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第四十八章

妃临江湖:对门王爷榻上欢 十一源 2750 2017-05-27 17:30:39

  沈湛带着灵珑离开,他转过身子对沈飞说:“把灵族大小姐送到北都司马戎那去,他会喜欢我送的这份礼物的!”

“公子,沈飞不明白……”

“司马戎如今知道了司马赫的身份,为什么不动他?这其中定是有缘由的。他一直防范的人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也能如此厉害,如今司马戎把司马赫当做肉中刺眼中钉,定是想尽办法也想除掉他!你告诉司马戎,若想拔掉眼中钉,便将灵珑送进四王府。”沈湛淡淡地看着远方说着。

“这,公子,你怎么能保证灵族这个大小姐定会听从我们的安排?”沈飞瞧了一眼不远处满脸愤怒地灵珑,担忧地说着。

“她一心想着要与司马赫一起,在达成这个目的之前,她定会听从我的安排,况且,她身上的毒还指望着我为她解开。将她送进四王府对她百里无一害,她又怎么会放掉这难得接近司马赫的好机会?阿清那丫头,眼中揉不进一颗沙子,若往后司马赫身边有个仰慕的女子一直在跟前晃荡着,你说说,她离回龙啸庄的日子还会远么?”

“可是公子,那个四王爷并不是省油的灯,灵珑大小姐会那么顺利进入王府么?”

“那就要看灵珑自己的本事了!”沈湛说完翻身上了马背,他瞧着远处那一抹紫色的身影,今日见到阿清,她仿佛和以前有些许不同了,以前在她身上总有一股孩子气,可今日的她,身上竟不由散发出了一丝丝女子该有的妩媚。他越想越加心烦意乱,吼了一声:“驾!”,策马而去。

“掌门人,你不留在月门派么?”倪流苏带着几个弟子挡在了我前边,我一拍脑门才记得,呀,我刚刚是继承了月门派的掌门呀!

我拉过倪流苏的手亲热的对倪流苏说:“流苏啊,我如今还学艺未精,你看看我年岁一定比你还小,对掌管月门派这件事实在是没有经验!这样子,今日起你就代替我掌管月门派,待我觉得能够支撑月门派了,我定回来!”我郑重地拍了拍倪流苏的手。

“可是掌门人……”倪流苏一脸担忧。

“没有可是,流苏,你是不是不听掌门的吩咐啊?”我故作一脸不悦。

“流苏不敢!流苏谨遵掌门吩咐!”倪流苏双手握拳跪地恭敬说道。我急忙将她扶起,对她说:“你放心,我虽然不在月门派,但我会留意月门派一举一动的!对了,我们派中是不是有年岁大约八、九岁的门徒?”

“掌门人是说小小师妹倪流云么?流云,过来!”流苏喊了一声,一个奶娃娃从人群中走出来,她的模样像极了倪秋月前辈,这大概便是倪秋月前辈的孩子吧!倪流云学着大人的模样对我行礼:“掌门人!”

我摸着她的脑袋瓜子,对倪流苏说:“流苏,这月门派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派中大小!你放心,有我在一日,月门派就会在这江湖一日!好好照顾流云,我先走了!”

“月门派弟子谨遵掌门人教诲,恭送掌门!”我抬头望了望一行人,心中想着倪秋月前辈,月门派今日算没有流落坏人手中,今日为你清理了门派,愿你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我和冷漠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冷漠看着我一脸冷淡没有说话,开口道:“你可是还在生气?”

我不愿看他,也不愿理会他。冷漠凑到了我身边,抓住了我的手说:“我深知隐瞒你我的病情是我的不是,只是这件事我不知该如何与你开口……”

“你认为我在生你隐瞒我的事吗?冷漠,我生气地是你竟然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当儿戏!你竟然轻易便开口要我离开你!”在他面前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开口说了一大堆!

“暖儿……我,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病发,若真像灵珑所言,我身体中已经中了毒蛊的子蛊,可能随时会没命,我实在,没有勇气让这样的自己与你相伴!”我没有见过如此低落的冷漠,我紧紧反握住他的手:“这世间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既然这毒蛊能被人研究出,便一定会有办法解决它!我不许你再要我回龙啸庄!若他日你再要我离开你左右,我便一走了之再不会回来!”他一把抱住了,说:“对不起暖儿,我再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了!这些年来我以漠爷身份行走江湖,又以四王爷身份居住北都,我何时怕过任何事?可是如今,我却害怕了,怕有一日会离你而去……”他的脸埋在我的肩膀,带着丝丝鼻音沉重地在我耳边诉说着。

“这天下之大,与我何干?这个世间能让我挂念的只有你,若有一日你离我而去,我定会追着你一同离去,定不会让你一人孤单单的!况且,谁说你一定会死!这天下之大,定会有办法解了你身上的破蛊!”我也低声回应道。

马车里沉静了,没有再有任何言语,冷漠紧紧抱住着我,如今对我们来说,什么语言都是苍白的。我也没想过这么短的时间内,冷漠在我心中变得如此重要,重要到我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我不喜权不爱利,自从被沈湛伤了心,这世间能让我感到温暖的的便是冷漠对我的爱,他无时无刻用他力所能及的力量把一切最好的给我,让我不知不觉沉沦在他的世界里,若有一日这世间再没有这个男子,就算我能好好过下去我也愿意和他一起离去。可是现在,除了灵珑,还有什么办法能解掉冷漠身上的毒蛊?

过了片刻,他抬起头,一脸坏笑:“我的暖儿啊,我想要你了怎么办?”他说话片刻手已经伸进我的衣服中,抚摸上了我的双峰,又坏坏在我耳边说:“好像又大了!”

我羞得脸通红,不敢抬起头来看着他。冷漠吻住了我的唇,我也环住了他的脖子……

马车依旧在行走着,车厢内却一片春光旖旎。

回到了龙啸庄,朵哈便跑到了房中问我此行可好玩。

我问她怎么不同我们一起去?

朵哈甩着辫子撅着嘴道:“还不是那个小和尚!我都不知道他这些日子发了什么疯!都不理我!就算我同他说话也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我就什么玩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笑了一声,说:“花哥哥呢?”

“花哥哥早上才走的,这些日子他也不知道发什么疯,天天在我身边腻着,还一个劲‘朵哈妹妹’前‘朵哈妹妹’后的叫我,你是不知道我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你那个花哥哥每次这样叫你的时候,虚无是不是都在附近啊?”我边整理头发边问她。

“你怎么知道?”朵哈惊讶地问我。

“那就不难理解虚无为什么对你冷冰冰了!”我看着她煞有其事点了点头,接着我招呼她过来道:“我跟你说个正事,你在灵族那么久,是不是听过灵珑身上的毒蛊?”

“你说什么?那个病美人身上有毒蛊?”朵哈再一次惊讶地问道。

我将此行的事讲给她听,朵哈听得眉头皱了又皱,说:“我在灵族这么多年,从未听族主提起过灵珑身上的毒蛊一事!如今灵珑都能出得了灵族了,看来定是有事情要发生了!既然是魔教的毒蛊,该是有解决的方法才是!”

“我已经飞鸽传书去了魔教那,找我爹要个说法,若是他魔教之毒,我定要他拿个解药出来!”

“那个病美人喜欢漠师叔,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她看漠师叔的眼神就像要把漠师叔吃掉一样,暖姐姐,如今她即从灵山出来了,你可要千万小心,她这样子的女人心思实在难以猜测!”朵哈一脸认真同我说着。

“咦,奇怪了,小姐,有人咱们院门口放了张纸条。”红泪手里拿着一张纸条一脸奇怪走了进来。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上边写着:明日北都湖心一聚。灵珑

朵哈指着纸条喊着:“暖姐姐,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既然人都找上门来了,我哪有不去之理?我正好去问清楚毒蛊一事!明日我便去会一会这个灵山的大小姐!”我看了看远方,淡淡地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