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三十九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760 2017-05-17 22:26:12

  灵族。

“仙儿多久没回来了,今日怎么想起回来看看姨母了?”灵溪笑着喝着茶,看着花仙子,一脸笑容道。

“前几日听闻魔族大闹灵山,仙儿听闻灵山重创,便急忙赶回来探望姨母,今日一见,才放下心中大石。”花仙子回答道。

“你离开灵族那么久,难得你有这份心。哼!他魔族猖狂,但是想灭了我灵族也不是易事!”灵溪嗤了一声。

二人聊了会,花仙子起身道:“看到姨母没有大碍,仙儿就先去看看珑儿表妹了,仙儿先告退了。”

花仙子来到了灵珑的房中,灵珑自幼对和这个表哥感情便不深刻,如今他突然到来,灵珑有些吃惊,但也是客客气气应付着。

花仙子临走时,忽然变出了一束花,送给了灵珑,灵珑这样的女子,收到花自然是欣喜不已,伸手就去接,一不下心却被刺扎到了手。

花仙子一脸自责,愧疚的样子让人忍不住说他一句不是。

离去时,花仙子看着手中花束上的鲜血,笑的有些妖媚。

“王爷。”虚无关上了门,“我们在宫中的眼线传出来消息,这几日司马戎因为十万大军被击退的事情气急攻心,听闻北都的药师已经连续几夜没有合眼,没天没夜开炉炼丹药。”

“嗯,这司马戎年纪越大越是怕死。怎么样?我要你救下的人……”

“王爷,人已经救下了,安排在郊外的别院中。”

“随我去看看。”

于是,这日,四王爷司马赫和虚无去了别院,对外说是四王爷因为北都战败一事身体欠佳,需要温泉水静养身子。

虚无推着司马赫进入了别院中一小屋子,一打开屋子,一位浑身伤痕累累,一脸憔悴的人看到四王爷,激动地跪在地上,眼中蓄满泪水,道:“董毅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次率领十万大军进攻东都的董毅大将军,因为兵败,司马戎勃然大怒,下令斩杀了董毅。司马赫便偷天换日,找了一个死囚替代了董毅大将军。

“大将军快快请起,大将军的家人本王已经在东都为他们安顿好,大将军拿着本王这块玉佩,到东都寻找他们的武将,名为吴飞,他自会给你安排接下来的生活。”

“王爷,在下做牛做马都报答不了王爷的大恩!”董毅沉重地磕了一个头。

“董毅,本王救你是因为让你变成阶下囚本王也有份,你可明白?”司马赫锐利的双眼看着董毅。

董毅忽然想到什么,说:“王爷,无论您是什么身份,董毅余生必将追随你!我一生为他司马戎战战兢兢立了多少功,可是如今,他却因为一次战败就将我们视为草芥,他居然下令,斩杀了此次从战场回来的剩余几个战功显赫的前锋!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啊!我们躲过了敌人的刀剑,却躲不掉自己帝王的御令!我恨啊!我一想起我那些兄弟死不瞑目,我此生便发誓!若能苟活,定要斩了司马戎的人头祭奠我众兄弟在天之灵!”董毅说完又重重磕了磕头。

司马赫此时从轮椅站起来,董毅虽然十分惊讶却没有说什么,他亲自扶起了董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董将军,如你所见!本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从今往后,为自己走出一条路!我会让人一路护送你至东都,你放心去吧!”

“王爷,董毅必尽心追随王爷!王爷,为表忠心,请王爷收下董毅这份见面礼!”董毅说完拿过了手边的刀,扯下了自己的衣袖,上边竟然有半边的图腾模样,只见他咬住自己的头发,眼睛眨也不眨,将自己那块有图腾的皮用刀剥落!血淋淋呈给了司马赫。

虚无已经抢先一步为董毅包扎伤口,董毅虚弱地说:“王爷,北都一直无法调动的五十万大军的兵符,先帝将它刺在了两个人身上,只要王爷寻的另一个人,这北都五十万大军便在王爷座下!司马戎寻了一生这块兵符,却不知先帝早已洞悉他的野心,才将这两块兵符分成两块。”

“董将军,这块厚礼本王收下了!董将军好好养好伤再上路!”司马赫说完转身离开了,没想到,本来只想救下董毅却意外收到了这份大礼!

司马戎!帝父和母妃如何死去的,我很快就会向你问个明白和清楚!

“小姐,公子都解你足禁了,你当真不出去走走吗?你瞧瞧外边的看护的都撤退了!”红泪帮我收拾被子一边问我。

“红泪,你别再忙乎了,快坐下来一起嗑瓜子!”

“小姐,你……”红泪走过来,看着我一脸担忧道。

“好了,红泪,你小姐我这时候出去作甚呀?难道你要出去谢谢那柳贝晞求湛哥哥放了我?还是要你小姐我去和湛哥哥认错求和好?”我没好气说道,“既然此刻什么都做不了,倒不如待在院中好好练练我的龙鱼鞭。”说完我又塞了一把瓜子到嘴里。

却没想到,我不去找麻烦,麻烦自个儿找上门来了。

“念清,我来看看你来了,顺道让底下人把除夕该布置的东西给你添置过来。整个龙啸庄如今就只有你的院里冷清清了。”柳贝晞笑着从门口走了进来。

“二姨娘好!”红泪福了身子,下去准备茶水。

我坐直了身子,客气笑着说:“二姨娘还能记挂着我,真让我感动!”

“呵呵,”柳贝晞用巾帕遮住了嘴巴呵呵笑着说:“瞧你说的什么话,阿湛疼你入骨,我自然也该是疼你的!如今他解了你足禁,我便匆匆赶来看看你,最近吃了不少苦头吧!来人,把我备的东西都拿过来。”屋里进来了好几个人,都端着一盘盘人参、高丽等珍贵的药材,柳贝晞笑着说:“念清,这都是龙啸庄里上等的好货,红泪,好好收下,最近给小姐炖着补补身子!”

“小姐……这……”红泪看了看我。

“收下吧,二姨娘的好意不可轻易拂去,再说,都是龙啸庄的东西,我这个大小姐还是吃得起的!”我摆了摆手,柳贝晞也笑着说:“念清说的对!念清呀!”柳贝晞的眼泪说来就来,她红着眼睛道:“都是二姨娘不好,没有管教好底下的人,让你受了委屈了。二姨娘只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日后还是好好相处!”

“二姨娘说的哪里话?都是一家人了,阿清不会让二姨娘为难的。”我抿了一口茶,淡淡的说。

“念清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柳贝晞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这龙啸庄的好茶除了阿湛那里,倒是数你院里的最好喝。配着今日的糕点,味道倒是刚刚好。”

柳贝晞又跟我聊了些家常后离去。

红泪看着她走后,奇怪地问我:“小姐,你不觉得今日的二姨娘不对劲吗?”

“连你都看出来了,我又怎么会感觉不到!”我吹了吹任然在冒着热气的杯子,又喝了一口。

这日夜里,果然出事了,半夜,柳贝晞院里传出了柳贝晞忽然吐血的事。

“小姐,我们不去二姨娘屋中看看吗?”红泪帮我批了件衣袍,我摇摇头说:“如今还不知什么情形,我们去了能干甚?庄中有周海,不会出什么大事。”

“小姐,沈飞求见。”沈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小姐还未更衣,如今怕是不方便见你,你有什么事就在那里说吧!”红泪隔着门喊道。

“小姐,公子,公子请你速速去一趟二姨娘的院中,二姨娘她中毒了。”沈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

“我又不是周海,不会治病。”我和红泪对望了一眼,心中已有不好地预感。

“小姐,听二姨娘院中的人说,今日二姨娘胃口不佳,今日只和公子一同用了晚膳,再者今日所吃的,便是白天来小姐院中的茶和糕点了……”

“沈飞,公子的意思是,我下毒害了二姨娘是吗?”我厉声问道。

“小姐,本来二姨娘的毒周海解了就可以了,可是刚刚周海把脉的时候,发现……二姨娘已经肚中已有公子的骨肉……小姐,你还是去一趟比较好!”沈飞的声音有些恳求道。

“什么?”我震惊地看着红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