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三十八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559 2017-05-16 23:20:17

  “你怎么来了?”我惊喜地问道。

“王爷。”红泪朝着冷漠行礼后便走出了房门将房门关上。

冷漠放下了手中的盘子,走了过来温柔将我拢抱入怀中,亲了亲我的额头,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相思,便跑来寻你了,前两日从东都赶回来才知道你被沈湛禁足了。”

我将头靠在他的怀中,说:“东都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你如今又不在北都四王府内,不怕别人起疑吗?”

他推开我细细看了看我,说:“虚无应付得来,你知道最近谁在府中么?”

我摇了摇头。

“朵哈那丫头说我不仗义,如今正在我府中大吃大喝,那丫头别的不精,这隐身术和逃跑术倒是学的透透的!至今那司马戎的眼线也未曾发觉我府中多出了一个女子呢!要不是那丫头,我怕是多几日才知道你被禁足了。”

“前些日子和湛哥哥吵了几句,他便下令将我禁足了,冷漠,你说,是不是长大了就要开始失去一些东西了?”想起我和湛哥哥的关系,我有些忧伤。

冷漠重新抱住了我说:“傻瓜,有失有得,老天爷是公平的。莫胡乱想那么多,我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不等我多说一话,冷漠便匆匆离去,我心中甚是奇怪,却也没有多想。

冷漠走出房门,轻轻飞出了龙啸庄外,只见他嘴唇已经苍白,豆大的汗水已在面具下一颗颗滴落下来,程度忽然出现,赶紧扶住了已经失去力气单膝跪地的冷漠,喊了一句:“主子!”他急忙从兜里拿出了一颗药丸,让冷漠服下,

“走,莫让暖儿瞧见!”冷漠一手抓着心脏,一手撑着程度,快步离去。

二人寻得郊外一破屋,两个时辰后,程度收回了帮冷漠运功的双手,冷漠若不是身着黑袍,如今便可瞧见他浑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

“程度,我这个月,已经发作了第二次了吧!”冷漠默默说着。

“主子,若再不找出发病的原因,程度怕你的身子支撑不下去!”程度担忧地说道。

冷漠没有言语,他何尝不想找出这该死的病因,自从从灵山一族出来,他就得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怪病,没有时间点的心脏疼痛,虽然这种痛比起刺骨碎身都不做甚,可是每次发病他都四肢无力,根本提不起一丝内力,他害怕,若有一日同冷暖在一起,刚好有危险,那么他根本无法保护暖儿!可是寻遍天下名医,无人知晓他究竟怎么了!

花仙宫。

“你是说,狱门漠爷再一次帮助东都击退了北都十万大军?”花仙子一脸妖娆看着眼下的宫人汇报。他满意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这十万大军怕是让司马戎重伤不已,怕是有一阵子都无法折腾了!狱门漠爷果真是得我心呀!”

“宫主,不久前,狱门漠爷同一名为冷暖的女子一起去了灵山一族,后却传出了魔教杀无痕时该女子的亲生父亲!”

“什么?冷暖?竟然是杀无痕的女儿?”花仙子忽然坐了起来,一脸沉重,不知道在想什么。“狱门漠爷,狱门漠爷,四王爷,灵族,灵珑,龙啸庄……”花仙子摆了摆手道:“本宫主立刻回一趟灵山,你,”花仙子抛出了一个小瓶子,底下的人接住,花仙子道:“给我想尽办法,将四王爷的血液装入这瓶中来!”

只见那个宫人听后就要哭出声道:“宫主……这北都四王爷身边可是有个虚无小沙弥,武功了得,平时旁人都近不了四王爷身,小的去采血不是送命嘛!”

“去找灵族二小姐,朵哈,告诉他,花仙子让她帮帮忙!以后定有大礼送上!”花仙子笑得一脸抚媚,就连他的宫人都看得出了神。

龙啸庄。

“阿湛,这几日我将这三年来龙啸庄的账单明细都整理了一番,基本都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有几日便要到除夕了,我已经着下边的人开始布置龙啸庄,过年嘛,该有的年味还是得有。”柳贝晞笑着对沈湛汇报道。

“嗯,你做的很好,以后这些事你自己拿主意即可,无需什么都来同我讲。”沈湛看着手中的卷册没有他抬头。

“阿湛,再过几日就要除夕了,这一年到头都是图个团团圆圆,你看看念清也在屋中那么多日,她如此聪明,该是想明白你的苦心了,不如……”柳贝晞小心翼翼看着沈湛说道。

沈湛默默放下册子,看了一眼柳贝晞说:“难得你有这心,阿清这丫头自幼被我宠坏了,眼看就要及第了,不能再如此放任她,这天大地大的,我即要护她一辈子,就要牺牲些东西。罢了,沈飞,传我口令,过几日就要除夕,龙啸庄大小姐理应参加团圆饭,解了她禁足吧!”

“是的,公子!”沈飞一脸开心赶紧跑向大小姐院中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柳贝晞脸带微笑,巾帕下的手却紧紧拧了拧巾帕,沈念清,为什么你能让阿湛对你如此念念不忘,就算你犯了多大的错,他都一直为你着想!你凭什么?柳贝晞想起了沈湛醉酒那日,她在他身下,可他口中却一直喊着阿清,心中怒火难以磨灭。

沈念清,你若禁足了,我该如何对付你?只有你解除禁足,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阿湛,那我便下去准备除夕的事儿了。”柳贝晞说完福了福身子退出房中。

沈湛这些日子细细想着他和阿清的关系,他越发觉得就算阿清恨自己,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如今想起她对着别人的一颦一笑,他的心都不好受。他拿出乞巧节阿清赠予他的荷包,上边的针线歪歪腻腻的绣了两只看不出是鸳鸯的鸳鸯,沈湛轻轻勾起了嘴角,那时候的阿清,心中是有他的吧!

他想着除夕一过,就是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的及第之礼了,他不能让四王爷将她带离龙啸庄,阿清是他的,必须是他的。

他手中拿出了灵溪给他的回信,上边清清楚楚写着若想知道四王爷司马赫和狱门漠爷是不是同一个人,只需采到四王爷的血液交由她便可。

司马赫,狱门漠爷?沈湛冷笑着,叫了一声:“周海!”

“公子。”

“事情办得如何了?”

“公子,已经将续命丹送往灵山一族了,想必灵族大小姐有了这三颗续命丹,多活几年也没有问题的!”

几年前沈湛就得知灵族大小姐身子病弱,随时有可能一命呜呼,于是他让周海细细练出了续命丹,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用三颗续命丹,换司马赫一个身份,这笔买卖怎么想都是值得的!

如今只要想办法拿到四王爷的血液就可以真相告白了!

司马赫,司马赫,怪只能怪你同我抢阿清,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留情了。

周海看着沈湛发狠的表情,心中只觉得发寒,公子,从未如此过。

四王爷府中。

“小和尚小和尚,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呀?”朵哈拿着苹果啃着,在屋中追着虚无跑。

“阿弥陀佛,女施主,我还有事,麻烦你不要跟着我了!”虚无被朵哈缠得满头大汗,谁来帮帮他将这个人撵走啊!

“小和尚小和尚……”

忽然外边传来了几声鸟鸣,朵哈楞了一下,然后笑颜如花道:“既然你不同我玩,我就去别处寻乐子去了,再见了小和尚!”说完还朝着虚无送了个飞吻,虚无立刻红了脸颊,一直念着阿弥陀佛。

随后虚无看着朵哈离去的身影,眼睛眯了眯,只是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