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008:差点跪在地上

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张药王 1195 2017-04-20 15:18:33

  语落,男人很听话的坐在了柔软的床上,容易咽了口唾去摸床头的灯,手稍微用力拉了开来,亮了,只是灯光太暗,容易又摸到了墙上的灯,按下去,整个屋内瞬间亮堂了起来。

容易这才清楚的看到了整个房间,空旷,很大,只是除了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了,瞥到门口处的碎片,还有少量的粥,原来是大少爷发脾气不吃东西打碎片碗筷。

男人的目光紧锁着她,在站了一分钟后容易终于忍不住的问道:“这位二少爷,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不然他怎么一直目不斜视的盯着她。

“慕少白,”他的名字,不知怎么,从她口里叫出的这句二少爷显得特别刺耳,“你坐,”

连个椅子都没有,坐什么坐,地上?“不用了,我站着就好。”

慕少白伸出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拍了拍右侧,示意她坐床上,“你坐,”他重复道。

这一幕让站在门口的一行人大开了眼,二少爷的床,就连大少爷坐,都要重新换过床单才行,二少爷竟然邀请容小姐,除了颜江外,家庭医生,以及福伯都惊讶的瞪目结舌。

左边的床凹陷进去一小块,容易在离他十公分外坐了下来,她不是个扭捏的人,既然人邀请她坐着,那她就大方的坐着。

不过门口的三人是怎么回事,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她与床单接触的部位,就在容易在这目光中要站起来的时候,有人打破了她的尴尬。

“少爷,您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厨房给您做了...”剩下的话生生的被堵了回去,只见慕少白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福伯双手颤抖,我的少爷啊,不就是打扰了您跟容小姐独处吗,至于这样吗,我上有老下有小的都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折腾。

容易看福伯颤颤巍巍的双手,再移到福伯的脸上,看道眼角处有一道新添不久的伤疤,难道这个人经常殴打下属?身体比心更诚实的猛的站了起来,福伯仿佛看到了救命草,把端着的粥往她怀里一塞,脚底抹油的跑了,

要是她知道,福伯的伤是因为某天心血来潮去蹦极,绑好安全绳后走到了蹦台边看着悬空的几十米腿都软了,逃离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护栏上的柱子,还差点吓尿了,她会怎么想。

她端着东西,放也不是,拿也不是,像一个烫手山芋,家庭医生上前想要为慕少白检查脚底被划伤的伤口,谁知他一闪,家庭医生以为他要踢他往后猛的一退,医药箱掉在地上大打开来,惹得容易都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

“二少爷,我……”家庭医生说话都不利索了,差点就要跪在地上了。

容易把端着的东西放到床头的小桌上,蹲在慕少白的脚边,她大二的时候去过医院做过自愿者照顾一些小朋友,小朋友顽劣经常受伤,她多多少少也懂得一些护理。

熟练的拿起医药箱内的消毒水、止血药、砂带,熟练的为他清洗伤口,再上药,包扎,“伤口不是很深,但是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容易抬头很体贴的提醒他,对于弱势群体她一向没有抵抗力。

等包扎好后,家庭医生早已不见了踪迹,容易又拿起桌上的粥递到他面前,“你先吃点东西吧,伤口虽然不深,但是可能会发炎,先吃点清淡的,然后再休息一下。”

慕少白看了看碗,没接,她是在关心他吗,还是大哥让她来的,她会一直待在他身边吗,会喜欢他吗,

张药王

感谢大家收看“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