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025:外表与常人无异

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张药王 2193 2017-04-29 21:31:16

  刚才方市长一再试探两人关系,慕二少也没出口否认,阿易被迫签合约去照顾慕二少,这其中必有原因,不然怎么偏偏选中了她,这一来二去就得出一个结论来了,多半是那慕二少看上阿易了。

“去多久啊?”毕业前就知道她要去法国留学,但是不知道会去多久。

左优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不知道啊,最少一年吧...”也可能更久,她想去看看爸爸与妈妈相识的地方,听说是在浪漫的普罗旺斯,后天是妈妈的忌日,想必妈也很想念那片紫色的花海吧。

左优的母亲在生产她时难产而死,她剖腹产出来的时候,左妈已经咽气了,所以左优一直都是左爸的宝贝,说是捧在手上怕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也不为过,不仅因为左优继承了其母的优点,样貌与其母生的一般无二。

而且还因为左父知道,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爱人用了整个生命换来的小生命,他又怎敢怠慢又怎会不爱。

左优懂事后就没再过过生日,因为她不想让爸爸的伤疤一次次的揭开。

“那...我们一年后见,”容易知道此刻的左优浑身散发着伤感,每次左妈忌日她都会这样,觉得自己的到来是一个错误。

“你告诉亚男了吗,”容易又问道,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在公司混的怎么样。

“她最近忙的很,连出来喝杯茶的时间都没有了,”

“那我回头等毕业典礼那天跟她说吧,”容易张了张嘴巴还想说什么,

却被从远处跑来的张秘书给打乱了,张秘书一路小跑过来,有些喘,“容...容易,你快点来,”

“怎么了?”是不是慕少白发生什么事了,不然张姐怎么会这么紧张,

张姐来不及解释,直接拉着容易半拖半拉的走了,容易都没来得及跟左优挥手告别,“张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秘书张口语言,又不知如何开口,“你赶紧跟我一起过去,”

等容易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茶几上的甜点大部分都掉在了地上,地上有被打碎的高脚杯还有少许液体应该是红酒,因为撒到甜点上是红色的,再往沙发上看,只见慕少白一只手掐着一个女人纤细的颈脖,一只手拼了命的在衣服上面使劲的来回擦拭。

身体比大脑早一秒做出了行动,容易跑过去一把握住那只掐着女人的手,他用力很大,似乎有想把女人掐死的冲动,手背上的青筋都要跳出来了。

幸好这里人少不起眼,不然的话,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慕二少掐死某女星。

慕少白看到容易,眼神稍微暖了一点,但是眼里的那股杀意真的惊到了她,“慕少白你赶紧放手!”女人的脸已经被憋的发红,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直觉告诉容易,慕少白不是一个无缘无故发疯的人,肯定是这女人惹到了他。

“她弄脏了我的衣服,”慕少白冰冷的吐出几句话,没有一丝感情。

“弄脏了你的衣服你就要掐死她吗,你怎么是这种人。”容易气急,说完转身就要走想去寻求保全的帮助。

慕少白以为容易真的生气了,立马松开掐住女人的手从背后将容易锁在怀里。

“阿易你不要走...”他声音颤抖,带着一丝慌乱与乞求。

得到自由的女人,大声咳了几声,瘫坐在地上,反应过来后逃似得飞快离开了。

“你放开我,”容易用力全力挣扎却没能动半分,别人弄脏他的衣服就要被掐死,在他一件衣服竟然比得过一条人命,背后一阵寒意袭了上来。

他越来越用力,想要把她按进骨肉里,瞬间疼痛袭遍全身,头皮一阵发麻,“慕少白...我疼...你松手,”

他弄疼了阿易,可他的心更疼,她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带着恐惧,可那个女人弄脏了阿易给他选的衣服,不可饶恕。

他慢慢松开容易,转至牵着她的手,紧握着,“阿易你不要走...”

容易转过身看着他,慕少白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双眼弥漫着水雾,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明明做错事情的是他,怎么搞的好像她虐待他了一样。

“那你以后还这样吗?”容易本来也没有准备要走,只是想去找保全拉开他而已,不过到慕少白这里就变成了以后再也不想见他了。

“我不会再这样了...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说完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张秘书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满脸的不可思议。

容易也同样被震惊到了,“你!你不要哭啊...”慌乱的从他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条纯白的手帕,是她亲手放进去的,她知道慕少白有这个习惯,抬手轻轻替他擦去眼角的泪,他这不是洁癖了,洁癖到了一种境界就变成了病态。

容易脑洞大开意识到,慕少白是个有心里疾病的人,外表的他看着与常人无异,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等两天一定打电话给福伯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不是我不哭阿易就不离开我了,”慕少白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姿态很是卑微,让容易心里一软。

“只要你保证不要这样,”

“我保证!”说完破涕而笑还伸出手指做发誓状,真好,阿易说她永远不会离开他。

张秘书叫人来收拾了这一片狼藉,之后就同两人一道坐车回公寓,通过后视镜张秘书看到慕少白紧紧握住的那只手并未松开过,弄的她想私下跟容易说两句都不行。

最后下车的时候张秘书只说了一句,你好好照顾董事长便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公寓内。

“你先去洗一下身子,我出去给你买点药,”刚才他的手一直在身上擦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细品嫩肉的,此时手已经被擦出了血丝。

慕少白拉着她的手,显然是不愿意,“你的手受伤了,你不疼啊,”要是不涂药发炎了怎么办、这笔账会不会被慕少泽那个阴狠的男人算在她的头上吧,

“不疼,”只要握住阿易的手,就不疼。

只是擦伤,明天上班的时候路过药店的时候再处理吧,“那你先去洗澡,脏了。”

听到脏了,容易明显感到眼前的男人身体震了一下,“阿易嫌我脏吗?”

容易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我不是嫌你脏,我是怕你穿着这湿衣服不舒服,你先把手松开。”

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看着她,像是在审视她这句话的真实性,过了片刻后,他才终于松开了手指:“那我去洗。”

张药王

感谢大家收看“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给大家讲个小笑话 话说某天一教授找了三个人做个小实验,教授问:如果你与心仪女子晚餐时,你要上厕所,怎说才得体? 县长:我去撒个尿。 教授:这不太礼貌。 市长: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教授:这还凑合。 省长说:请稍候,我去跟一位兄弟握个手,希望今晚有机会把他也介绍给你。 教授赞叹:可见,官越大,水平就越高。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