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三十九章 柳凤琴的决定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130 2017-06-01 10:11:38

  在康复中心的角落里,林子月望着许孝恩拿起南山产业的让渡合同,他珍惜地用手摸了又摸。其实,自从他可以站起来时,他就想拿回属于母亲的这份产业了。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他没有想到许国雄居然把这份产业给林子月。可是,现在想起来,把这份产业给林子月打理经营也好,起码它不会落到柳凤琴他们母子的手里。看见许孝恩如此重视这份产业,他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林子月这才安心地离开康复中心。

“什么?”柳凤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事,她一下子梳妆台的椅子上站起来说“你说什么,董事长把南山产业给林子月了。”电话那边好像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她瞬间把手机拍在桌子上。她想到,自己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东西,就这样被林子月轻而易举地拿到,她气得全身血液都快逆流了。

下午,太阳高高的挂在天边,它微弱的光照在银光素裹的大地上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林子月刚进许家别墅的大门就与柳凤琴装了个满怀,柳凤琴现在看到林子月就觉得她一根银针似的,特别扎眼。于是,她就特别没有好气地说“哎哟,你这丫头看着挺和我投缘的,结果呀,我们的缘分还比不上金钱和财富的诱惑呐。”林子月听得有些糊涂,她问“妈,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柳凤琴却表现的十分生气的说“哼~我说什么你应该最清楚了。”说完,她踩着高跟鞋‘噔噔~’想楼上走去了。林子月想说,她真的不知道柳凤琴说的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房间里,柳凤琴着急地走来走去,她是不会轻易地让林子月拿到南山的产业的,因为南山的产业是许家产业的重要产业。那里虽然在郊区,地处偏远,但是它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是一片高级的度假场所。那里有繁华热闹的购物中心,有设施齐全的活动中心,有高档的商务中心,有秀丽的风景区……听说许国雄还在那里开发新的功能区。所以柳凤琴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她转来转去。突然,她像是灵感奔发,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柳凤琴来到林子月的房间门口,一本正经地敲了敲门,见里面半天没有人答应。她才将门来了个小缝隙,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进去后她开始四处翻东西,找那份南山产业的让渡合同。可是,她几乎把所有的角落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那个合同。她有些泄气地一屁股坐在许孝恩书桌前的椅子上,她想,这丫头会把合同书放在哪里啊?想着想着,她的眼睛就在不经意间扫到了书桌最下面的,那个上了锁的抽屉。她拉了又拉就是拉不开这个抽屉,于是,她就想,既然林子月在家里,那钥匙她肯定不会装在身上,一定在这个房间里。于是,她就开始疯了一样地翻着书桌周围的每一个边角。

厨房里,吴婶让林子月帮她收拾鱼。虽然林子月做饭的技术都不是很差,但是她一般买的鱼呀鸡呀都是鱼店鸡店老板们杀好的。她第一次跟一条活鱼斗智斗勇,结果还没开始林子月就输了。因为鱼太活跃了,它在淘菜池里拼命地摆动着它的尾巴,尽管淘菜池里现在没有水。林子月看着它不知如何是好,她想起鱼店老板杀鱼时,都会一手抓住鱼尾巴,一手拿个棍子敲鱼的头。于是,林子月就一手拿了根擀面杖,一手抓住鱼尾巴。结果因为这鱼身上太滑了,它的尾巴一下跳出林子月的手心,使劲扭了下身子就跳出了淘菜池,蹭着林子月的衣服滑倒了地上。吴婶眼疾手快地用塑料袋套住了那只不知好歹的鱼,惋惜地对林子月说“少夫人,你的衣服……”林子月看了一眼身上被鱼蹭湿的衣服,微笑着说“没事,就是被蹭湿了而已,我去换件衣服就好。”吴婶担心地说“那少夫人,你快去换衣服吧,剩下的我来做就好了。”林子月也没有拒绝,她只是犹豫了下,说到“好,那我就去换件衣服,你先做着。”说完,她就向楼上跑去。

可是没有想到,林子月刚推开门就看见柳凤琴坐在许孝恩的书桌前,她的手里拿了本许孝恩经常会看的一本老旧的童话故事书。林子月有点惊讶又有点好奇地问道“妈,你怎么在这里?”柳凤琴抬起头装模作样地说“这里是我家,我想在哪就在哪,这还要需要给你报备吗?”林子月有点百口莫辩地说“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柳凤琴站起身来一脸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你狡辩了。”说完她走出了林子月的房间。林子月看着柳凤琴的背影,她觉得奇怪,柳凤琴是不可能轻易来许孝恩的房间的。除非……林子月恍然大悟地跑到许孝恩的书桌前,她从裤子口袋中拿出了那把黄色的小钥匙。她庆幸,她早上看完东西后,她就不知不觉地将这把钥匙撞进了口袋,否则柳凤琴一定可以找到的。

柳凤琴走出许孝恩的房间后,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房间。自从来到这个家后,她恨不得抹点一切关于陈新月的痕迹。可是,有许国雄在,她就不得不装得安分点,不去做一些让伤害许孝恩的事。她也很少去许孝恩的房间,除非是她偷换许孝恩的药时,她才会进去。所以她从来不知道许孝恩居然有东西瞒着她。可是,她想了想,许孝恩是一个连自理能力都没有的人,他能藏什么,莫非是林子月有什么事瞒着她。

晚上,大家都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家。林子月收拾好零乱的房间,换了一件家居服走了出来。这时,许孝恩被大力推了进来,柳凤琴本来是要将许国雄脱下的厚外套放到楼上去。可是,当她看见许孝恩手里拿的东西时,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向楼上走去。她微笑地看了一眼正要下楼的林子月,一副好婆婆的样子说“你老公回来了,不去迎迎,站在这里干什么?”林子月奇怪地点点头说“嗷,我知道了。”柳凤琴看着傻傻呆呆的林子月,她没有再理会她,而是径直向楼上走去。

房间里,她气愤地将许国雄的那件厚重的外套往旁边的床上一扔。她想,为什么让渡合同会在许孝恩的手里?她在心里感叹到‘这林子月还真不是盏省油的灯啊!’正在她不知所措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有点不耐烦地拿起手机说“喂,怎么了。”电话的另一头的那个人无奈地说“您让我们跟踪调查的人,她这几个月一直住在朋友家,没有与任何人见面。”柳凤琴听了后,她的心情并没有好转,她又嘱咐了几句才挂了电话。她刚想放下手机时,她的灵机一动想,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她突然就笑了起来,她笑得十分奸诈。

电话这头的那个人挂了电话后,他十分狗腿地询问着身旁的那个女人“我做的怎么样?这样可以吗?”旁边的女人不紧不慢地将一叠人民币扔在桌子上,动了动艳红的嘴唇说“当然可以了,赌债我已经帮你还请了,这些是赏你的。”那个男人看见这一叠红色的百元大钞,他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睛里奔出来了,拿着钱一边数着一边对唐笑笑说“您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办的妥妥的,请少夫人以后多多关照啊。”唐笑笑听到‘少夫人’这三个字时,她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说“当然了。”说完,她举起一杯果汁喝了下去,然后一下子将盛果汁的杯子扔了出去,黄色的果汁就顺着白色的墙壁流了下来。

晚上,许顺恩吃完晚饭正在换衣服出去,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待不下去。以前是柳凤琴总是逼着他做这个做那个,让他去欺负许孝恩。起初,他还小,觉得许孝恩是哥哥,他下不了手。可是,后来他觉得许国雄的眼里只有许孝恩,很少陪他玩,哪怕是个笑脸也很少给他。他就开始欺负许孝恩,越欺负他,他就觉得越开心。然而,等他长大了后,他觉得有没有父亲的关怀都无所谓了,他只要继承了许家的财产就行了,从此他就当许孝恩不存在,只是努力工作。但是,柳凤琴不乐意他的做法,整天怂恿他去欺负许孝恩,去讨好许国雄。为了躲避她,许顺恩就经常不回家。当林子月嫁过来时,为了能每天都看到她,他才很少出去。可是,现在不同了,他一看到林子月对许孝恩照顾有加,他就觉得难受。所以他宁愿在外面花天酒地,也不愿待在家里。

许顺恩换完衣服真准备出门时,柳凤琴门也没敲地就走了进来,许顺恩看了她一眼语气很冲地说“你怎么都不敲门啊?”柳凤琴则一脸不悦地说“你是我儿子,妈妈看一眼儿子,难道都不行吗?”许顺恩向门口一边走一边说“好了,看够了吗,看够了我走了。”说完,他就消失在门口了。

房间里,柳凤琴站在原地,她想着,她的决定肯定是非常完美的。她的嘴角漏出了一丝奸诈地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