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四十一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3036 2017-05-19 10:48:11

  “阿湛,我真的不知道,阿奴为了报复念清,竟然做出这等下做事……都怪我,当初不应该救下她,还害了我们的孩儿……”柳贝晞躺在床上哭着对沈湛说,沈湛皱了皱眉头看着泪眼婆娑的柳贝晞,叹了一声:“你莫想太多,好好调理好身子吧!”

昨夜一夜的折腾,很快就水落石出,厨房那边说昨日前几日除了大小姐房中的红泪要了些甘草粉,二姨娘院里的阿奴也要了些去,顺藤摸瓜,果真在阿奴房中搜出了和甘草香糕中也一模一样的毒药。

沈飞回报给沈湛的时候,沈湛痛恨自己因为孩子的夭折失去理智,错怪了阿清,他又想起了冷漠离去前的话,心中想着柳贝晞再如何争宠,也断不能拿腹中孩儿开玩笑!

柳贝晞房中。

端来汤药的小丫头模样长得甚是水灵,她将汤药拿给了柳贝晞,道:“二姨娘莫伤心了,像我们这样子的人,能伺候二姨娘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姐姐能为二姨娘做的最后这件事也算是回报了二姨娘当时的救命恩情了。”

柳贝晞苍白的小脸,喝了一口汤药,道:“你这小嘴比起你死去的姐姐能说会道多了!心儿,你姐姐带你到我身边来,只要你对我忠心,我定不会亏待了你!”

名唤心儿的女子“扑通”跪落在地,重重磕了个头,道:“我同阿奴姐姐自幼无父无母,在穷人堆里认识,结伴成长。如今阿奴姐姐被人残害至哑,还惨死他人手中,清儿定要为阿奴姐姐出了这口恶气!心儿愿意誓死效忠二姨娘!只求二姨娘不要赶走清儿,让清儿有机会报仇!”

“起来吧!这次的事,都怪我事先不知道腹中已有胎儿,若是知道,我也不会冒这个险!也罢,这个孩子能留住阿湛的些许心思在我身上,也算没白来过这世上了!”柳贝晞仰头将汤药喝完,心儿递给她巾帕,她擦了擦嘴继续说道:“那个贱人在阿湛心中分量实在太过重要,否则昨日乱棍打死的就是她了!我孩子还未出世就死去,这笔账也得算在她头上!咳咳……”过于激动,柳贝晞咳了几声,心儿赶紧为她顺顺气,“如今她与这龙啸庄脱离了关系,也算是解了我的恨,没了龙啸庄这层保护伞,我看她以后如何在江湖行走!”

“可是二姨娘,四王爷不是要她做王妃?”心儿小心翼翼问着。

“哼!一个没了腿的王爷,能够干出什么大事儿?说不定都活不了几年!”柳贝晞满脸狰狞。

柳贝晞想起前几日阿奴引来了她的妹妹心儿伺候她,她心中倒是明白,阿奴已经哑了,在她身边已经没什么用了。怎知这个心儿倒是精灵的,第一日来便眼尖的发现了红泪在厨房拿了些甘草粉,她立刻向柳贝晞献策:“二姨娘,心儿之前听穷人窟里边儿的姐儿说过,她以前伺候的一夫人,便是用甘草和鲫鱼煮了汤,将眼中钉除掉的。这仵作查出来后就草草说了是食物中毒,这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除去了那个整日卖弄风骚的歌姬。”

“你是说……”

“二姨娘,清儿有一计,就是怕得委屈委屈二姨娘,那边儿既然已经拿了甘草粉,只要稍稍打听打听便可知道她们哪日用这甘草粉,这几日,鲫鱼正好鲜肥,二姨娘吩咐下去这几日都想饮鲫鱼汤。清儿问过的,只要二者食用分量不多,只会让身子不适,不会出什么事的。”心儿悄悄在柳贝晞耳边吹风,柳贝晞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甚好。

“那……让谁人去拿这甘草粉?”柳贝晞问道,只见心儿示意了不远处在收拾桌椅的阿奴,柳贝晞立刻懂了,这心儿用的是一石二鸟之计,既讨好了自己,又趁机,将阻挡心儿晋升的唯一挡路石阿奴除去,这丫头,实在是太聪明了。她身边,要的便是这样的。

柳贝晞唤来了阿奴,拉着她的手,叹息道:“阿奴,都是我不好,跟在我身边你受苦了!”阿奴眼中蓄满眼泪,摇了摇头,咿咿呀呀却说不出话。

“阿奴,当日我救下了你,本想着让你过点好日子,可如今,却让人欺负成这样,阿奴,帮我做一事可好?”柳贝晞红着眼睛假惺惺道。

阿奴跪下,重重磕了一个头,又拍了拍自己的心,示意自己愿意为了柳贝晞赴汤蹈火。

于是,事情败露后,阿奴被乱棍打死,柳贝晞和心儿,都安然无恙。

第二日一早,北都的百姓都傻了眼!

一直双腿天生残疾的四王爷司马赫,竟然一大早骑着一匹马儿,带着个姑娘一同光明正大从城外回了北都,而眼尖的人发现,马匹上的姑娘竟是不久前来北都帝宫的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消息立刻传遍了大街小巷,传遍了北都,传遍了江湖,传遍了天下!

“冷漠,如今你带着我这样回来,是不是坏了你全盘计划了?”我昨日已经拒绝了他如此声势浩大带我回王府,可是他想都不想答了我:“我还不至于让我的女人遮遮掩掩随我回家!”

虚无听到侍卫传了消息,立刻扶住了额头:我的王爷呀!如今你为了冷暖,竟自己将身份公布于天下了!也罢,总该有这一日,无论如何,虚无都在你左右!

“到家了,下来吧!”冷漠一翻身子,伸出双手将我抱下马匹,我站住脚跟后,他牵着我的手说:“走吧!咱们回家!”

虚无等在了四王爷府门口,看着我们两个牵着手,道了句“阿弥陀佛”后,便接着说:“王爷,怕是入宫御旨随后就到了!”

“无妨,本王既然敢做这个决定,就准备后接下来要面对的!这些日子,各地查我身份的人越加强烈,如今本王自己公布身份,倒杀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况且,要过除夕了,本王可舍不得暖儿名不正言不顺在四王府待着!”

“一切由王爷做主!虚无先去为冷暖施主准备房间!”

我听着冷漠的话心中甚是温暖,看着他笑了笑。

果然,不到片刻,小安子来宣冷漠进宫觐见帝王,冷漠临走前对我说,准备好糖水,等我回来!

冷漠去到帝宫御书房,满屋子的奏章乱成一地,看得出不久前司马戎才刚发过脾气,司马戎看到冷漠走了进来,冷声道:“看不出来,朕这皇弟本事通天,将朕、将这天下的人耍得团团转!”

冷漠缓缓开口道:“帝兄何须如此生气,我只是此次去别院时候遇到了个高人,他心存善念,为皇弟治好了腿疾。”

“你当朕是傻子!还是当天下人是傻子!司马赫,朕真是小看你了!竟然能在朕的眼皮底下装了五年之久!倒也是你的本事!若你聪明,你应该就这么好好活下!或许朕能许你个安枕无忧的下半生!可如今……来人,四王爷欺君罔上,将四王爷拿下,立刻处死!”司马戎拍了一下桌子大吼!接着御书房多了几十个侍卫,可还未接近冷漠,就被冷漠震飞了!

司马戎震惊地看着司马赫,完全不可置信司马赫的功夫竟如此好!

“帝兄,臣弟所说都属实,何来的欺君?若今日帝兄要将臣弟就地正法,臣弟保证,五十万大军即刻会归顺东都所有。帝兄,还望三思而后行!”冷漠淡淡说道。

司马戎整个人瘫坐在皇位上,司马赫他,他竟然,拿到了五十万大军的兵符?他的探子竟然没有人知晓?无论司马赫是不是在说谎,今日是动不得他了!

司马戎不愧老谋深算,他立刻恢复了笑脸,就像刚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朕跟皇弟开了个玩笑罢了,皇弟没有受惊吧!你们还不退下!”待侍卫们都退下后,司马戎继续笑着说:“这天下,除了皇弟,朕就再没有至亲的人了!哎!如今你这腿儿好了,我心中也是开心的!以往都顾虑着你的腿疾,如今既然你已痊愈,便开始上朝听政吧!至于五十万大军……”

“帝兄放心,只要四王爷府平安无事,这五十万大军便依旧会是北都的大军!”

“有你这句话,朕也就放心了!你且下去吧,朕也累了!”

“帝兄,臣弟有一事,望帝兄恩准!臣弟打算在过了除夕后,娶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为妻!”

“这……沈湛同意了?”

“沈念清已与龙啸庄断绝关系,事情前因后果,帝兄差人一查便可得知!”

“既然你执意如此,朕便准了!你退下吧!”

“臣弟告退!”

冷漠走出御书房后,便听到里边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司马戎气喘吁吁躺在皇位上,忽然喷出一口鲜血,吼道:“司马赫!”

冷漠冷笑了一声,不再多说一句话离开了帝宫。

次日,北都帝宫的圣旨传遍了天下:奉天承运,北都四王爷司马赫文韬武略,沈念清沉鱼落雁,实乃天作之合,今将沈念清赐予四王爷,封为四王妃,于年后择日行婚嫁之礼!钦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