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033:不要勾搭别的男人

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张药王 2170 2017-07-01 14:19:39

  容易沉默了一下,说:“你一定会有属于你的幸福,可惜我不是你的良人,无关门当户对,只关爱与不爱。”

   说到底,终究抵不过她的一句不爱,许久之后,

  “容易……我能……我能抱一下你吗,”赵子峰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长达三年的暗恋连我喜欢你都没说出口就被湮灭了,他心里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他跟容易一样的家庭背景,容易也不会跟他在一起,她不喜欢他,这只是她委婉拒绝的方式而已。

  容易没说话,表示默认,他轻轻的搂着她的双肩,在心里默默的说着我喜欢你。

  “到了国外,要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如果遇到你的良人,一定不要让他逃走。”你要照顾好自己,容易,你一定……要过的幸福……

  赵子峰松开容易,“那我先走了,回家跟我父母商量一下出国的事,”

  “恩。”

  赵子峰刚走,小英就跑过来八卦,“小易姐,刚才那个帅哥看起来很伤心的走了,有没有什么内幕让我八卦一下的!”

  容易用手指戳了一下小英的额头,“小丫头不好好读书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呢,”

  “我哪有嘛!”

  “你替我跟何阿姨还有叔叔说我有急事先走了,下次再来品尝她的新品,”要不然的话,何阿姨肯定又热情的拉着她品这个尝那个,最后肯定还要留在这里吃晚餐,

  “行,小易姐慢走。”

  其实容易说的并不是全部的实情,赵子峰,家境优良,校草级别的人物,又是学校的顶尖生,虽然何亚男从未承认过她喜欢赵子峰,但是何亚男的钱包里放着的照片就是赵子峰的背影。

  就凭这一点,在容易心里就给他判了死刑,容易看了眼时间,觉得还早,许久没出来透透气了,容易想去医院看看妈妈的身体状况。

  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王子潇坐在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想到在这里竟能碰上他!容易是背对着外面靠门坐的,看不到身后的情况,不知道他在这里多久了?看到什么了?有没有听到什么?

  万一人家是碰巧路过,应该也没有熟到见面笑着打招呼的地步,容易无视他欲往公交车站走去,经过他的车时赫然停住了脚步。

  “我爸爸因公殉职,我妈妈一身的病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觉得你的家人会接受我这种没钱没地位没身份的人吗。”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他重复着她几分钟前说过的话。

  “没想到,王医生还有听墙角的习惯?”容易并未回头,但是语气已经充满了不悦。

  “小容容,你干吗这样说人家,人家只是碰巧听到了而已,绝对是巧合!”又是这种吊儿郎当的口气,

  听到了又如何,容易不再理会他,只想离这个让她危险的男人远一点。

  刚走了一步,身后传来他阴冷刺骨的笑声,“可是容易,你怎么这么喜欢自欺欺人,那个因公殉职以及卧病在床的人,他们是你的家人吗?”

  他的话如雷一般瞬间在她耳边炸开,让她差点站不住脚,车上的男人打开车门,下车走到容易身后,将六神无主的女孩塞进车内,红色的兰博基尼缓缓开起,王子潇透过后视镜看着容易,她的小脸惨白,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

  “王子潇,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男人玩味的看着她,“容小姐既然不想戳破,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我就是稍微了解了下你母亲的病情,啧啧……真是可怜啊,脑内有肿瘤再加上严重的肾衰竭,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不会的,医生说了会治好我妈妈的!”

  “是啊,脑瘤可能会治好,不过……”王子潇故意停顿,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后视镜里容易的眸子暗了几分。

   “不过如果容小姐愿意拿出一颗肾来的话,可能你母亲还可以活几年,不过可惜了,你说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跟母亲不匹配呢?”

  容易母亲是稀有血型,而她只是万能的O型血,她们不匹配,原因只有一个,她并非这家人的亲生女儿。

  可是没想到十几年前烂在肚子里的事今天被一个外人揪出来说事,她没那么傻的去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容易攥紧了拳头问:“你到底什么目的……”

  “看容小姐这话说的,我不就是就你母亲的病发表一点意见嘛,”

   容易松开攥紧的拳头,不安的抓着衣服的下摆,“就算你知道了那又如何,我妈是我最重要的人,不管亲生与否,都跟你没有关系!”世界太大,生命太短,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谁知道过完这辈子要在轮回里变草变树折腾多久才有可能重回这世界来再走一圈,与其患得患失,还不如直接面对。

   他对着她笑,笑的风轻云淡云起众生,谑而近虐:“容小姐误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趁我们家少白不在的时候去勾搭别的男人哦,不然少白会很生气的,他这个人的独占欲很强,知道你被别人又是表白又是拥抱的,心里会不舒服的,他这心里一不舒服,肯定就有人要遭殃了……”

  她肯定不知道,她的身边有不少保镖盯着,可能她刚才在咖啡厅的行为已经被传到慕家两位少爷的耳中。

   有人遭殃……

  指的是她,还是妈妈,亦是赵子峰?

  “停车…”

  车子很快就停靠在路边,她木木的下车,像机械一样走着眼神空洞脑子也一片空白。

  王子潇看着容易坚挺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叹息,如果容易不是那么的倔强不是那么的心智成熟,如果她能听话一点欣然接受慕家给予的这一切,乖乖待在慕少白的身边,这样的话就算她母亲因病离世她也不至于又变成一个人。

   可是就像容易说的那样,没有什么如果,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接受。

   她渴望亲情,向往自由平凡的生活,心里铸着一道厚厚的城墙,拒绝着别人的接近,也把自己隔离开来,如果怨,只能怨慕少白遇到了她,认定了她,这到底是一种幸还是不幸。

  容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医院的,容妈还是躺在医院的床上静静的睡着,妈妈的病她一直都知道的,只是不愿意去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根本没必要让妈妈待在不喜欢的医院里,是啊,这么重的消毒水的味道,她怎么忍心让她呆在这里。

张药王

感谢大家收看“总裁的偏执进化史”   一个月木有发表了,一来看竟然改版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