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四十七章 林子月的烦恼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3036 2017-06-10 18:10:27

  唐笑笑与柳凤琴站在一起,虽然,她们都在笑着,但她们的笑却都不是发自内心深处那种真诚的笑。

度假区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门外,站了一排服务员,她们个个委屈地看向房间里的那个和大堂经理争执的男人。虽然男人看上去很帅,很有魅力,但是他们却没有功夫打量男人的长相,只希望这个‘上帝’能大发慈悲地停止发泄。虽说顾客就是上帝,可是谁会喜欢这样的‘上帝’呢?就在服务人员们一脸生无可恋地站在原地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渐渐向他们靠近,他们惊奇地抬起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林子月一脸无奈地向那个总统套房走着,当她看到服务员们都以一种看到救星的眼神看向自己时,她的心里一阵烦躁,她走过去严肃地说“你们都回去工作吧。”员工们听了后都如释重负地应到“是,总经理。”等员工们都离开了,林子月才走进房间。

没有想,就在林子月一只脚刚踏进房里大门时,一个抱枕就朝林子月飞了过来。辛亏林子月反应迅速躲开了。大堂经理看着林子月差点被打倒,她一脸惊恐地跑过去询问“总经理,你还好吧?”林子月挥挥手说“没事,你去忙吧,这儿我来解决就好。”听到林子月这么说,大堂经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脸‘你要保重’的表情地离开了。这时,林子月身旁的张可可实在忍无可忍了说“喂~你到底……”可是,她还没有说完,林子月就叫她“可可。”听到林子月阻止自己说话,张可可也只能把气吞进肚子里了。

许顺恩则是坐在高级的皮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叉地翘着二郎腿,一副享受的样子看着她们。听到张可可没说完的话,他笑着说“哟~原来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呀。看来我得帮你们宣传宣传了。”说完,他拿起茶几上的红酒,他把红酒拿在手里摇呀摇的,像是等着看林子月的表现似的。林子月苦笑地说“是我们怠慢了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尽管跟我提就好,何必为难我的员工呢?”许顺恩听到林子月说话后,他笑着把红酒杯凑到嘴边,将里面的红酒慢慢地引下。然后,他用一双迷人的丹凤眼望向林子月,带有祈求地语气说“你能跟我聊一聊吗?”

张可可听到后,立刻抓住林子月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她见过许顺恩对林子月耍流氓,所以她对许顺恩印象很不好。可是,林子月却回过头拍了拍张可可抓着她的手,微笑地说“你去收拾收拾准备下班吧。”张可可看着林子月无所谓的表情也有点不情愿地松开了手,怒气冲冲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那个痞里痞气的男人,然后离开。

林子月敢保证,许顺恩不会对她做什么,因为她名义上还是她的嫂子。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她们之间这种关系,但是他快要结婚了,也没有必要给自己的母亲脸上抹黑吧。所以,她才敢一个人面对许顺恩。

张可可走后,偌大的总统套房瞬间变得寂静下来。林子月走过去坐到沙发的另一头,冷漠地说“有什么事,你说吧。”许顺恩似乎并不在乎林子月对他的态度,他走到冰箱处,从冰箱里拿出了自己下午买的酒,往茶几上一放,以一种可怜的语气说“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林子月看着他慢慢地打开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口引下。林子月皱了一下眉头说“你说呢?”许顺恩笑着给自己又倒了了一杯酒,苦涩地说“也许吧,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讨厌我,所以你也不例外。”说完,他又一口引下一杯酒。

林子月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许顺恩,她有点同情。就在许顺恩一杯一杯地给自己灌酒时,林子月一把推开了他送到嘴边的酒,我点不耐烦地说“你不是要跟我聊天吗?聊什么?不要再一杯又一杯的喝酒了,否则我走了。”许顺恩推开她的手,喝下嘴边的一杯酒说“因为我是爸爸在外面生的,所以从小别人就说我是私生子,是个爸爸不要的野孩子。所以没有人喜欢我。”林子月同情地看着他难过的样子,默默地给他递过纸巾。许顺恩接着说“自从进到许家后,我多么希望爸爸能对我好点,能正眼瞧我和妈妈一下,可是,爸爸的心里只有他的儿子许孝恩。妈妈为了讨爸爸的欢心,经常让我做这个做那个,所以我也渐渐习惯了听妈妈的话。帮许孝恩娶你,也是妈妈让我做的。”说着,他又喝了一杯酒,看着林子月说“可是,我见了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你知道吗?”林子月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许顺恩,许顺恩已经彻底醉了,他醉汹汹地说“可是,你为什么只对许孝恩好,尽管他对你不好,尽管他是个废人,为什么?”林子月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地将自己灌醉,直至他醉倒在沙发上。

林子月看着醉倒在沙发上的许顺恩,她拿起茶几上的空杯子,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她感觉自己今天像做梦一样活的很不真实。在他的印象里,她觉得许顺恩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就连他差点伤害了自己,对坐在轮椅上的许孝恩起杀意,甚至虐待许孝恩的场景,她都历历在目。她不知道是否应该去理解许顺恩,去原谅许顺恩。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许顺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她从卧室里拿了一个薄毯子给许顺恩盖在身上,她站起来对已经昏睡的许顺恩说“如果想让我喜欢你,就请你好好对待笑笑和他肚子里的孩子吧,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说完林子月才转身离去。

就在林子月转身离去后,沙发上的男人放在沙发上的手慢慢地攥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林子月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就看到唐笑笑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她的气色相当的不错,虽然她由于有身孕身材稍微有点发福,但是这不影响她美丽。林子月微笑着说“美丽的小姐,你来干什么呀?不会是想我了吧。”唐笑笑笑着说“谁想你了,我呀只是路过而已。”林子月用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唐笑笑,直到把唐笑笑看的不好意思了,她才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张红色的喜帖说“本来是伯母说,她给你的。可是,我觉得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想亲手给你。”林子月接过喜帖不知道该不该为唐笑笑高兴,她看着喜帖楞在原地。唐笑笑有点不悦地说“怎么了,难道只需你做许家的儿媳妇,不许我做吗?”林子月立刻一脸惊讶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笑笑,你怎么能这么想呢?”看到林子月一脸紧张的样子,唐笑笑才满意地说“跟你开玩笑呢,瞧把你紧张的。”林子月这才尴尬地笑了笑。

就在林子月和唐笑笑聊的正开心时,许顺恩抱着一束鲜花不管秘书地阻拦直冲冲地闯了进来,一进门他愣了一下。旁边的白小白无辜地说“对不起,总经理,我拦不住他。”林子月看到这场景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她轻声地对秘书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秘书出去后,办公室的气氛突然变得异常尴尬。从许顺恩一进门,唐笑笑就盯着他。而许顺恩似乎也没有避嫌的意思,抱着花冲着林子月走过来,将花递给林子月说“谢谢,你昨晚地招待。”当许顺恩的这一句话一出,唐笑笑的脸都黑了,她直勾勾地望向林子月。林子月苦恼地解释道“笑笑,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可是,唐笑笑怎么会听她解释呢?她拿起手提包就向门外走去。

林子月作势就要追出去,这时许顺恩一把抓住林子月的胳膊,对她摇摇头。然后,自己跑了出去。

唐笑笑走在路上,她拎着包的手渐渐攥紧,她低着头不让人们看到自己的表情。直到一个红色嗖的一下消失在度假区。林子月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焦急地一个又一个不停地拨着唐笑笑的电话。

直到晚上,林子月也没有联系到唐笑笑。林子月感觉自己今天好像犯了个很大的错误,她苦恼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许孝恩看出了林子月的烦恼,他推着轮椅来到她身边,用手机询问到‘发生什么事了?’林子月愧疚地跟许孝恩说了今天发生的事。许孝恩用手势告诉她,不要担心,林子月才慢慢地安定下来。她感觉,每次有什么烦恼,只要跟许孝恩在一起,她的心都能很快找到寄托,她所有的烦恼也会随之消失,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了。

许孝恩看着林子月乖巧地靠着坐在地上,他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他喜欢和她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他觉得,也许这就是他喜欢林子月的原因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