掌门人的信物,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要保住月门派大小不受欺辱!还有,若有一日你遇见了江云,替我告诉他,我倪秋月恨他!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我的穴位在她将真气输给我时已经自动你打开,我跪下,对着她重重磕了个头:“秋月前辈在上,请受冷暖一拜!”

倪秋月慢慢闭上了眼睛,这个名噪一时的江湖女子在这黑暗的洞穴中,结束了她的一生。

我出了洞穴,重遇了黑煞,他被我吓的魂飞魄散,接着一路都紧紧跟着我,不再离开半步。

我慢慢收回了思绪,听着红泪跟我说道:“小姐,我打听了一番,今日月门派来了人,说是前几日她们供奉在派中和掌门息息相关的长寿灯熄灭了,她们前来龙啸庄中请公子做主,另选掌门!”

我这才知道,月门派的每一任掌门都有一盏生命灯,唤作长寿灯,是作为掌门那日滴落了鲜血在灯芯中,人在灯在,人亡灯灭。

这么多年来,月门派没有重立掌门,是因为倪秋月的长寿灯一直没有熄灭,她们始终坚信掌门人仍然活在这世间。

“还有,小姐,听说这两日,二姨娘一直在向公子求情,让他解了你的禁足,说是不久后便是除夕了,一家人应该团聚才是。”

“红泪,你觉得这龙啸庄还有我说话的份儿吗?”我轻轻摇曳着杯中的茶水。

“小姐,红泪也觉得公子这次有些过分了,把你禁足不说,还把管理龙啸庄庄中的事务的权利交由二姨娘,这不是摆明了打着小姐的脸面吗?”

“红泪呀,这人的一生哪有一直顺顺利利的,要不是湛哥哥还念着点儿兄妹之情,你小姐我如今怕是被赶出龙啸庄也不为过了!”

“那就赶吧,我那四王爷府刚好缺了个四王妃呢!”我惊喜地抬起头,就见冷漠端着一盘吃的,一身侍卫服侍站在眼前,坏坏地对着我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