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四十二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528 2017-05-19 10:49:08

  花仙宫。

花仙子拿着那支沾着灵珑鲜血的花枝在手中转动着,听着宫人汇报这北都的情况,妩媚的笑着说:“我这还没出手呢,他司马赫却急着自己认了这身份,为了个小清儿,他倒是宁愿毁了自己多年的计划么?”他将那朵花随手一扔,说:“不过我家小清儿确实值得他如此对待,沈湛将她气走,怕该是悔一辈子!就是没想到,我家小清儿,还真真是我亲亲表妹呢!呵呵呵呵!”他指了指宫人道:‘你去,告诉朵哈,计划取消!”

花仙子眼睛眯了眯,这北都看来,很快就要变天了,那他也该去见见司马冰了!

龙啸庄。

“你是说,司马赫能走了?”沈湛不可置信看着沈飞,沈飞点了点头说:“是的,公子,如今整个北都因为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了,听说司马赫进宫见了司马戎,却也安然无恙出来了,还得了司马戎的圣旨……说……”沈飞看了一眼沈湛,断断续续道。

“说了什么?”沈湛手指一下、一下扣着桌面。

“年后择日,让大小姐和四王爷行婚嫁之礼,赐大小姐为四王妃!”沈飞说完,得到只有一阵沉默。他瞧瞧抬头看看沈湛,沈湛明显扣着桌面的手指抖了抖。

“年后成亲么?沈飞,让周海来一趟!”沈湛摆了摆手,不多久,周海便来到沈湛房中。

“你手头还有多少续命丹?”沈湛问。

“还有三颗!”

“去一趟灵山一族,送去三颗续命丹,我要知道,灵族大小姐究竟得到是什么病!”

“是,公子!”

四王爷司马赫,狱门漠爷,你为了阿清便将多年隐藏的身份公告于世,可惜了,倒是让我得知当年灵族大小姐用血护住漠爷心脉一事,若她身上有病,你身上必定跟她同样受病痛折磨。

阿清,怎能让他人娶得?我欠她的,会用下半辈子来还给她。沈湛冷笑了一声,道:“沈飞,去山头练功!”

龙啸庄不远处的山头一声声轰响让周遭的人以为是天灾,殊不知,那是龙啸庄庄主沈湛在修炼龙海翻腾。

“公子,你今日这功力似乎比上次更厉害了!”沈飞递过来巾帕。

“还不够,虽然我没有和杀无痕交手过,可是当年义父的功力比我还要深厚!沈飞,你可知,若想护住这江湖,功夫就必须是天下无敌,这江湖才可平静!这些日子,听说月门派因为掌门一事,分裂成几个帮派,要赶紧选出掌门,否则怕是江湖又有一个门派销声匿迹。”

“公子,听说月门派门徒如今分为两派,一排支持的事师叔倪秋雁,另一派支持的事月门派关门大弟子了倪流苏,说是半个月后二人将在月门派门前决战高下,胜者为新掌门!月门派邀请了江湖众多门派掌门,公子,您的邀请函前些日子已送来,就在您桌上。”

“嗯,到时你同我一起出席。”

“是,公子。”

第二日,沈飞来到沈湛屋中,道:“公子,周海飞鸽传书!”

“快拿来!”沈湛一打开,脸色凝重,又道:“竟然是魔教的毒蛊!”

龙啸庄门口。

“阿弥陀佛,施主,请回吧!我们王爷说了,不纳妾!”虚无无可奈何第五十次说了这句话。

“哎呀,小师傅,你通融一下嘛!让我们见见王爷,就见见,你瞧瞧,梅妈妈这里的姑娘可都是大家闺秀,你瞧瞧这画像!说不定王爷看上一眼就喜欢上了呢!小师傅,你就让开,让我们进去嘛!”一个中年妇女拿着画像在门口嚷嚷着。

“就是就是!小师傅,你看看我手里的,可是王员外家的大小姐!生的模样可水灵了!”另一个妇女也挤到前边喊着。

自从四王爷司马赫腿疾治愈后,这些日子到他府中做媒的媒婆排队都快到了另一条街了。

“吵什么吵什么呢!”朵哈自从四王爷腿疾痊愈后,在四王府里就不再躲躲藏藏了,她说我漠师叔既然敢恢复健康,也不会怕狱门漠爷身份为人所知了。

“哟!这小姑娘是谁呀!难不成,是未来王妃的陪嫁?”

“你胡说什么呢!”朵哈瞪着眼睛指着梅妈妈大声问,梅妈妈见着朵哈趾高气扬地样子下意识躲了躲,怕是得罪了有钱人家。

“我看看你们今日都拿了谁人的画像来?”朵哈煞有其事的看着各媒婆手中的画像,一张张说:“你,就这小眼睛的模样也敢往四王府领?这个,嘴巴都大成什么样子了?准备吃垮我们四王爷府么?还有你你你,这个,这额头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鼻子塌成这样子!你们,就这样的画像也敢拿刀王爷面前?就不怕王爷一发火把你们都斩杀了吗?”朵哈装作凶狠道。

所有媒婆都后退了好几步,这小姑娘说的在理呀!这王爷他可不是普通人,若这些画中姑娘真真不合他的心意,让他心烦,杀了自己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有些媒婆已经开溜了,那个梅妈妈胆大地上前说了声:“我们改日再来!定不会让王爷失望地!”

虚无看着散去的人群,回过头对朵哈说:“阿弥陀佛,还是你厉害!”

“小和尚,学着点吧!”朵哈拍了拍虚无的手臂,笑嘻嘻地跑上了街去,虚无看着她满头辫子在阳光下摇晃着,伸手摸了摸她刚刚拍他手臂的地方,傻呵呵地笑出了声。

“你在干嘛呢?怎么那么早起身?伤口可好些了?”冷漠走进来,我正在给他做一双鞋垫,急急忙忙藏到了被子下,他眼尖,抽出来,笑着说:“你竟然在做鞋垫!”

我一把抢过来,红着脸说:“我曾经听说未过门的女子要,要给未来夫君做一对鞋垫的。我手工不好……”

冷漠忽然抱住了我,亲了亲我的头发,笑着说:“暖儿,我真开心,在你心中,你将我看成夫君了,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我也笑出了声说:“我们还没有成亲,你才不是我夫君!”

“不是?那今日便让你做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笑着将我压在了床上,手往后一挥,门给关上了,接着他伸出一只手与我十指紧扣与,我羞得脸都红了,紧紧闭住了眼睛,冷漠将我的脸转过来,慢慢吻住了我,他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双唇,手也又不自主在我身上走动着,我紧张得手都我成拳头了。吻了好一会儿,他停下来,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说:“还有些许日子你才及第,我就再等多几日!”

我睁开了眼睛,他翻过身子,将我搂进了怀中,我说:“这几日你都亲手为我抹药草,我的伤已经结巴了,并无大碍了!”

冷漠说:“那就好,我们重逢才多少时日,你身上倒是大伤小伤个不停,看来往后我该备多谢药草才是。暖儿,这么多年了,我依旧记得当日你同我说若有一日我摘了面具,会与我并肩天下。我终于盼到了。你看看,这东西我至今都保存着。”

他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荷包,递给了我,我好奇地打开,却愣住了,这,竟然是我们在深崖谷时候,有一夜我将他的衣角和我的衣角打了个结,冷漠竟然将这个结收藏至今!我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这些年来,他对我的真心,从未改过!

我手里紧紧握住那个结,环住了他,对他说:“冷漠,这一生有你,我真的知足了!”我能感受到他嘴角的笑意,听着他的心跳一下两下有力撞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