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三十四章 红色玫瑰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005 2017-05-21 21:36:35

  时间在悄悄地溜走,可是,生活却在默无声息地进行着。林子月还是每天重复不断地照顾着许孝恩,然而,许孝恩的康复训练却是停滞不前。除了能短暂地站立,他什么也干不了。

就在今天下午,林子月刚进门就看见许孝恩躺在地上,艰难地向前爬着。而一旁的许顺恩脚底下踩着一朵玫瑰花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许孝恩。他一脸歧视地说“嗞嗞~就你这副德行,你还想让别人爱你,别人有什么义务爱你这个废物。”说完,他一脚将玫瑰花的花头踩了个稀碎,然后转头离开。林子月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她用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直到许顺恩上楼后,林子月才轻轻地走过去。她走到已经被踩的快要炸出汁的玫瑰花前,拉住了许孝恩的手,她拼命地想要对许孝恩微笑。可是,她失败了,她的眼泪最终还是不争气地跑了出来。许孝恩看见哭泣的林子月,他想安慰她,告诉自己没事儿。可是,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林子月不在管他想说什么,她只想赶快将这残局收拾好,以免被其他人看见。她知道许孝恩虽然是一个残疾人,但是,许孝恩的骨子里却非常的好强,他肯定不希望别人看到他这副模样。

晚饭时,林子月和许孝恩没有在许家吃,而是去了林家。没有许孝恩和林子月的餐桌上,失去了往日的一点温馨,桌上的人各顾各地吃着眼前的饭。突然,柳凤琴好像是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了,她一下子将筷子搭在碗上,可能动作幅度太大了,碗和筷子的碰撞发出了很大的声响。许国雄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说“你这是干什么?”柳凤琴意识到了自己行为会带来的后果,她佯装愤怒地说“这林子月是把我们家当什么了?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明知道我们孝恩行动不方便,还要把他也带走。”许国雄无奈地说“吃饭吧。”其实,他何尝不生气呢?自从有了林子月后,他和许孝恩的关系越来越疏远,要知道孝恩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最在乎的人了。许顺恩在一边,观看着柳凤琴的即兴表演,他觉得他会不会也越来越像他的妈妈了,成为眼里只有利益的人。他本来不是很讨厌许孝恩,因为他觉得许孝恩只不过是个废人,不会抢走他的任何东西。可是,自从林子月来了后,他才发现他有多么讨厌许孝恩了。他想,一个废人有什么能力和自己抢女人,抢财产。可是,现在看来,许孝恩好像小看他了。

林家别墅里,大家都吃完了晚饭,林子月有点头疼地在房间门前转来转去。林世周知道她肯定有事儿,所以他走过去询问道“你不赶快和孝恩收拾收拾休息,还转什么呢?”林子月为难地抬起头说“爸,孝恩太高大了,我没有办法给他洗澡。”林世周听了后,他看了看林子月,然后就开门进去了。林子月看见爸爸进去帮她,她也殷勤地跟在后面帮忙。然而,她刚在浴缸里放好热水出来,林世周就命令她出去。虽然林子月和许孝恩已经生活快半年了,但是他们除了睡在一张床上,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身体接触了。比如洗澡,这件事一般都是由大力全权负责,原因一是以林子月瘦小的身板是根本搬不动许孝恩的,二是林子月还不想与许孝恩有太多的关系。

浴室里,林世周认真地给许孝恩擦拭着身体,而许孝恩却像木头一样坐在水里一动不动。可能是太无聊了,林世周一边帮许孝恩擦着身体,一边开始讲起了林子月三四岁时,他也经常给她这样洗澡。他说,“子月,小时候可淘气了,每天都要等着我回来给她洗澡,否则她就不睡觉,害得她的妈妈每天都要陪着她到很晚。”他越说越甜蜜,越幸福,许孝恩就静静地听着,越听他的心越暖。也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只要听到那个人的趣事,他的心也会感到开心。

晚上,林子月怎么也睡不着,但是她又怕吵到许孝恩。于是,她就背对着许孝恩装睡,直到背后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她才转过身来看着他。他真的很帅,有着连男人都嫉妒的脸蛋,林子月不自觉地伸手去触碰他的脸庞,可是,她好像又怕打扰到他睡觉,她就在空中描摹着他的脸。她的心很疼,因为她觉得是自己的失职才会让他受到伤害,他对她好,但是她却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就像今天,她看见许顺恩推翻了他的轮椅,还羞辱他,但是她却没有去阻止。她知道他自尊心很强,但他又很脆弱,突然林子月就哭了起来,她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说着说着林子月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谁也不知道林子月说了多少个‘对不起’,谁也不知道她哭了多久。

第二天,林子月一大早就去公司请假。当她霸气地把请假条放到李经理桌子上时,李经理被吓得一下子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如果在外人看来,林子月就像是向老板辞职的年轻人一样,潇洒地将辞职信往老板桌子上一拍,然后,心里得意洋洋地说“你想怎样,想怎样……。”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李经理怎么会被这种场面给吓到呢?她刻意地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然后,她一脸不爽地说“你看你,才上班多久,活干的不多,请假的次数还到是不少啊。”林子月当即就石化了,她想了想,她上班半年了,她好像才请了一次假吧,而且也不是她自己愿意请假的。可是,林子月又能说什么呢?她总不能说“我可是H集团的少夫人,能这么向你请假,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于是,林子月也只能灰溜溜地坐回办公桌前,死命地工作。她想只要她能早点做完这些手头工作,她就可以早点去陪许孝恩做康复治疗了。就这样想着,林子月自从坐到办公桌前就几乎再也没有起来过。

下午,当钟表上的时针慢吞吞地刚跑到终点时,林子月就像火箭似的窜了出去,以至于李经理都没有发现。她抱着一堆已经过时了的文件,准备给林子月找点事晚上做,这样她也好交差。结果,她才发现林子月已经提前跑了,她气得直跺脚。刚想离开时,就听到后面的小职员喊到“李经理,许经理找你。”李经理听到这句话一脸无奈地朝许顺恩的办公室走去,她一路都在揣测着许顺恩会问她什么,他应该怎么回答他。他会不会觉得她折磨林子月的方法太轻了,可是,她有时候觉得林子月真的很不错,她那么喜欢给她找事,她都一声不吭。她也没有用自己的身份去压她,所以她从心底里挺喜欢林子月的。她就这么低着头不住地盘算着答案,忽略了那些向她打招呼的职员们。结果当她再次抬起头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许顺恩办公室的门口了。她吸了口气,犹豫片刻才抬手敲门。直到办公室里的人回应了她,她才把手缓缓地放在了门把上,然后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许顺恩背对着门,他一边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边吸着手里的香烟。当听到门的开合声,他转过身将手里燃着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掐灭。然后坐在办公椅上慵懒地问到“林子月工作的怎么样啊?”一直低着头的李经理,双手在小腹前绞来绞去,紧张地站在原地。直到听到许顺恩的问话时,她才擦了一把汗说“她干得很好,我也按你的吩咐好好‘照顾’她了。”听完,许顺恩意味深长地又问了一句“是吗?”李经理吓得颤抖了一下,说“当然,许经理吩咐的我怎么敢不好好做呢?”许孝恩又笑了笑说“那你以后就再多给她一些工作,给一些轻松一点的,但又耗时的,懂吗?”李经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想,我要去哪里找又轻松又耗时的工作啊,你确定做不是在折磨我吗?

当办公室安静下来时,阳光也已经被高起的建筑物挡住了,许顺恩在坐昏暗的办公室里。他想起,昨天他一回到家就看见许孝恩手里的红色玫瑰花,他还一脸天真地用手机告诉她“这是我要送给子月的花,你看好看吗?”许顺恩一看到‘子月’两个字,他就想毁了许孝恩手里的玫瑰花,他一把将许孝恩推到在地,然后毁了那朵玫瑰花。他看着玫瑰花在他的脚底下流出了鲜红的汁液,他的心里爽快极了。他发誓,他一定会得到林子月的,不管用什么手段。突然,黑暗中,许顺恩嘴角微微向上一翘,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