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四十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588 2017-05-18 21:42:50

  我们匆匆赶到了柳贝晞的院中,只见柳贝晞虚弱地半躺在湛哥哥怀中,眼眶都是红红的,湛哥哥抱着她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孩子还会有的!”

沈湛见我们已到,生气地将手边的盘子扫落在地,盘子碎成几块,连同一起掉落的,还有几块在盘中的糕点,厉声呵斥红泪:“跪下!”

红泪从未被湛哥哥如此呵斥过,吓得整个人儿跪落在地板。

“小姐胡闹,你这个做下人的不阻止,还跟着小姐胡闹!我龙啸庄中岂能容你这样的人!”沈湛黑着脸说道:“沈飞,把红泪乱棍打死!”

“谁敢动红泪!”我二话不说,挡在了红泪面前,沈飞为难的看着沈湛,又看看我,我如今真的动怒了,我一字一句看着沈湛,同样厉声问:“敢问公子!我院中的人究竟犯了何事!”

“阿清!好歹二姨娘腹中也是一个活活的生命!就因为你如此任性,在这些糕点下毒,他还来不及见到他父亲母亲就夭折了!”沈湛有些哽咽,指着地上的糕点,柳贝晞又痛哭出生,沈湛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我念在你是这庄中大小姐,今日我便惩戒了你的人,让你好好长长性子,不是什么事都能由着你乱来!”沈湛别开了眼睛,呵斥沈飞:“我的话你们都不听了是吗?还不拉下去!”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啊!红泪没有下毒!”红泪哭着喊着。

“是!”眼见沈飞就要碰到红泪,我抽出了龙鱼鞭狠狠打了过去,没有碰到沈飞,却碰到了柳贝晞屋子里的桌椅,瞬间碎成块,沈飞连连后退几步,手还是被碎片割伤,沈湛用宽大的衣袖为柳贝晞遮挡住碎片的飞袭,柳贝晞屋中顿时乱成一片。

沈湛真的动怒了,他朝着我便出手打来,口中喊道:“虽然我自幼疼你,可不能见着你如此胡作非为,今日就权当替去世的义父义母好好教育你!”

我们二人飞出了屋中,在院子里,沈湛手中不再执着那把墨扇,而是换成了很久很久前他去深崖谷寻我时那把镶着蓝宝石的剑!

“湛哥哥!我没错!今日柳贝晞中毒不是我做的!你不分青红皂白如此对我,不公平!”我两只手握着龙鱼鞭,一丝丝寒意手中传来,却不如我如今的心寒。

“阿清!不管以往你怎么闹都好!柳贝晞肚子里的,可是活生生一个生命!就算你与她再不和,也不该下毒!”

“沈湛!你疯了吗?我说了,我没有下毒!我也是刚刚得知她肚子里有孩子的!”我有些失控地大喊!

看着沈湛拿着剑对着我,一阵又一阵的寒意朝我袭来。

“都说江湖白公子最疼的就是他那个未及第的妹妹沈念清,今日看来,江湖传言确实不可信!”一个身着黑袍的熟悉身影,缓缓从天上落下来,他轻轻握住了我在有些颤抖却依旧举得高高做好出手的手,说:“暖儿,我来了,莫怕!”

“狱门漠爷!我龙啸庄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沈湛剑尖立刻指向了冷漠。

冷漠将我护在了身后,我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眼泪立刻流出来了,这世间有个人如此护着我,真好!

“今日龙啸庄如此热闹,能与我交战的都在这院子里,你说我岂有进不来之理?噢?白公子这是要与我交战的意思吗?”

“少废话!”说完沈湛就朝冷漠挥剑而来,冷漠一刻也没犹疑,也挥剑迎上,二人剑光交融,互不相让,周遭的树枝都被剑光砍落,满地残枝。

黑夜中,一身黑袍一身白袍,二人打得不分上下。

好一会儿,我挥着龙鱼鞭而上,二人立刻分开落地,但是依旧面色不改,我站在冷漠身边,一步一步走向沈湛说:“够了!湛哥哥,你今日是否执意认为就是我下毒害了柳贝晞和她腹中胎儿?”沈湛别过脸不看我,我惨笑了一声说:“好好,沈湛,在你眼中,我会蠢到在自己院中下毒害人?无论我讲几遍,今日这毒不是我下的你都不会信!若果你执意要处死红泪,那么你孩子的命,我来还!”我抓住沈湛指着的剑锋,狠狠插进自己的胸口,沈湛脸刹那白了,手即刻没有力气抓着剑柄,连退了好几步,口中喃喃自语:“阿清……”

周遭忽然各种喊:“小姐!”冷漠第一时间冲上来抱住了,把剑抽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胸口即刻被大片鲜血染红,冷漠即刻撕下衣袍一角,按在了我的伤口上。

“这这这……这是怎么了?”周海走了进来,边说着,看到我流血,急忙过来,道:“大小姐,你怎么受伤了!快,这儿有止血药!”说着他伸手要碰我,被冷漠大吼了一句:“滚开!”冷漠接过药,把药散在了伤口上,我的冷汗一直冒出来。

“公子!二姨娘中毒原因我已经查明!是因为二姨娘傍晚在大小姐房中吃了甘草香糕,晚膳厨房又煮了鲫鱼汤,这两种食物分开吃都是好的,可是一旦一起吃就会中毒!所以,二姨娘中毒一事确实与旁人无关!”

“那屋中那些从阿清厨房中拿来的剩余的糕点是怎么回事?”沈湛抓住了周海的衣领,气愤地吼道!

“公子!”红泪急急忙忙从房中跑出来,手中拿着那几块跌落的甘草香糕,说:“公子,这是诬陷!今日虽然我们院中也同样做了这款甘草香糕,可是因为近来小姐脸色不太好,红泪就加了些红枣粉末一起做了这香糕!可是刚刚落在地板的那几块香糕却没有一丁点儿红枣!公子请看啊!”

周海上前一步拿了甘草糕闻了闻,说:“确实,这些糕点中没有红枣味,公子,小姐是被冤枉的!”

我看着眼前的几个自幼伴在身边的人都信我,甚至还为我找了证据证明我不是那个下毒的人,却唯独,只有信了五年、崇拜了五年的湛哥哥不相信我!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他变了!

沈湛满脸悔意看着我,开了口说:“阿清……”

我吃力抬起手阻止了他前进的步伐,说:“既然真相大白,算是给二姨娘腹中的孩子有一个交代,也算我给这龙啸庄有个交代了!沈湛,你我兄妹多年,我是什么脾性你该了解才是,今日你所做的一切实在令我心寒!我既然不是爹娘亲生的孩子,到今日这个地步,我也不愿在龙啸庄多呆一日!今日这一剑,算是我还了你、还了龙啸庄多年的抚养之恩!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已经死在龙啸庄庄主沈湛剑剑下!我,冷暖,从今日起不再是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

“不可……阿清……”沈湛向前走多了几步,冷漠抬起手朝沈湛挥去,一道光墙阻挡了沈湛前进的道路。

“是灵术!”沈飞和周海跑到沈湛周边,说道。

“既然暖儿今日把话说到这份上,从今往后便与龙啸庄再无关系,沈湛,你好歹也是这江湖之主,这后院争宠的小伎俩就把你眼睛蒙蔽了?你也太对不起武林盟主这名字了!暖儿我带走了,怕是日后你定会后悔今日所言和所做!”冷漠抱起我不再说什么,轻轻飞出了院中。

沈湛听完单膝跪地,六神无主,他今晚……究竟对阿清,做了什么事?

“暖儿,你该理解他,换做谁刚知道自己做了父母孩子却夭折了,难免会失控。”冷漠帮我包扎伤口,沉声说着。

“莫说了,如今我什么都不想听。”我别过脸不再看他。

“好,我不说了。明日起,我带你回四王爷府,往后四王爷府便是你的家!”他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柔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