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三十五章 另一种爱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109 2017-05-25 10:40:37

  林子月早早地赶到康复中心,她急急忙忙地跑进去本是想看看许孝恩训练的怎么样?辛不辛苦?可是,她看到的却是许孝恩趴在得上,他苦苦挣扎着想起来,周围没有人去帮他。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有的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有的人在用手机拍摄视频,有的人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林子月愤怒地跑过去推开了围观的人,一下子蹲到许孝恩身边,想把他扶起来。可是,许孝恩却像疯子一样一把将她推开,还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林子月感觉到了他的无助,她小心翼翼地移到他的身边将他拥入怀抱,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让许孝恩才安静下来。这时大力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帮她将许孝恩扶到轮椅上。这时,就在不远处的一个黑色身影,将手机装进裤子口袋,转身离开了。

许家别墅内,柳凤琴看了手机里的视频后,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然后,她很满意地说“做得不错,现在只要将视频上传到网上去,我就将剩余钱打过去。”说完,她好像忘了什么,有补充道“还有,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的话,你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电话这头的小伙子十分得意地说“你放心,我懂得,绝对不会再有什么人知道的。”柳凤琴听到后,这才放心地放下了手机。上次她选了个护士让她给许孝恩下药,结果这个护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虽然没有把她推出来,但是她却有点担心了,所以她现在选人时可是慎之又慎。

宽敞地轿车里,林子月看着已经熟睡的许孝恩,她觉得他很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在一阵哭闹后,他们就会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可能只有在这个世界里他才是安全的。回家之前,她去找了李青。她问李青“为什么这么久了,许孝恩的康复一点进展都没有?”可是,面对着这个问题,李青也只是摇摇头,无奈地说“也许是他不想站起来吧。”林子月不明白李青的意思,但是她却想知道为什么许孝恩会不想站起来呢?哪有人会想永远都想坐在轮椅上生活呢?

驾驶室里的大力从后视镜中看到林子月用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许孝恩,他觉得很惭愧。可是,为了许孝恩的安全,他也不得不这样欺骗林子月。

许家的书房里,许国雄暴躁地将手里的手机扔了出去,可怜的手机就这样被摔了个稀碎。许国雄想到刚才看的视频,他恨得牙直发痒。视频的标题是‘疑H集团大公子是个残疾人’,视频内容里面介绍说,因为H集团大公子是个没有自己能力的人,所以许家从不在外人面前提起他。而公司一切大小事务都由小儿子处理,看来偌大的H集团是决心将大公子从人们的视线中移除。视频中还播放了许孝恩在康复中心摔倒的片段,许国雄看得血液都快倒流了。片刻,许国雄拨通了一个电话,他咬牙切齿地对着电话说到“江秘书,去阻止今天关于孝恩的的那个视频继续扩散,顺便帮我查查是谁发的那个视频?我绝对饶不了他。”江秘书没见过许国雄发这么大的火,他被吓得立刻就行动了。

尽管许国雄让江秘书很快阻止了视频的扩散,但是,许孝恩还是看到了,林子月也看到了。

回到家后,许孝恩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里,大力也紧随其后。林子月看许孝恩心情不好,所以她也没有跟进去。她知道比起自己,大力肯定更了解许孝恩,更知道他需要什么。所以她就去厨房帮吴婶准备午餐了。

在宽敞的厨房里,吴婶站在淘菜池边,拿着手机,很投入地看着,而且她的脸上带着一种像是同情的表情又像是心疼的表情。林子月从外面进来看到吴婶呆呆地站在那里,她努力微笑着问“吴婶,我们今晚吃什么啊?要我帮忙吗?”可是,吴婶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林子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继续一边向吴婶走过去,一边说着“吴婶,你在干什么呢?”当林子月走近吴婶看到她手里正在播放的视频时,她一把将吴婶手里的手机抢了过来。吴婶似乎被吓到了,她一脸惊恐地转过身,待看清来人是林子月时,她则亲切地说道“少夫人,这……”她想说些什么的,但是她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突然,林子月放下手机就往厨房外面跑去。虽然她不知道许孝恩的视频是谁上传到网上的,但是她觉得还是不要让许孝恩看到这个视频为好,所以她要去阻止他。

然而,一切都晚了。当林子月跑进房间时,许孝恩已经在看了。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块冰块脸。林子月已经不确定他是否受到那个视频的影响了。

可是,一连好几天,许孝恩都是一个表情,而且他对做康复训教也显得十分反感。为了能亲自送许孝恩去康复中心,林子月每天早上都会起得很早。下午,她也想尽一切办法早点下班,去接许孝恩。她希望这样可以让许孝恩重拾信心,好好的接受康复治疗,可以站起来。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李经理好像盯上她了似的,整天都会给她很多无关紧要的工作。虽然林子月并不清楚H集团的一些业务,但是经过这么久的工作,林子月还是明白什么工作重要,什么不重要。可是,林子月还是只能忍受,她只当这个是许国雄对她的考验。所以她从早上坐到办公桌前就几乎不在离开。

无论刮风下雨,林子月都尽力地去照顾许孝恩的生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孝恩对康复治疗已经反感到极限了。

金秋时节是丰收的季节,也是一个容易让人悲秋的的季节。林子月早早起床,收拾好一切,她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叫许孝恩起床。可是,床上的人就是不愿意和床分开,林子月无奈地说“今天是周末,我就让你再睡半小时,但是,半小时之后,你必须起床和我一起去康复中心。”床上的人没有答应继续装睡,林子月也只好默默离开。

然而,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林子月又一次来到床前想叫许孝恩起床,许孝恩像是一只炸毛的公鸡,拎起床边的大枕头就扔向了林子月,那枕头就直直地压在了林子月的脸上。虽然枕头砸在脸上并不会很痛,但是要知道女生的脸皮一般都是很薄的,所以林子月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她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许孝恩,眼睛里布满了委屈。许久,林子月才离开卧室。

许孝恩听见身后没有了呼吸声,他才转过身来看着门外。他只想让她放弃自己,他不想这么快就站起来,因为他想要知道的事还没有查出来,所以现在还不是站起来的时候。他满眼愧疚地看着卧室的门,看了很久很久。

正当许孝恩盯着卧室门时,林子月就直接推门而入。她怒气冲冲地走过去一把掀起了许孝恩的被子。许孝恩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不知道林子月到底想干什么,他就蜷缩在床上。林子月看到许孝恩像一只胆小的大虫子一样,她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她霸气地说“我知道你不想去做康复训教,没关系,我们就不去了。”许孝恩想不会这么简单吧,他继续猜测着林子月接下来的动作。果然,林子月不急不慢地说“但是你今天不许坐轮椅,只能拿它。说着,林子月从身后拿出了她从李青那里借来的双拐。许孝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睁了睁他大得不能再大的眼睛,你猜林子月会给他反抗的机会吗?

小小的花园里,由于天气转冷,草色已经开始发黄,花儿也几乎都开始凋落,就只有几株菊花在孤独地绽放着。这里是林子月小时候经常来玩的场所,花园不大,但是用来玩一些小游戏还是够的,而且这里人也少。林子月以前经常和妈妈一起来,但是自从上中学后,她就很少来这里玩了。但是这么久了,林子月觉得景还是那个景,但是人却变了。林子月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看着那个一次次摔倒,却又独自站起来的人,她的心有了种释然的感觉。

爱是人与人之间的最真挚感情的表达,通常爱就是对对方无微不至地照顾,为对方时时刻刻地着想。可是,这世间却还有另一种爱——那就是恨铁不成钢的爱。也许这种爱的表达并不是那么美好,也许这种爱的含义并不是那么清楚,但是谁又能否定它的存在呢?而此时,林子月对许孝恩的爱就是这种。想着,她轻轻的走过去扶住许孝恩的胳膊,许孝恩有那么一瞬间的发愣。但是,他却也没有拒绝,他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见好就收。其实,林子月在被许孝恩砸了一下后,她真的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可是,当她平静下来,想到母亲当时做化疗时,她也会有打算放弃的时候。她就觉得许孝恩其实并有意的吧。于是乎她就原谅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