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四十七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719 2017-05-26 17:03:32

  “白公子!你身为武林盟主,难道今日就眼睁睁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欺骗江湖众兄弟,夺了月门派么?”倪秋雁从地上站起来,冷冷地看着沈湛说着,周遭的江湖人士有些赞同倪秋雁的说法,在那儿喊着:

“是啊,白公子!这女子确实是半路杀出来的,无人可确认她的身份!”

“就是,白公子,我们都未曾见过月门派掌门人的信物,实在不好辨真假!”

“白公子,我看倪秋雁前辈这半年来倒是将月门派管理的井井有序,若是让她接续管理也未尝不可啊!”

只见沈湛足尖轻轻点地,一袭白衣便朝着擂台飞来,他刚落地,周遭的声音便慢慢停住了,那倪秋雁却不依不挠道:“白公子,你眼前的女子来路不明,怎可将月门派交于她手中!”

“师叔!你莫无理取闹!掌门手上的玉佩便是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掌门信物!若掌门人不是遇到已故师父,如何取得她的信物?”

“呵!这就该问这女子用了什么下作手段才是!”倪秋雁哼了一句。

“今日受邀主持月门派新掌门选举之战,是因为月门派前任掌门已经确定不在人世,大家都认为倪秋月前辈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便离世,如今已有人带着信物归来,并用月门派独门功夫‘光风霁月’打败了月门派的倪秋雁前辈。由此看来,倪秋月前辈是真的找到了继承掌门之位的人。”沈湛看了我一眼,缓缓说道。

这时有个跟随着倪秋雁的门徒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倪秋雁看了我一眼,接着也上了擂台,冷笑道:“怪不得呢!我道为何今日白公子会如此护着眼前这个女子呢!原来你是龙啸庄的大小姐沈念清!那就难怪了!只不过,龙啸庄的大小姐竟然会月门派的独门功夫!难不成我们月门派的上任掌门人便是被你们龙啸庄绑了去的吗?”

沈湛淡淡看了倪秋雁一眼,忽然白色衣袍中的手一挥,倪秋雁再次落地,沈湛威严不容侵犯的声音缓缓响起:“我沈湛,自掌管这片江湖之日起,就发誓知要龙啸庄的在一日,保这江湖安稳平定!我龙啸庄的人做事光明磊落,无需躲躲藏藏!今日你竟敢出口对龙啸庄不逊,这只是你给你小小的惩戒!”

“白公子说的没错!”我走了上去,淡淡环顾了四周,道:“我确实是因机缘巧合得到了倪秋月前辈的真传,倪秋月前辈临终前叮嘱我要保月门派完好无缺!虽然我生在龙啸庄,但我自幼就不想涉足江湖事,今日会出现在此也是因为遵行了倪秋月前辈的遗嘱!还有,数日前我已与龙啸庄断绝关系,若大家还未知晓此事,那么今日,我便当着这片江湖人士再次宣布一次,龙啸庄大小姐沈念清已于半月前病死龙啸庄内,从今往后这世间不会再有沈念清这个人!在你们面前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名唤冷暖!”

四周听完我的话都骚动起来,这时冷漠声音缓缓传来:“暖儿,你还说差一样!”他也起身飞到了擂台,坏坏的笑着牵着我的手,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开口说:“冷暖不是普通女子,她是我漠爷的妻子,更是狱门的夫人!”

我抬头笑着看着他,这个男子,从未藏过我同他之间的关系,他恨不得让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便是他的人。

倪秋雁见今日讨不得好便狼狈的离开了此地,临走前放下了狠话,不会放过我。

我和冷漠下了擂台转身正要离去,却听闻身后传来了沈湛的声音:“阿清!”

我没有回过头,淡淡的回应了一句:“白公子,你可真健忘!如今这世间哪还有什么阿清!”

“阿清,我知道你还生着湛哥哥的气!湛哥哥跟你道歉!无论如何,你同我先回龙啸庄!”沈湛的语气虽然柔了下来,可是却依旧带着命令性。

“白公子若是认为什么事情发生后都只要一个轻描淡写的道歉便可让人原谅你,那白公子可真是大错特错!莫不说我如今是不会同你回龙啸庄的,今日我已成为冷漠的妻子,又怎么可能随你一起走?”

“阿清,你胡说什么?”沈湛上前抓住了我的手臂,还未碰到我却被冷漠一手打开,冷漠淡淡地说了一句:“白公子,请自重!”

“我没有骗你,我和冷漠已经在黄天厚土下行了对拜之礼。”

“阿清!你怎可将终身大事作儿戏!你可知……”

“白公子!”一道女声缓缓从沈湛身后传来,听起来霎时耳熟,待她掀开了她的面纱,竟然是灵珑!

“漠师叔,好久不见了!”她依旧温柔似水,“当日我让漠师叔生气,迟迟不见漠师叔回了灵山,心中甚是愧疚,便下了灵山来寻漠师叔,咳咳……”她一双眼睛紧紧看着冷漠,似乎其他人都入不了她的双眼。

“阿清,你可知你身边的狱门漠爷身上流着的可是灵山一族大小姐的血?”沈湛走上前一步对我说。

“呵呵,武林盟主沈湛,竟然能让灵溪族主放了她的宝贝下山,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冷漠也走上前,冷笑了一声。

沈湛看着他,道:“漠爷如今何必还需要以面具遮掩?北都四王爷司马赫,难道你不是早已告诉天下你的身份了么?我就问你一句,你即是北都四王爷,却又以狱门漠爷身份相助东都,若有遭一日这天下动、乱,你该如何护住阿清?你可曾想过,她跟在你身边以后多不安定?”

“沈湛,我即是跟定了冷漠,便是刀山火海我也愿意同他一同去!”

“你?你凭什么与漠师叔同在?”灵珑忽然提高了声调,“你可知漠师叔身上流着我的血,必须与我成亲他才不会死?”

灵珑的一句话让所有人安静下来,包括冷漠,。

“漠师叔,你是不是很奇怪你为什么偶尔会心脏痛?”灵珑看着冷漠一步一步走过去,冷漠忽然放开了牵着我的手,掐住了灵珑的脖子,冷声呵斥道:“你怎么会知道?”

“漠,漠师叔,因为,因为身上有毒蛊……”我立刻抓住了冷漠的手臂,示意他冷静下来,冷漠慢慢放下了灵珑。

“这究竟怎么回事?”我黑着脸问道,心中有股不好地预感。

“咳咳,漠师叔,我也是近日才得知我自幼体弱是因为身上被人放了毒蛊,而我却用我的血救了你,你身上便有了子蛊,只有与我成亲,我身上的母蛊才能将你身上的子蛊吸引过来,否则你将会病发愈加频繁最后无法忍受致死!”灵珑看着冷漠一字一字说着。

我不可置信转过头看着冷漠,问:“这是真的吗?”

“漠爷,若有一日因为病发你护不住她,这当着是你要的结果吗?”沈湛叹了一句,他的话却恰恰便是冷漠心中一直担心的地方。

冷漠不敢看向我,好一会儿才道:“暖儿,对不起,我并非有意瞒着你,只是之前我并不知道身上的病是怎么回事。白公子说的对,若我无法完成对你的承诺,你便回龙啸庄去吧!”

“很痛吧?”我摸了摸他的胸口,眼眶红了,心里有点痛,冷漠这些年究竟经历了多少苦难才有了今日?从刺骨碎身开始,他的每一步走的都太不容易了。

冷漠转过头有些动容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着:“几夜前的话你忘了是么?我冷暖在你心中便是如此薄情之人?我不管你得的什么破蛊,这世间,你生我便生,你死,我就随着你一同去!”冷漠不顾他人吻住了我,我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好一会儿他才松开,坏坏的笑着说:“我这辈子过着没爱错人!”

“冷暖!你这样子是在害死漠师叔你知道吗?你执意跟他在一起对他一丝帮助也没有!漠师叔,只有我才能救你啊!”灵珑歇斯底里喊着,沈湛黑着一张脸,吼了一句:“够了!阿清,总有一日你会改变今日的决定的!我在龙啸庄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